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建筑层出不穷 超前还是丑陋

  近年来几乎所有标新立异的建筑都没有逃过网友的调侃:“开瓶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小蛮腰”广州新电视塔、“大裤衩”央视新办公大楼、“大铜钱”沈阳方圆大厦……
  中规中矩的设计已经逐渐的被人们淘汰,大家更在乎的是建筑物的个性,这也是各种怪建筑出现的原因之一。也正因为如此,如今不少建筑设计师逐渐的开始尝试新老结合,中西合璧的方式进行建筑设计。如今的建筑设计,是继续走创新之路,还是回归到古典之美上来?

 

轨道塔还是“钢铁怪物”



 

  安赛乐米塔尔轨道塔是伦敦为奥运会而建造的著名地标性雕塑,自它建成之日起,对他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来自英国国内的投票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民众觉得它怪异、丑陋,甚至有人说它“是两座起重机灾难性地撞在一起”。“轨道塔”造价227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3亿元),耗时18个月建成。建设材料中的60%都来自从世界各地回收来的钢铁。
  争议中飘摇的大雕塑
  这一项目花费超过1900万英镑,其中1600万英镑来自Lakshmi Mittal(拉克西米·米塔尔)的捐献,安赛乐米塔尔钢铁企业的主席。其他费用来自伦敦发展署。尽管一些人认为设计师在这一设计中提升了对艺术、雕塑和工程的融合,这一项目依然被批评为缺少价值并缺少对公共世界的贡献。
  雨果就曾经说埃菲尔铁塔“丑得离谱”,但是现在,大部分人们并不这么认为。它会像埃菲尔铁塔一样仅简单地需要时间来获得广泛赞誉吗?或者它是一个委托者对建筑所犯的惊人错误?

 

东方之门还是“秋裤门”



 

  位于苏州金鸡湖畔的东方之门,被网友调侃像秋裤。有网友幽默的表示,有了东方之门这条牛仔裤,北京央视的“大裤衩”就不再寂寞了。
  秋裤楼被恶搞谁该反思
  这座双塔连体门式建筑的项目方案,由国际排名前列的英国RMJM公司负责,其灵感来自于苏州水陆城门。难道这家国际设计公司的专业水准还不如网友?其实,都这么联想的话,埃菲尔铁塔就像倒挂的三角裤,而凯旋门也像一条平角裤。
  网友对城市建筑有吐槽的权利,同时也应了解政府运作与市场行为的不同之处。如此的话,恶搞才不会伤害无辜。

 

生命之环还是“要命之环”



 

  生命之环是一座巨型环形城市景观建筑,坐落于辽宁抚顺市沈抚新城。其平均直径高达157米,相当于50层楼高,整个建筑所用钢材达3000吨。当地官方招投标信息显示,“生命之环”计划投资金额总计过亿元。
  亿元“铁环” 作用甚微
  一个圆圆的铁环,到底有什么用?世上从来不缺少奇形怪状的建筑,如北京的裤衩、苏州的秋裤,虽然争议不断,但并不缺乏实用价值,公众的质疑也止于调侃。不过这个铁环到底有什么用,官方的说辞是,“生命之环”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无论是高度还是形式都是世界独有的。可惜匆匆加码的观光电梯难以掩盖华丽说辞的苍白,反而给人一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无论这个大铁环有何种作用,其所用到的钢材倒是宣称达到3000吨。试想一下,如果这3000吨钢材用到更为需要它的地方,可以化身为一辆辆校车,为孩子上学提供安全的保障;可以化身为一段段钢梁,为桥梁的稳固提供支撑;也可以化身为铁炮钢枪,为家国的安宁提供必要的武装。然而,如今它们就孤零零横亘于天地之间,起到的作用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深度分析:

