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这样说王澍

 

    中国建筑师王澍获得了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是获得这项殊荣的第一个中国公民,也是年龄倒数第四的年轻获奖者。王澍获奖似春雷在中国建筑界炸响,引来热议。那么,王澍的获奖对于中国建筑界和中国建筑师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中国并不缺少大师,获得了建筑界最高奖项的王澍是实至名归吗?能被称为建筑界的大师吗?王澍的获奖是中国建筑师登上世界建筑殿堂的开始,但不会是终结,对于中国建筑师来说,该从王澍的获奖中学习到什么,从而延续这种荣誉?聆听一下业界人士的声音,看看他们对此事有怎样的态度和理解。


宁波博物馆



象山校区


 

对中国建筑师是一种激励


    曹晓昕(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
    从中国建筑行业的层面上来讲,王澍的获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中国建筑师的自信,尤其是对中国建筑行业中学风的转变和价值观认识的改变有一定的帮助。毕竟王澍并不是我们普遍认知的主流设计师。
    我在微博里曾经这样写道,“他的每一个项目都是在研究建筑存在的另一种可能”。从文化层面上看,这实际上是最具有价值的,能够带动一个行业的发展,也会带动设计的发展。其实,在很多的建筑作品中,我们看到拷贝的,低俗的,或者是没有创意的设计大量存在。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很多,建筑师自身是一方面,除此之外,我觉得建筑设计作为一种文艺创作,也发生在一定的关系中。我以为,王澍的获奖并不在于提升某一个建筑师,而是让社会和建筑师一起思考,社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建筑。对于年轻的建筑师,这么至高的奖项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但却值得让每一位建筑师为之而奋斗。

 

是对中国实验建筑的肯定


    王明贤(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副所长):
    大概中国建筑师们觉得普利兹克奖离我们非常遥远,以前我们对普利兹克奖的获奖建筑师都是仰视的,觉得高不可攀的大师。但是没想到我们身边的朋友我们的建筑师得奖了,所以大家就奇怪。但我觉得王澍的获奖是水到渠成。因为王澍对中国城市中国建筑有很系统的理论,他的实践也能支撑他的理论。目前在世界上能有自己建筑理论的建筑师非常少,所以王澍是一个非常难能可贵的建筑师。至于说中国,中国当代的建筑师就更缺乏理论了,缺乏对理论的思考,所以我觉得王澍的思考是获奖的最主要的一个方面,我觉得普利兹克奖评委会也是非常有学术眼光的。王澍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建筑师的代表,是实验建筑师的代表,所以他的获奖是整个世界建筑界对中国实验建筑的肯定。

 

这是一个特例


    周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王澍背景很特别。现在中国主流的建筑师大部分在国外留学,有国外背景。王澍是一直在国内,他走的路线是中国传统文化。王澍是一个有责任的建筑师,他的建筑与中国传统文化和地域特征有紧密联系。我想王澍获奖后,中国建筑界会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给我们带来的财富。不要再跟着西方建筑界后面走,对这种风气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扭转。对不是出国镀金的建筑师们,给他们一种鼓舞和信心。但是我觉得王澍的成功是一个特例,并不普遍。因为如今建筑界的主流是:名校出身——出国镀金——回国实践——作品展示——媒介宣传。王澍有自己的机缘,他能坚持不走寻常路是不多见的。我希望中国能涌现更多的像王澍这样的不走寻常路的建筑师。

 

这是一件好事


    康拥军(乌鲁木齐大木宝德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不管其他的建筑师如何看待王澍获奖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个现象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毕竟,王澍的获奖让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中国。中国所有的建筑师都在很认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值得一提的是,王澍没有被中国大环境下的商业模式所吞灭,而且还一直致力于对中国传统建筑的研究,包括对中国文化的追求以及不太置身于商业建筑领域等。
    有很多建筑师对王澍并不了解,所产生的质疑也很正常,每个人都可以保持自己的态度。然而作为奖项本身,评委会应该是很严谨的,这个奖项也肯定不会是随便给予的,也未必就是要讨好中国的财富。在中国人获不上奥斯卡奖的时候,却被普利兹克奖眷顾,本身这种现象就很有意思,值得大家去推敲。

 

这不是高度问题而是一个深度问题


    李翔宁(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
    王澍获奖,他的建筑风格是否就一定代表了当代中国建筑师的最高水平,这很难说。但我觉得王澍的长处是一直执着于自己的风格,一直按照自己的路线来发展,这是中国建筑师中很少见的。很多建筑师是今天学学西班牙,明天学学日本,没有一个固定的指向,不能在一个固定的风格上走很远。王澍应该说不是高度的问题而是一个深度的问题,创作风格是一种个人化的东西,需要个人的修养和技巧才能够架构的,不是这个风格就不可随意抄取或是模仿的,如果大家要是按照这样模仿会很惨。


王澍获奖比陈凯歌更有意义


    方振宁(建筑评论家):
    很多人都认为王澍得奖太早了,因为能获得普利兹克奖的人,我们都觉得很遥远。王澍为什么这么快就被西方承认?因为他的叙述方式是中国的,比如《红楼梦》,讲一个大观园,它的人物关系特别复杂,那就反映了中国的一种状况、一种社会的结构。
    就我所知,至少王澍硕士论文就被他的母校枪毙了,没通过。普利兹克奖为什么迟迟不能给中国?因为他们认为中国建筑师的作品没有哲思。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冲出来,还被世界承认,你就知道有多艰难。
    在王澍之前,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得过一些奖,但我认为,王澍这次得奖更有意义。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获奖时,我正在东京,我觉得这是做给外国人看的。今天看,陈凯歌、张艺谋后来还有更好的作品吗?没有,因为你不能永远去做给外国人看的东西。这就是王澍最大的不同,张艺谋他们是做给老外看的,王澍是做给中国的。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