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经济 虚荣还是实用


超高层建筑指的是100米以上高层建筑,有时也称摩天大楼。统计显示,目前全球排名前20座的高楼中,10座在中国,加上目前在建的高楼,很快,世界前100高楼中国将超1/3。现在,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摩天大楼建造国。从实用和环保的角度来看,超高层建筑在世界很多国家已不被看好。有建筑师表示,超过300米的高层建筑基本丧失了实用价值。


武汉绿地中心效果图


中国——摩天大楼的“头号主力”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上海陆家嘴地区由于超高楼建设导致个别马路“开裂”引起社会关注。而位于该地区的中国第一高楼——设计总高度达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在建设中就曾引起地面沉降。但紧随其后,武汉要建中国第一高楼的消息便成为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事件。报导说,武汉继336米民生银行大厦、350米葛洲坝国际广场、428米武汉国际金融中心、606米绿地中心、666米新汉正街大楼后,准备建一栋高达707米的大楼,要再次刷新“中国第一高楼”的纪录。

该计划将武汉正在建设中606米高的绿地中心“拔高”,助其生长为707米高,变为全球第三中国第一高楼。让人嗔目的是,该助长计划不是由建筑专家提出,而是由政府领导下达,为的就是要争中国第一高楼的名号。

不仅是武汉,中国的很多城市都在竞相建设超级高楼,据最新统计,2011年全球十大高楼中,中国已经占据了7席,全球排名前20的高楼中,10座在中国,加上正在建设中的,到2014年,世界高楼20强的席位将有13席为中国高楼所占据。很快,世界前100高楼中国将超1/3。据统计,目前中国超高层建筑已将近1200幢,而各地为争当“第一高楼”依然暗战不休,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被刷新。可见,中国不仅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也是全球摩天大楼的盛产地。


这是一场高度崇拜的游戏


19世纪70年代,在建筑领域的芝加哥学派诞生后,摩天大楼的种子,自此如此迅速地播撒向世界各地。从美国芝加哥诞生世界第一幢高楼起,建筑技术的突破和不断进步,现代城市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不仅成为城市一道道亮丽的风景,还给城市带来了一场历史性的变革。美国《时代》杂志曾说:“人类对建筑物高度的突破渴望由来已久,金字塔高147米、华盛顿纪念碑高169米、埃菲尔铁塔高300米……现代高楼正在不断突破人类关于生存空间的想象。”

早在1896年李鸿章访问纽约时,中国人就领教了摩天大楼的震撼。

当时美国记者问李鸿章:“您在这个国家的所见所闻中,什么使您最感兴趣?”李鸿章回答称:“我对我在美国见到的一切都很喜欢……最使我惊讶的是20层或者更高一些的摩天大楼,我在大清国和欧洲都没有见过这种高楼。这些高楼看起来很牢固,能抵挡任何狂风吧?”

当年的李鸿章恐怕不会想到,一百多年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建造摩天大楼的“头号主力”。

中国,经历30年改革开放,经济实力迅速提升,城市荣誉感也在迅速“膨胀”,高层建筑被赋予经济实力的“标识功能”,自然而然成为城市最外显、最质朴的“代言”。现在,中国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向世界表明自己正在迈向国际化大都市。


再问高楼未来


从美国的帝国大厦到迪拜的哈利法塔(原名迪拜塔),建筑是一个时代的身份表述,是一段段人类社会政治经济史的“小标题”。摩天大楼建设潮背后还蕴含着一种政治和心理暗示,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仍然将摩天大楼视为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标志。事实上,摩天楼以统治性的姿态介入公众领域时,除地面层外都不被大众接近,内部也无任何人们期望的能与其形态和标志性所对应的公共用途。其本质还是一幢没有市民风范的私人建筑。摩天大楼不适合居住,在摩天大楼多的城市里生活有很大的压抑感。

有人算过,若武汉用造摩天大楼的钱用来做民生工程,可解决1万多户居民的住房困难(50万元/户)。城市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并非来自华而不实的超级高楼,当摩天大楼成为“形象工程”和“显赫政绩”之时,也许会成为另一个“劳伦斯魔咒”。为什么摩天大楼成为经济繁荣、社会进步的标志,而这一城市标志性建筑是否预示着经济在衰退?摩天大楼的隐患在哪里?高楼经济是否会成为城市之痛?对此,您有何看法?欢迎来电来稿,进行讨论或建言。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