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建筑应该是真的建筑

好的建筑应该是真的建筑


/王振军


在充满激情、幻想、追求的21世纪,世界的大问题其实也就是设计界的大问题,而待回答的问题又比以往任何历史都多、都乱、都难。


前段时间,中国建筑学会邀约参加“什么是好建筑”的讨论,我欣然答应了,因为,自己虽然已经搞设计有近30年的时间,但还是从心底里也还是需要再次确认一下,在当心“究竟什么样的建筑材能称得上市好建筑”。


在这样一个多元的、充满质疑的年代来讨论标准问题肯定不是以件轻松的事情,但毫无疑问,高速的新建筑的产出和不断冒出来的社会大众对相当一部分建筑提出的批评和戏说、诟病这一现象,的确使我们发现者一现象其中大多是由于越来越不像建筑,或者说越来越偏离了建筑的本质而导致的。由此还设计建筑的感知、对创新的理解、建筑的社会属性、内容与形式的关系等等相关话题。


因此顺着“建筑本质”这个思路来讨论“什么是好建筑”似乎是符合理性、思辨的好方法。也就是说:反映了建筑本质的建筑才是好建筑。




老子在2000多年前讲到“有无相生”理论的时候,已经认识到做建筑其实是在做空间。我在做沙特馆的时候,觉得我们的先贤太伟大了,空间就是主角,而在此应该强调的是人又是空间的主角,一个空间再宏大,实际上是靠人来体验的。这就是挪威哲学家N.舒尔茨所提说的“场所精神”,场所是要人来体验,人和空间组合在一起才能产生真正地建筑体验。虽然现在有人说,当代建筑已进入一个自由时代或者说试验的时代,但不管怎么样,空间是建筑的主角,人又是空间的主角,这样一个命题应该是永远不变的。


 “感知度”是信息论中的一个名词,是指人对信息的接近程度。世博会上沙特馆为什么观众会追捧它,说明他的感知度比较高。从《一千零一夜》故事提出的元素,包括海上丝绸之路,大家都非常熟悉,包括跟国外建筑师聊起来,他们小时候也看过《一千零一夜》。一个建筑的构思应该具有比较高的感知度。在建筑层面当中,寻找一个高感知度的元素能引起共鸣,而不要太晦涩,特别是公共建筑。



设计是对社会变革的一种反映,这句话说得非常深刻。沙特馆参观方式,老百姓比较喜欢,正是因为我们这种展示的方式呼应了高科技时代观众对参观博物馆时候的一种需求。他颠覆了传统二元并置式的观看模式,创造了一种更逼真、更融入或者说更震撼的一种参观体验。从这点上来说,创作时不应把太多的精力花在外形的时尚上,时尚的东西是容易过时的,本质的东西才是永恒的。


建筑师不应把建筑当成所造某个人特征的手段。由于其强烈的社会属性,故不能用评价其他艺术形式如雕塑、回话的方法来评价建筑,他还是一种空间的艺术,他有很多文化的使命。建筑已经脱离了纯个人的美学范畴,因为对建筑的价值判断已经融入了业主、包括大众等各个层面人士的意见和判断。


沙特馆如没有船的外形,也不可能有全景融入式的流线设计。因此内容和形式谁决定谁关键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与形式上的统一,并能够高度融合产生出一种在两者之上的心的设计语言。 



什么是好的建筑?总结起来,我想首相是在设计当中投入了真实的感情。第二是概念比较清晰,能引起大家的共鸣。第三是形式和内容高度统一,第四是空间体验生动感人。第五是要关照文化传统,因为建筑承载着很多文化的作用,要体现文化建筑,这是建筑应付的责任。


 


(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