城市建设——守住文化的根


    中国建筑的发展,其理论基础离不开中国传统哲学和美学,我们通常说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物我一体”、“阴阳有序”等观念和理论以及生命哲学等思想都源自古代的哲学思想,中国古代的宇宙观形成了城市、建筑与宇宙同构的礼制和型制,中国历史上在认识城市和建筑的过程中,最先建立了拟人化的礼制秩序,例如2000年前战国末年的史书,我国最早的国别史《国语·楚语》中就有这样的叙述:“且夫制城邑,若体性焉。有首领、股肱,至于手拇毛脉。大能掉小,故变而不勤。”物我一体的自然观也成为中国建筑和园林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表达人文追求的重要思想源泉。




人与建筑:等级与需求的强烈呼唤


    中国从封建社会起,以儒家思想为统领,在整个社会中推崇“周礼”,使整个社会等级森严,社会秩序井然,城池与建筑更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回避的物事,其建筑风格也是在等级和秩序的指导下产生的,比如说宫殿,它只是属于帝王一级的统治者的专有,而普通老百姓只能住茅草房,同为栖身之所,这其中所传达出主人的身份与地位是明显不同的。唐代杜甫有诗云“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古代知识分子对栖身之所最强烈、最直接的表达与呼唤。“文人潦倒”说的就是那些未能考取功名,取得一官半职的文化人的境遇,他们对于房子的要求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是希望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这是人与建筑的关系,重点强调的是建筑的基本功能,而其所表达的基本内涵就是人的等级与地位,相对于现在而言,人们在房屋建筑上的花费投资要小的多,而历史文化价值却不是现在可以同日而语的。




城与历史:变迁与命运的真实写照


    那么,城市建设与历史文化的重要关联在哪里?我们不防从周朝“平王东迁”找出点端倪,平王东迁,是东周和西周的分界,周武王伐纣建立周朝,国都设在现在的西安附近,称为镐京,靠近西部,史称西周,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之后,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姬宜臼将国都迁到洛阳,在东边史称东周,那么西京好好的,周平王为什么要东迁?史书上记载是因为平王的父亲周幽王姬宫涅宠信褒姒,荒疏政事,导致西周政权的崩溃,周幽王为取悦褒姒,做了两件荒唐事:烽火戏诸侯和废王后逐太子,其中第二件事,引发了严重的后果,幽王废掉申姜,立褒姒为后,废掉太子姬宜臼立褒姒的儿子伯服为太子,姬宜臼的舅舅申侯联合犬戎造反,杀死了幽王,镐京为犬戎所占,姬宜臼无奈,迁都洛阳。其实,这是他的一大失误,他以为迁都可以继续独享大周天下,怎耐事与愿违,迁都以后,失去了天下,洛阳的周王室只不过是一个留守政府、权力已经走不出洛阳城,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由此可见,无论是作为前都镐京城还是迁都后的洛阳城,其都城地位的变迁,直接影响了一个王朝的命运。那么,在这两座城市之间,周王朝的命运都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为什么呢?我想大概是不同时期的不同城市,其所主导的政治文化上的差异所致吧,如果说镐京城是一个统领全国诸侯的命令指挥部,那么洛阳城无疑将这种命令指挥大大削弱。
    一个国家,最为重要的不是法律,而是社会秩序,即使再完善的法律也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而存在的,而社会秩序的延续与象征,其中一个重要的载体便是城市与建筑。因此,无论是城市还是城市中的建筑,它们都是活脱脱的、有灵魂的,而这种灵魂,不仅仅指它的使用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它们所承载与传承的秩序文化与历史存在文化。




运与哲学:建筑与文化的真情告白


    建国64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各种风格的高大建筑遍地林立,欧美之风盛行,到处都是各种外来的“舶来品”,建筑也不例外,以欧美风格为主,仿佛一切西化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这样的现象实在让人痛心,因为一味的西化,会断送中国文化的脉落,即使个别建筑保留了,中国自己的风格,那也是只言片语,久而久之,造成文化断层亦是必然的。曾有学者痛心疾首的指出:中国拥有5000多年的历史,从建国至今却没有超过50年的建筑。这一事实的提出无疑是当头棒喝,它迅速地引发了国人的思考,同时也对建筑师和设计师以及决策者们及时地进行了一次“敲打”,我们通常讲要创新,可是,抛弃历史文化传承,对一切外来的东西照单全收之后的创新能否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我想,学者的那一问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道家的老子主张顺乎自然,顺应事物和人的本性,崇尚生命力,把自然看作最高理想,他的哲学体系中的许多范畴如“道”“气”“虚”“实”“美”成为中国艺术批评的主要范畴,深刻地影响了艺术思想,对中国园林和建筑产生了带有根本性的影响,这种民族的元素传承了几千年之后,如今变得濒危,这样的结果恐怕是我们面对千年历史所犯下的罪孽吧!
    所以,拯救我们的文化,已经成为一个刻不容缓的事实,建筑文化是国家重要文化之一,祖国传统建筑文化是我们文化中的魄宝之一,曾屹立于世界建筑文化之林,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骄傲。然而,面对今天的繁荣与建设,我们恐怕还要继续守住这文化的根吧!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作者 文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