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古城 一种历史所沉淀的沧桑

历史把这个地方推到又重建,风华把这个地方洗净又渲染,作为十三朝古都的西安在人们的记忆中沉默又苏醒。如今的我们站在它所积淀的文化的高度上傲视着四海苍穹,殊不知这座显赫汉唐的历史古城,如今只能称之为“废城”。在它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绚丽光环的外衣下,包含了多少无奈与沧桑。穿过高楼大厦,掀去钢筋水泥,踩在他最原始的土地上,你才能感受到那些真正属于文化的东西。

铅华洗尽巨人不倒


我们一直在悲叹,这座古城早已被钢筋水泥所覆盖,本该属于文化的东西被压在高楼大厦下面,也不知是生是死。但可爱的是,时至今日,气派不倒的,风范犹存的,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最具古城魅力的,也只有西安了。它的城墙赫然完整,独身站定在护城河上的吊板桥上,仰观那城楼、角楼、女墙垛口,再怯弱的人也要豪情长啸了。大街小巷方正对称,排列有序的四合院和四合院砖雕门楼下已经黝黑如铁的花石门墩,让你可以立即坠入了古昔里高头大马驾驶了木制的大车开过来的境界里去。如果有机会收集一下全城的数千个街巷名称:贡院门、书院门、竹笆市、琉璃市、教场门、端履门、炭市街、麦苋街、车巷、油巷……你突然感到历史并不遥远,以至眼前飞过一只并不卫生的苍蝇,也忍不住怀疑这苍蝇的身上有着汉时的模样或是有唐时的标记。你不亲近他它,你就不会了解它,只有走进了你才会发现,这个文化巨人一直都站在这里。即使是铅华洗尽,它也屹立不倒。

 


岁月流金、寻常巷陌


文化的传承与更替,把一些原始的东西挤到了角落里,现代的音律一直在驱赶着传统的腔调,现代化的舞台上站不住古老的文化。但爬满青苔的如古钱一样的城墙根下,总是有人在观赏着中国最古老的属于这个地方的秦腔,或者皮影木偶。这不是正规的演艺人,他们是工余后的娱乐,有人演,就有人看,演和看都宣泄的是一种自豪,生命里涌动的是一种历史的追忆,所以你也便明白了街头饭馆里的餐具,碗是那么粗的瓷,才堪称之为海碗。古老的文化早已融在了那些最简单的生活当中,即使岁月也不能使之改变。

在这里,艺术就是生活,生活便是寻常巷陌中的每一个人。对于书法绘画的理解,对于文物古董的珍存,成为他们生活的基本要求。男人们崇尚的是黑与白的色调,女人们则喜欢穿大红大绿的衣裳,质朴大方,悲喜分明。他们少以言辞,多以行动;喜欢沉默,善于思考;崇拜的是智慧,鄙夷的是油滑;有整体雄浑,无琐碎甜腻。

整个西安城,充溢着中国历史的古意,表现的是一种东方的神秘,囫囵囵是一个旧的文物,又鲜活活是一个新的象征。西安这座城,残破也好,热闹也罢,西安总是中国历史的中心和焦点,无数人瞩目,无数人向往。而今的西安,昔日的荣光已经褪色,但是朴实、厚重的历史积淀却比比皆是,洋溢在大街小巷,深入市井巷陌。

 

西安,这座古城的沧桑,不在于它历史的沉淀,也不在于它文化的流失,它真正的沧桑是那些寻常巷陌,平常百姓的生活。千百年的文化传承并没有让这些最古老、最朴素的文化流失,而是经过时间的积淀让它有了一种古朴的,沧桑的感觉。所以说,西安的沧桑不是真正的沧桑,而是一种文化的特征表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