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乡村——河口村








  河口夹滩岛美景。
  资料照片








  黄河渡船。  
  资料照片











  “街呈十字店重重,昔日繁华尚有容。水陆码头衰去后,商家后代尽从农。”柳祥麟的一首《古堡商街》,写的是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河口村的变迁。


  西出兰州,沿黄河上行40公里,就是河口村。“河口”者,庄浪河汇入黄河之口岸。千百年前,作为水陆咽喉之地,村子变成“丝绸之路”上的物资集散中心,商贾云集,繁华无比。抗战期间,这里设过兰州海关。


  村子南边就是黄河。


  北方春来晚。沐浴着朝阳,踏上河口黄河古码头。黄河在这里竟然那么清澈、宁静。远处青塔在水面上影影绰绰;不时有三两只水鸟掠过打碎镜面,然而片刻便又新如琉璃。河边一排排古树,粗犷的枝干直刺苍穹。若等春暖之日,邀上三五知心好友,在古码头旁支一小几,取黄河之水,煮沸一壶香茗,想必,心里会很欢喜。


  河口村北是莲花山。红彤彤的丹霞岩上零星坐落着几间庙宇。据史书记载,1300多年前,文成公主从长安出发,越陇山经天水、陇西到兰州,由河口渡过黄河,历时3年终于抵达拉萨。藏传佛教传说,文成公主正是在河口莲花山被点化成佛的。


  河口村现存较为完好的古民居院落39处,房屋200多间,是我国明、清时期西北民居建筑的一个缩影。从村中心的钟楼往四个方向看,村子分为东、西、南、北四条街,方方正正,泾渭分明。从村子存在起,它的格局就像一张棋盘,留存的古民居如同棋子,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棋盘上。至今,依然诉说着往日的荣光。“看了河口村,便知道紫禁城什么样!”老人谢福寿说起来满是得意。  


  漫步河口,每一步都踩着一个故事。随意推开一扇厚重的大门,房梁上的木雕花鸟,古朴精致的门饰,偌大的花格窗户,考究的用料、精美的雕刻,依然让人过目难忘。村里人指点着说,这里以前是码头仓库,这是河口海关,这是磨坊、酒坊、烟坊,这是义学……院内的梁柱上刻着形态丰富的各式图案,每个图案都有含义。比如老鼠吃葡萄寓意多子多孙,莲花象征着纯洁,松柏表示长寿等。


  河口人九成以上都姓张。但是,当地人却分得很清楚,有姓张的张氏,还有姓朱的张氏。而这姓朱的张氏却是皇族,乃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四子肃王后人。


  崇祯十六年冬,李自成部将攻破兰州,末代肃王朱识宏的儿子逃到河口村,改名张献龙。为立下脚跟,张献龙拜访张家的族长,说自己要在河口买“一块牛皮地”。族长觉得一张牛皮那么大点地方无关紧要,就答应了,并立下了契约。不料,张献龙吩咐家人将牛皮裁成绳条,在河口村中心地段用牛皮绳条围了一个大圈,沿圈订上木桩为界。族长恍然大悟,却又不得不服。从此张献龙在河口村扎下了根。


  这段故事,完整地记录在张公祠里。张公祠始建于清朝嘉庆三年,建筑风格古朴庄重,前门正中书“张公祠”三个大字,左右侧门上分别有“木本”、“水源”字样,意为树有根,水有源。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