  设计者与公众的“代沟”
  大裤衩、小蛮腰、大秋裤、比基尼、大铁环数一数中国最近几年出现的一些“地标性”建筑,我们会发现它们屁股后面跟着一大串的外号,从而成了“怪建筑”。
  设计者角度:深层谋略被简单认知
  “中国建筑走过了火柴盒式、积木式的大一统抄袭模仿阶段,开始迎来个性化张扬创新阶段”,但是这种设计会被公众如何解读,设计师在设计的时候往往不会也无从考虑。由于出发点不同,设计师的本意往往会被公众曲解。
  公众角度:不能靠积累知识来满足审美
  网友“西四屯新客”则认为,城市大型建筑审美是面向大众的,所有的审美都是直觉的,不是理性的、分析的。应该由设计师去把握作品的被接纳程度,而不是靠人们积累知识来满足审美。”
  建筑设计与政府规划不能相提并论
  或许,这些形象建筑在设计上是一大进步;或许,设计风格本身没有对错好坏,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而已。然而在“打造城市地标,凸显城市实力,展示城市形象”的美好初衷下,地方政府规划下的这些城市“特色”,市民似乎并不买账。
  政绩冲动的产物?
  这些连外形都颇具争议的城市“特色”建筑如此建筑用的是公共财政,却不问市民的意见;如此工程说的是为城市形象,却不征求市民的想法;如此设计自说自话是“大美”,却不顾市民的看法……没有公众参与的决策过程和执行程序,造就了如此之多排着队接受网友吐槽的建筑“怪胎”。
  公众参与的缺失?
  怪异的建筑,在诸多城市或地方招摇而出,没有人追问得出它的前世,也没有人预料得了它的今生。在专业的反思与质疑之外,公众只能以经验审美的姿势,表达着对它们的关注与慎思。

 

周刊点评:

批评不是坏事 主人翁意识渐醒


  有时候有些建筑在设计之初,往往会被长官意志所左右,往往会因为某些领导的喜好而不得不做出无奈的修改,而随后在公示期间,又不能让大众及时看到,因而造成了建筑物一落成就引发一片争议的情况。其实针对建筑设计的批评渐多是个需要积极应对的现象,因为批评的背后是主人翁意识的觉醒。

 

深评浅议:

城市建筑“怪胎”:政绩冲动的“泄洪口”


         


  对于各地“造型各异”的特色建筑或许在设计上是一大进步;或许,设计风格本身没有对错好坏,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而已。然而在“打造城市地标,凸显城市实力,展示城市形象”的美好初衷下,地方政府规划下的这些城市“特色”,市民似乎并不买账。这只是一场政绩冲动的造“美”活动而已,却终究美不到广大市民心里。
  这些连外形都颇具争议的城市“特色”建筑——如此建筑用的是公共财政,却不问市民的意见;如此工程说的是为城市形象,却不征求市民的想法;如此设计自说自话是“大美”,却不顾市民的看法……没有公众参与的决策过程和执行程序,造就了如此之多排着队接受网友吐槽的建筑“怪胎”。
  在这浮躁、喧嚣的社会下,稍微回头看看,其实又何止这些怪异的“特色”建筑,前段时间的“古城”热,景观改造热,无不如此。缺乏内涵、实用性以及民众参与,又与城市文化传承不匹配,所造之“美”真不知从何谈起。
  若是将政绩比作一张要上交的试卷,诸如此类的“工程”便是答卷里的客观题了,答起来有迹可循,没那么麻烦。而“公众感受、公共利益、社会影响”等一类的俨然成了主观题,答起来费神,判起来也费劲。
  然而客观题永远都只能给生硬的答案,却缺少人情温暖。尽管官方给“生命之环”强赋词说,“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无论是高度还是形式都是世界独有”,但给人更多的感觉还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让人嗅到的也只是政绩荷尔蒙的味道。
  一旦一个城市的形象工程沦为政绩冲动的“泄洪口”,它所能体现的也就只剩下金钱的堆砌与现代技术应用而已,而真正的城市特色建筑更应当是一个城市内涵和文化传承的体现。作为城市文化的代表,文化传承主体的广大市民,他们的意见和参与才是一个特色建筑或者形象工程能否被认可的关键。我们的政绩冲动更需要找到合理的出口,莫要伤了民众,又伤了自己。
  建筑本身不会言语。但到底是人性之美、文化之美、和谐之美,还是政绩冲动的“泄洪口”,建筑本身已给出了答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