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观点】万有理论(上)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万人选,一位已步入人生从心所欲阶段的犀利老人,身材高大,体格健朗,目光敏锐,疾恶如仇,慎终如始,通晓养生之道,心系社会话题,在勘察设计业之发展上殚精竭虑。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现任陕西省勘察设计协会会长,兼任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顾问,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高级(教授级)建筑师。



    在几十年的从业生涯中,将所有的精力和心血全部付诸给了陕西的建设事业。以身作则,为勘察设计行业的改革和发展做了大量的有益工作;勤修顿悟,对陕西省勘察设计业理论建设和实践调研做出了开创性的探索;目光敏锐,观点鲜明的指出了不少建设问题;言辞犀利,针砭时弊的给予行业陋习以警醒抨击。如果说张锦秋先生是陕西建筑界的一杆旗子,万人选老师绝对算的上咱陕西建筑界的一面镜子。
    近日,本刊记者特别拜访了万人选老师,叹于万老看问题之敏锐目光,待人处事之博大胸怀,论社会问题之独特,特将万老一些观点加以整理,由于版面有限,特甄选一二,与广大读者们共享。

 

我们的建设任务究竟有多巨大?

 

    有专家指出,中国现在大规模的建设场面可能要延续30年,我想这个是有道理的。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道路上是后进的。我们现在城市化率约为百分之四十五,按世界的城市化率,百分之三十开始是高速发展期,百分之七十才进入相对平稳时期,我国平均每年有l000万人从农业人口转为工业人口、城市人口,它所带来的建设的各种市场的需求,各种建筑的需求是非常大的,我们的建设任务都是非常巨大的。要发展就必须要建设,那么我们面临这么巨大的建设任务,我们勘察设计单位能不能拿起这个任务来,这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我们的城市化建设面临着怎样的巨大难题?

 

    我们的城镇化面临着很多问题,现在提的概念也非常多:什么绿色城镇化、城乡一体化、智慧型城市、紧凑型城市等等,但是这些概念后面往往缺少理论支撑,更缺少实践支撑,大家看到了北京作为我们首都,下一场大雨到处淹了,下一场雪到处堵车,下点雾就到处成霾,这都反映我们城镇化建设过程出现的很多问题。
    我们的城市化建设又面临着巨大的难题,那就是我们人口多,土地少,资源少,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对城市规划的要求基本上是一个平方公里是一万人口,那也就是平均一个人他所拥有的城市的用地面积是l00平方米,这一百平米内还要修路、修桥、建公园等等,剩下的就更少了。而国外,像欧美这些发达国家,它的城市每个人所拥有的面积是200到300平方米,它的城市建设摆布的空间要比我们大的多,我们要在l00个平方米内要解决居住、生产、交通、环境保护等各种问题,那么我们所面临的建设难题要比他们难的多。我们的交通和居住模式要靠全新的设计理念才能解决。

 

我们如何建立我们自己建筑文化的自信?

 

    最近,网上评了一个十丑建筑,听说我省的法门寺舍利塔也被入选。当然建筑评价各有各的看法,这很正常!但是我们确实应该建立我们自己建筑文化的自信,现在很多有影响的建筑都被国外的设计师操弄,歪个脖子戴个帽子等等,我想不来,一个办公楼歪了以后有什么好处,肯定有很多不便,有的空间就没法用,电梯它也不能歪着走,还得直着走,一下走不到顶,还得走两段。
    像这些事情我们都要以理服人,我们不能光让网民来开展建筑评论,我希望我们设计院的专家们能够积极地开展建筑评论,阐述我们的建筑思想,完善我们的建筑理论,这也是对新型城镇化建设进行理论上和实践上探索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

 

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建筑的遗址是否应该拆掉?

 

    大家感叹我们现在城市建设是千城一面,都把这责任压在设计人员身上,你为什么不能设计个新样子,这也要求“标志”那也要求“标志”,实际上一代人你只能在一代人所拥有的技术材料各方面的条件上去进行建筑。我们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建筑的遗址,它能留传下来几百上千年,它都有它成功的地方,它已经得到了历史和实践的检验,我们不要轻易把它拆掉。尤其是我们现在对一些建筑本身含有的文化内涵不重视,最简单的例子把很多名人故居都拆了。我们西安也拆了,北京也拆了,北京要拆梁思成故居,引起了很多议论,就是把它只看做一个简单的小院,而没有看到它本身所含有的文化内涵,如果我们把这些都弄完了,我们将来给我们后人怎么交待?我们的城市特色,我们每一个城市所拥有的文化到那去了解去?我到日本京都去看了,京都好像是作为历史文化保护的比较好的一个城市范例,我觉得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座座小庙保存的不错,日本人的庙也特别多,就是街边上一个小庙也不去把它拆掉,因为它既是历史的遗存、建筑的遗存、也是文化的遗存。我们对每一个建筑的遗址都要对它的历史要了解,对它含有的文化内涵要了解。建筑是艺术,也是一种文化,没有文化内涵的建筑是很难长存的。

 

什么是唐代建长安城时抛开汉长安城的根本原因?

