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越来越高 就越来越好么?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经济迅速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城市巨大的建筑量,起表征之一便是散布于大中小城市的越来越高的楼房。近些年来我国不但建设了大量的高层楼房,更是掀起了一股建设超第高层地标建筑的热潮。我国的超高层建筑在数量以及高度上已经超过了部分发达国家及地区,进上海地区超过100米的超过层就有400多栋,建筑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中国香港,成为全球高楼建筑数量第一的城市。然而这股超高层建筑热潮,具有话语权者却不应该头脑发热,反而更应该保持冷静头脑。客观地分析超高层建筑产生的原因以及利弊,合理的引导超高层建筑在我国的发展掌控。


    纵观超高层建筑在全球的分布地区,大致可分为三类。首先是在新兴经济体,这种地区的经济通常出现暴风式增长,为了摆脱传统并创造新的形象。资本试题通常会竞相攀比建筑高度。例如美国,作为
20世纪初期的新兴经济体,她是高层建筑最早的发源地。美国纽约的帝国大厦建造于20实际30年代紧急大萧条时期,高度约为381米,1930年动工,1931年落成,只用了410天。帝国大厦的高度以及建造速度充分体现了美国作为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政治、工业以及技术的潜力。

另一种类型则是欲借高层建筑转变地区形象,进而达到经济转型的目的。中东地区的迪拜就着这类地区的典型。作为世界石油产区,迪拜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使其有强大的资本建造超高层建筑,比如828米的哈利法塔(又名迪拜塔)。但是迪拜的建造目的并非仅仅为了炫耀资本力量。其实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经济转型—通过在沙漠地带制造建筑奇观—地标型超高建筑,吸引全球目光,带动迪拜服务业、旅游业等第三产业的兴建,达到摆脱单一的石油经济模式,推动地区的经济转型。

最后一种则是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对待城市扩张比较慎重的地区。这些地区主要集中在欧洲。欧洲的超高层建筑高度一般在200米以下并且数量很少。这些超高层建筑主要分布在新城区内,例如法国巴黎的拉德芳斯新城,其建筑最高也没有超过200米,标志性建筑大拱门高度仅为110米。造成欧洲超高层建筑数量少高度低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处于欧洲历史环境的保护与尊重;二是厚重文化积淀使得欧洲人能够慎重的对待城市的盲目扩张以及摩天楼的建设,这种理性精神使得他们认识到摩天楼并非越高越经济。

反观中国近十年建设状况,在政府驱动以及政府引导企业执行的双重模式下,超高层建筑建设狂潮已经由北京上海第一线城市扩展到各个省会城市,这也许是正是中国二十多年GDP高速增长奇迹的反映。但是中国的经济奇迹是否需要借由超高层建筑来进行表现?在中国超高层建筑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高是否就代表越来越好?

理性的分析,适当的建筑高度—通常在100米到200米之间的建筑高度—可以提到土地的利用率缓减土地压力、增加单位城市空间所能容纳的人口以及城市的经济效率。这在人口密度较高,建设用地较为稀缺的东部沿海城市已经得到验证。但是超过了这个高度,超高层建筑的优势不再显,甚至会带来与多问题。首先是交通拥堵能源消耗。一座超高层建筑通常可容纳上万人,这就相当于一座立体的小型城市,大量的人流聚集于极小的地盘会带来诸如通行、停车、垃圾处理、能源消耗等难题,建筑越高,容纳的人越多,这些问题越难解决。其次是高度增加后,建筑可使用面积的效率会下降。超高层建筑越高,它相应的消防与疏散要求也越高,电梯、疏散楼梯的数量也会大大的增加,建筑得房率就会极大地降低。中国400米左右的超高层建筑得房率大都在50%以下,而100米到200米的超高层建筑得房率大都在60%70%之间。第三就是建筑造价的增加。在抗震要求越来越严的今天,越高层建筑的结构造价会大幅提升,以便能够在抗地震力以及抗风荷载方面达到国家规范的要求。而建筑高度越高,建筑结构在解决抗震以及抗风荷载的难度也越大,相应的设计、建造、材料费用都要较普通的高层建筑多出许多。第四是环境问题。建筑高度越高,其在周围地区投射的影响越大,使周围地区不能达到相应的日照要求。另外超高层建筑为了减轻自身重量,维护材料会比较轻质,铜川市玻璃幕墙形式,这就会给周围环境带来光污染。并且超高层建筑之间也会产生风洞效应,建筑周边狭窄的风道在恶劣天气下会产生极强的风力,使人难以行走。

因此面对高度增加后,超高层建筑所带来的负面问题,我们更应该冷静理智的面对当下的超高层建筑热潮。对建设条件做科学的分析、可行性评估以及经济性比较和环境研究,严格控制超高层建设项目,避免某些灾难性的后果发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