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雕塑为何如此随意

 
    城市雕塑(urban sculpture),立于城市公共场所中的雕塑作品。它在高楼林立、道路纵横的城市中,起到缓解因建筑物集中而带来的拥挤、迫塞和呆板、单一的现象,有时也可在空旷的场地上起到增加平衡的作用。从直观层面看,城市雕塑的主要意义是为了醒目、美观,往上升的层面说,是一种象征,是一个城市精神层面的代表。如果一件雕塑作品没有达到上述效果,反而起到相反的作用,想必是一件扫兴的事情。

 
    不久前,北京望京那座直接把世博中国馆“压扁拔高”的雕塑进入公共视野时,面对这件新的城市雕塑,民众的嘲笑之声瞬时蔓延开来。朝阳区有关部门解释这是望京地标性建筑,目的只是方便居民和路人在迷宫似的地形中认路。网民们认为这是件缺乏美感的山寨作品,近在咫尺的中央美院更怕由此背上黑锅,被当作这件“作品”的始作俑者。而实际上在中国,这样的雕塑每年都会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诞生在各个城市的中心。
 
 
决策机制的问题?
    提起近来被网上热议的几个案例,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文化学者吴祚来说,这显然是“一把手文化”的产物:“上次有学者提到‘一把手文化’。现在一些城市雕塑项目,一拍脑袋就做出决策,找一个公司就设计出作品。既没有艺术家、评论家把关,也没有民意征集。但这种城市公共雕塑的乱象暴露在当今发达的网络世界中,不想接受公众监督都不行,一经上网,就丑态百出。”
 
    当郑州那座高逾24米的巨型雕像完工近尾声时,人们无法清晰地定义它到底是什么。照理说它是当地宋庆龄基金会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专门定制的人物石材雕像。雕像的创作者也承认就是按宋庆龄的形象而作,建成后却被官方忽然改口成了“黄河女儿”。对于这个穿民国旗袍、挽着发髻的“黄河女儿”,负责人的回应是:“你们见过黄河女儿什么样吗?”
 
不单是艺术家的事
    有的声音说,让城市的公共雕塑全权交给艺术家,其他有关部门在决策中参与的比重降到最低最佳。中央美院艺术学院的研究学者海军却认为,这种做法在过去几十年里失败的例子也很多。他说:“一个公共地标建筑或雕塑项目是协作的产物,不是一个单一艺术家的作品。它代表了多方的立场。而任何一方的立场或审美趣味产生偏差,结果都会非常恶劣。在这种环节里,一个艺术家创作者在协作中占的比重大小,并不起决定作用,创作只会是这种项目中的一个环节。”
 
先在的雕塑 未来的历史
    XD建筑师事务所徐东昕谈起这些广泛存在于中国二线城市的公共建筑时,他说:“最根本的问题是,负责这种项目的设计师、城市管理者和地产商想给这个城市带来些什么,是积极或带给人愉悦美感的艺术作品,还是满足私欲的建筑和雕塑?在当下中国,城市建设和设计上本身功能性的问题已经非常多,这时候那些作为醒目地标的公共雕塑们,本来可以起到缓解生硬线条的点缀作用,但结果却是让城市风景变得更糟糕。”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了呢?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难看得要命的雕塑?”
 
    当年罗丹为加莱政府在市中心所塑“加莱的义民”,至尽仍矗立在里席尔广场。这种沉淀了城市历史和艺术家心血的作品,在欧洲各国的市中心都是稀松平常的风景。而在文化古国的华夏之地,要在城市中央找到一座百年以上的地标雕塑却实是难事。那些矗立在城市中央的雕塑,每一天,都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但如果这些本该是记录了城市历史或带给人愉悦美感的艺术作品,变成枯槁的粗陋之作,长年累月存在于公共视野时,会构成怎样的中国城市景色?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