 

    西安交大有个教授做了一项研究成果发表在《建筑学报》上,他研究了唐代长安城建设对于秦岭北坡对秦岭生态环境的影响,计算了由于唐代长安城的大规模建设所需要的木材量,中国建筑主要是木结构吗,建设城市、宫殿需要很多木材,由于这样大规模的建设造成了秦岭的生态的破坏,造成了自然灾害的频发,造成我们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中心不得不东移,当然这还有复杂的其它原因,但生态的影响也是原因之一,唐代以后你看没有人建都在西安了。唐长安城和汉长安城也不在一块重叠,大家都知道我们西安有个汉长安城保护区,是在西安和咸阳中间,在我们的西北方向上,为什么唐代建长安城时要把汉长安城抛开,根据我们现在的一些研究,也就是因为汉长安城造成了环境污染难以治理不得不另选新址来兴建唐长安城,这就是历史给我们的教训,我们必须要汲取。

 

我们很多的住宅为何是“目中无人”?

 

    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本,但是现在是不是真正落实到工程建设实践中去了,我觉得还是大有疑问的。我们这几年盖了不少小区、住宅,但我看我们很多的住宅是“目中无人”的,为什么说它目中无人呢?因为它并不方便我们人生活和居住,很多建筑上的通病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举一个最简单例子,我们现在高层住宅的住户反映有下水道异味在房里泛滥。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仍然用过去那套多层住宅的下水道的设计,结果,用这防臭地漏也不好使,让老百姓天天往地漏里浇水也不好使。为什么?就是我们从设计里没有真正把它做为一个问题来考虑。我们的建筑搞得很光鲜光亮,我们现在很多房子外表都很漂亮,而且弄了很多花里胡哨的花架子,但是真正如何去深入的考虑每一个细节做得还很不够。

 

2008年奥运会,中国推出了几个设计大师?

 

    2008年我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我们的运动员拿了很多金牌,但是奥运工程建设上我们勘察设计行业没有拿到金牌,我们奥运建设项目相当一部分被国外拿走了,我们没有推出多少自己的设计大师,这样建设的“机遇”不是经常能遇见的,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现在很多工程建设都要国际招标,这样对我们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应该看到,现在市场越来越大,我们人才流动越来越大,以前一个人要离开工作单位,这个关系那个关系不给你办,现在跟一个单位说“拜拜”是很容易的,我今天在你这干,说不定明天我就走了。其实大家可以看到,这种市场的竞争局势对我们有些企业来说非常严峻,这个挑战我们会越来越感到他的严峻性。

 

大雁塔为什么会倾斜?

 

    我们现在城市到处建大广场、宽马路,我们的城市地面都硬化了,一下暴雨下水道灌不下,到处漫,河沟里灌不下,到处溢,但是地下水却得不到补充,如果地下水得不到及时补充会带来严重的生态问题,因为植物、各种的生物是要靠地下水来给它提供水分,还有深层的承压水也是要靠地表水来补充的。还有洗澡的温泉水,是从地表下抽出来的,水从地表到地下需要一万年的时间,采水过度,导致地面出现了好多的裂缝,地下水又不是取不尽用不竭的物资,这怎么办?就得依靠合理的管理。我们为什么引汉入渭?渭河为什么污染严重?引渭渠截水,越旱越截,严重影响水的自我净化能力,引汉济渭,长距离引水也有问题。塔里木河、罗布波湖都是前车之鉴。

 

西安市二环、三环究竟存在什么问题?

 

    城市建设不止是钱的问题,而且是智慧的问题。有人说西安的二环是停车场这个问题我也有耳闻。当时修二环时没有控制好两边的建筑距离。当时的历史背景是,李瑞环来西安视察工作时提出了修建二环的建议,因为天津的二环修建的很成功。当时,西安的二环修到哪里,房地产商的房子就盖到哪里,最后政府没钱了就没有修建立交桥,成了笑谈。问题主要出在贷款修路上,当时的银行是不给政府借钱的,钱只借给企业。不过,现在的好多官员就很智慧,都是置换土地的高手。西安的三环就要比二环好的多,因为等修建它的时候政府也已经有钱了,但三环也有它的问题,有些路段跟绕城高速是重合的,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因为三环是不收费的,绕城收费,这就导致少收了很多的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