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城”频现 圈地不断 引众多媒体关注



近日,凤凰网、人民日报、新闻晚报等各大国内媒体还有部分外媒,都在撰文讨论中国城市化过程中,拍脑袋式大肆圈地“造城”所造成的一系列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而“造城”之风,其根源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发改委部分官员也曾表示,根据调研,几乎每一个大城市附近都要搞一个新区,现在不止鄂尔多斯,很多地方都出现了“鬼城”。还有数据表示,一些城市的房产项目空置率达40%-60%,部分中西部城市更是高达70%-80%





据凤凰网报道,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如此多的新城,果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吗?鱼米之乡常州,与苏州、无锡并称“苏锡常”是江苏省最为富饶的地区。然而这里城市新区却遭遇房价停滞不前的尴尬。在华灯初上之际,大部分新小区孤灯一盏,无限凄凉。





大多数城市,本地市民都是有安置房的,有的人甚至能分到十二套,因此上购买房子的主力军,就主要依靠外来人口。而在城市化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在购买新房的主力军外来人口似乎不太给力。以常州为例,常州的外来人口大约有170万左右,占常驻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但是这些外来人口多数是受教育程度不高,消费能力有限的务工人员,购买能力有限。让他们买房子有些不太现实。中国房地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晟分析称,高净值人士的要净流入,这个是很关键的。有的是人口增加,但是高净值人士在流出,这个就支撑不住整个城市建设和他的房价。事实上,常州新城区绝对不是个例。被媒体誉为“鬼城”的鄂尔多斯、房价持续下跌的温州、房产泡沫严重的辽宁营口等,都有类似经历。





一个城市空间,如果没有产业的繁荣,无论多宏伟壮丽都难以持续,最多变成漂亮的鬼城和空城。花费巨资修建的鄂尔多斯新城,昆明呈贡新城……这些赫赫有名的鬼城空城,它们都具有共同的特征:宽阔的马路、巨大的广场、宏伟的建筑……巨额债务支撑起来的城市面貌,不可谓不漂亮,但是缺乏产业的支撑,仍然人车寥落,一片萧条。空城、鬼城的形成,实际上就是城市空洞化,缺乏产业和社会支撑的结果。前不久,温州当地年轻人将置信名都购物中心衰惫的模样拍照传上微博,戏称“温州一鬼城”。





最近,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约1.5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竟然要建200余个新城新区。这些数字,加上各地频现的“国际化大都市”规划,不时曝光的“空城”“鬼城”问题,让人们忧虑,“造城”运动会带给城市怎样的未来?





旧城改造、建设新区是各地城镇化进程当中普遍面临的重要发展课题。改革初期,深圳、浦东新区、滨海新区,中有郑东新区,近有西咸新区,都为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点、提高城市综合承载力贡献了巨大力量。然而,相同的发展办法适用于全国范围内,是否得当呢?是否尊重客观规律呢?结合马克思主义的辨证法和方法论,我们应该是在城镇化的建设中,必须因地制宜、注重质量,必须量力而行。正如俗话所说的那样,端多大碗、吃多少饭。新区建不建、建多少、建多大、标准多高、速度多快,这些问题应该到实践和群众中找答案。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我们现在好多城市的建设几乎都来之于一拍脑门,即刻建来,圈地盖楼,一气合成。结果,遍地开花的新区、新城,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容,往往与之背道而驰。一些地方总想一口吃成胖子,城市建设的虚火太旺。不顾自身条件的贪大求快,甚至人为提高建设标准不计成本,甚至无视群众利益蛮干硬干,吹大了一个又一个“城市泡沫”。比如,在西南某个县级市开足马力上房地产项目,仅消化现有住房就需至少15年;又比如,江苏某镇明知政府财力不足,征地速度却不降,直接给农民打白条,说征地补偿“过两年再给”。类似这样的现象和更加胜于这样的现象,各地都很常见。





好多关注城市问题的人们,常常在思考,这种与实际脱节、与规律相悖、与民意相违的“造城”之风,表面上红红火火、风风光光,实际上却是精血亏耗的虚火症。一些城市盘子做大了,骨架撑开了,高楼起来了,却缺乏完善的公共设施,没有可靠的产业支撑,公共服务也远远落在后面。注定了要迟早和最终变作荒草萋萋的“鬼城”。而成为鬼城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城市里农民待不下,老百姓走不进,市民也没得到什么具体的实惠。特别一提的是,一些地方大造新城、滥建新区,就是在搞不得人心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民愤不断。这些都值得城市领导者门的警惕和反思。





人民网发文表示,决策失误、规划错误,所造成的浪费往往是最大的。不少地方一哄而上,新城四起,大片良田被圈占,大笔财政资金注入,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一些地方更是寅吃卯粮、透支未来,借新债还旧债,“地都卖到20年后了”。然而,事实一再证明,那些“拍脑袋”拍出来、“一支笔”批出来的新城新区,那些荒草萋萋的烂尾工程、“空城”“鬼城”,其实是缺乏经济社会效益的重复建设、无效投资,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让地方政府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更让单纯依靠投资拉动的粗放型“发展病”越来越加重。中央也多次强调,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要放在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同步推进的发展视野中来谋划。这是一项内涵丰富的现代化系统工程,也是促进发展方式转变的改革过程。剖析“造城”之风,错就错在将城镇化简单地理解成圈地、盖楼、造城,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上。





除了空城外,在各地的“造城盛宴”中,所谓的国际文化园,产业园,风情园如雨后春笋般野蛮生长。但最后的结果落得一地空荡荡的厂房,商店和野蛮的荒草。另外,在经济方面,地方政府胡乱贷款,拿地方信誉胡乱担保,这股风刹不住你说什么都没用的。这种东西如果是市场力量在做的话谁也不会傻。房子卖不出去,他就不会去干了。地方政府不管这茬,他贷完款,最后成为政府坏账,甚至寄希望国家给他埋单,这种心理是很严重的。





这种群众反映强烈、隐患严重的发展顽疾,已经到了必须下猛药、出硬招进行治理的时候。可对症的药方又在哪里呢?(整理:王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