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圆地方 中国传统理念下的西安古城


  明清时期的西安是以唐长安城之皇城为基础改造而成的。明太祖洪武二年,进军奉元路,即改安西为西安府。从此,出现了西安这个地名。洪武七年开始修建西安城垣,将唐时“新城”向东、向北加以扩展。扩建后西安城周长达11.9公里,辟有四座城门,城门均建有城楼。清代在城东北隅加建满城,置八旗驻军营房,以为军事指挥中心。清时甘陕总督,陕西巡抚均治西安。因此西安不仅是陕西省的省会而且又是西北区域的政治军事中心。

  西安的城市布局是北方平原地带城市的典型代表,城市力求方整规则,道路宽敞笔直,颇具汉唐长安的帝王遗风。城中心设钟楼、鼓楼。明西安的面积与唐长安皇城废址约略相等,城内十字街以钟楼为中心,四面通向城门,城门外又各有关城一座。现存西安的钟、鼓楼均为明代遗物。

  西安这座重在作为一方政治军事中心的省会城,其规划格局的确与同时代一般省会城规划重在发展经济有所不同,虽城市之总体布局仍继承传统的城廓分工规划体制,但终因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未能完成环套的外廓,仅于四门各置关厢,以供有限的经济活动需求。由此可以看出明清统治者对西北地区的经营方针,客观上也反映了西北地区经济发展缓慢的状态。



汉长安城——中央集权理念


  汉长安是在秦咸阳原有离宫——兴乐宫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其后汉高祖又建造了未央宫,作为西汉长安的主要宫殿。惠帝以后,由兴乐宫改成的长乐宫供太后居住。长安的城墙则到汉惠帝五年才修建起来。汉武帝时,在长安大兴土木,建桂宫、明光宫、建章宫及园囿、明堂、坛庙等建筑,使长安的建设达到极盛时期。



  由于长安城是利用原有基础逐步扩建的,而且北面靠近渭水,所以城市布局并不规则,未央宫偏于西南侧,正门向北,形成一条轴线。大臣的甲第区在北厥外;大街东西还分布着9个市场;未央宫东厥外是武库和长乐宫。北侧靠近渭水地势较底处,布置着北宫、桂宫、明光宫以及市场和居民的闾里。



  汉长安的另一特点是在东南与北面郊区设置了7座城市——陵邑,所谓“七星伴月”,这些陵邑都是从各地强制迁移富豪之家来此居住,用以削弱地方势力,加强中央集权。

  长安城的街道有“八街”“九陌”的记载,现经考古探明,同向城门的8条主干道既是“八街”,这些街都分成了股道,用排水沟分开,中间为皇帝专用的御道——驰道,其它人即使是太子也不能使用。街两旁植树,街道排水沟通至城门,以涵洞排泄雨水。



隋大兴城——整齐划一 内城外郭


  隋文帝杨坚夺得北周政权后,于开皇二年在旧城东南龙首山南面选了一块“川原秀丽,卉物滋阜”的地方建造新都。先造宫城,次造皇城,最后筑外郭罗城。新都定名为大兴城。

  大兴城的规划大体上仿照汉、晋至北魏时所遗留的洛阳城,故其规模尺度、城市轮廓、布局形式、坊市布置都和洛阳很相似。但大兴是新建城市,因此比洛阳更为规整,更为理想化。

  大兴城东西18里115步,南北15里175步,城内除中轴线北端的皇城与宫城外,划分109个里坊和二个市,东为都会市(唐东市),西为利人市(唐西市),每个坊都有名称。城内道路宽而直,宫城与皇城间的横街宽200米,皇城前直街宽150米,其他街道最窄的也有25米。全城形成规整的棋盘式布局。

  为了都城各项物品的供应和满足宫苑用水,开皇三年在城西侧开挖永安渠和清明渠,直通宫城与禁苑。又开龙首渠旨三产河水至苑内,并于开皇四年由大兴城东凿300余里至潼关,引渭水注入渠中,使漕运通黄河而不经渭水,名为广通渠。



大唐兴盛——东西两市 里坊管制


  前述隋大兴城是唐长安城发展的基础,唐代虽基本沿用了隋的城市布局,但主要宫殿向东北移至大明宫。因此朝臣、权贵都集中到东城,使城市重心偏于一边,这是它的特点。



  长安城的市集中于东西两市,西市有许多外国“胡商”和各种行店,是国际贸易的集中点。东市则有120行商店和作坊。

  长安城采用严格的里坊制,全城划分为108个坊,里坊大小不一:小坊约1里见方,和传统尺度相似;大坊则成倍于小坊。坊的四周筑高厚的坊墙,有的坊设2门,有的设4门。坊内有宽约15米的东西横街或十字街,再以十字小巷将全坊分成16个地块,由此通向各户,坊里有严格的管理制度。



  长安城的规划继承了古代城市规划的传统,平面布局方正规则,每面开三门,皇城左右有祖庙及社稷,与《周礼考工记》中的布局接近。城市布局上“宫殿与民居不相参”的意图十分明显,采用严格的里坊制,这些都与当时统治阶级对人民的严格管制与防范有关。

  唐长安历经几次大规模的修建,人口逐渐增加,总人口近百万,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唐长安的规划也对其他都城规划产生了重要影响,如日本的平城京、平安京等。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整理 小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