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建筑本位出发 站在三维坐标系中的思考者

从建筑本位出发 站在三维坐标系中的思考

       ——专访西安建筑设计研究院执行总建筑师杨筱平

他,才华横溢,堪称建筑师里的奇才俊彦;他,童心未泯,实属建筑业界的不老顽童。他似是信手拈来,却能造就建筑界的经典佳作;他看似不拘细节,却是一丝不苟、脚踏实地地走在建筑设计的道路上。他就是从建筑本位出发,走在建设前沿,站在三维坐标系中的思考者——西安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执行总建筑师杨筱平。

 

站在三维坐标系上的思考者

 

“一个建筑师就应该站在‘时间’‘空间’和‘人际间’这个三维坐标系上来思考问题”这是杨筱平总建筑师一直讲的问题,也是他在建筑设计中一直遵守的原则。

在建筑设计中,我们经常讲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一种时间、空间和人际间来思考问题”。用中国最传统的语言来解释,就是在“天、地、人”三维坐标上来思考建筑这个问题。建筑设计一定是立于一定的环境场合中。因为建筑在这个环境中的建或不建,肯定会对这个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样,就必须从这个三维空间来考虑,在空间这个因素上来考虑,我就要注意它在形态上以及内在的延续性;我在时间因素上考虑,肯定是要考虑它的发展。所以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城市文化的自信与城市文化的自卑

 

可持续发展不仅是建筑本身技术上的发展,还包括精神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历史文脉的这种延续性,这才是一种可持续发展。但在这个过程中,实际出现了一种悖论,主要就是文化的自信与文化的自卑,在城市建设中,一涉及到文化的东西,就出现了这两种心理的交错,就出现了瞻前顾后的两难。文化的这种积淀,是西安最大的一个特色,但是在行政主导一体化的这种体制下,他往往把它当做了一种符号和形式的东西,缺少一种对内在的精气神的研究。简单地说就是在卖弄,其实这种卖弄就是文化自卑的体现,我们除了文化还有啥?

传统的东西肯定是要延续的,比如说书院门、北院门,肯定是要延续它的那种文化基底。其实西安老城墙一周就不应该进行那么大的建设,过去的那种自发的、城市既有的这种格局基底,可能成为西安真正的特色。比如说曲江,它本身就很好,这就是他的一种文化,一种自信。但是这些东西你当做一种符号拿去卖弄,这就很糟糕了。城市文化是一种自然生长的过程,而不是你刻意塑成的。这样的刻意塑造就变成了一种文化自卑。

 

建筑以载道,回归建筑本位

 

人的建筑一个是精神方面的,要具有人性化。为人服务,以人为本,更重要的是要满足人的需求,要人们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让人们最真实的感受到,在这栋建筑里生活很方便,整个布局要符合人的行为特征。在精神层面,整个空间形态和布局,要有自己的特点,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风格。以前,中国人主要是以一种院落式的居住方式,它在空间上要求起承转合,序列收放,这是中国人的特点。

一个建筑师一定要立足本位,踏踏实实,千万不能骄傲。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建筑一定是一个统筹的思想方式。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在功能、空间和形式之间找到一条线来解决问题。回到建筑本质上的东西,它可能才是最好的。作为一个建筑师,要解决建筑学本质的问题,就不需要太多的本质以外的东西。现在提倡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绿色建筑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要和环境结合,还是要回归本位。可持续发展,以人为本,绿色环保等主要是要求建筑与大自然结合,回归自然。良好的空气,没有污染的环境,花最少的投资满足最大的需求,和环境要完全结合起来,与环境和谐相处,这也就回归到人类生存的本位了。建筑学一定要回归,你只有回归到最原始的那个本位,你才能超越。不能为了超越而超越,为了花哨而花哨,任何人为添加上去的东西都不是最美的,“清水出芙蓉”,回归它原本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天人合一、圆梦中国

 

    其实中国梦就是你和我的梦,是大家的梦,最终的本质是建设一个美丽的家园,这是建筑学最本质的东西。家是每一个人物质上回归的场所,心灵上回归的一个场所。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城市化进程就是诠释中国梦的,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要改善大家的生存生活环境,使我们的家园更美好,家园美好了中国才能更美好。在这个过程中,对于一个建筑师来说,有幸能赶上国家大发展的这个机会,肯定是一种责任与义务。建筑师的责任很重大,一定要解决好人与环境的关系,要本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回归建筑本质,站在天地人三维坐标系上考量建筑学的问题。要借鉴古人那种天人合一的理念,用这种理念指导我们来实现可持续发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