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雕塑 城市的亮点还是败笔?

城市雕塑,是一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代表着一个城市的文化内涵和品位,反映了一个城市的精神气质,是艺术地记录国家与城市的历史、文化最有效的方式。优秀的城市雕塑,可以起到美化城市与人们生活的作用,是“城市的眼睛”,譬如美国纽约贝德鲁斯岛上的《照耀世界的自由女神》;而粗制滥造、缺乏文化品位的“丑城雕”,却会损害城市的形象,成为“城市的败笔”。


 


          




 

  城市雕塑在我国,近年来是发展迅猛,然而,发展的同时也出现很多问题。去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成就展”,将城市雕塑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很多观众和专家纷纷反映:现在的城雕,既看不懂也不美。城市雕塑该如何来满足人们的审美?如何与城市的规划、环境建设和景观建设和谐统一?如何完美地体现城市的人文色彩与文化积淀?这需要社会共同来关注。
  谈城市雕塑,我们无法离开城市的人文内涵、城市的文化功能去讨论。美国杰出的城市历史学家与人文学者刘易斯·芒福(L.Mumford)说:“最初城市是神灵的家园,而最后城市本身变成了改造人类的主要场所,人性在这里得以充分发挥。城市的主要功能是化力为形,化能量为文化,化死物为活灵灵的艺术形像,化生物繁衍为社会创新。”(《城市发展史》),芒福德举出了鹿特丹的青铜纪念碑《被毁灭的鹿特丹市》,他认为它象征着城市内心所蕴含的痛苦和迎接挑战的意志,因而是鹿特丹市最好的像征之一。
  类似这种可成为人类精神文明的象征的城市雕塑,世界上为数不少,但它们大多会有一个共同特点:在创作、设置的时候,它们或许会受某时某地或某事件的因素制约,但它们总会以其人文价值观的内涵而超越了一时一地之因素的制约,而具有人类文明的普遍价值意义。比如,举世闻名的美国纽约自由女神像对于无数来到美国的移民来说,它是自由的象征、摆脱旧世界的专制与压迫的象征;它的精神之源是法兰西政治中的自由主义精神;它的创作者在构思这座雕塑时深受浪漫主义杰出画家德拉克罗瓦的名作《自由引导着人民》的影响。又比如,屹立在里约热内卢城郊山巅之上的耶稣基督雕像伸开双手,俯瞰全城,象征着对人类所怀有的无限怜悯和博爱,以及对人民获得独立的赞许和祝福,因而超越了纯粹的宗教意义。
  作为一种塑造城市的艺术,城市雕塑的发展直接受到社会经济的影响。在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城市雕塑的发展主要是直接受政治意识形态所制约,因此,严格说来,城市雕塑在我国兴起和发展,只是近二十年间的事情。随着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我国的城市雕塑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我国的大、中、小型城市普遍面临着提高城市文化水准、改变城市形象的需求,于是乎“城市广场热”、“步行街热”等在全国范围出现,作为城市建设的公共艺术项目,城市雕塑也是“一窝蜂”拥上,大到北京上海等都市、小到县城乡镇,到处都在做城雕,我国的城市雕塑取得了飞速发展,出现了包括“深圳牛”、“黄河母亲”等一系列雕塑精品。然而,优秀的城市雕塑毕竟少之又少,用艺术爱好者张力凡女士的话表达是“一堆垃圾里也可能有那么一件凤毛麟角”。由于地方官员及艺术家的在市场化社会里发生的审美情趣的扭曲等因素的影响,各地城镇出现的许多城市雕塑在艺术上、甚至价值观念上都存在不少问题,以至于艺术水平低、不和谐、风格雷同的“丑城雕”遍布各地。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陈为邦总结得很精辟:“我国的城市雕塑‘精品少,垃圾多’”。

 

现象一  观众看不懂  艺术家要考虑大众的审美
  对于城市雕塑与老百姓的审美关系,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鹤林表示:“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艺术家的创作带有前瞻性,新的创意不见得马上就能被各层次的观众接纳。”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曾成钢认为,创作室内雕塑,艺术家可按自己思路和风格、自己习惯的材料来表现,别人看懂看不懂都没有关系,但城市雕塑就完全不同了,就像一个人在自己家可以随心所欲,在公共环境里就得受到制约一样。
  中央美院教授何燕明说,雕塑必须具备人民性。城市雕塑本身就具有纪念碑的性质,这一点不容忽视。无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雕塑,还是人民英雄纪念碑这样的中国当代雕塑代表作,深刻的人民性才是雕塑艺术持久不衰的生命之源。
  著名雕塑家潘鹤先生,2003年在“中国城市雕塑艺术学术思想研讨会”上发表过他的观点:“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作为一个雕塑家到底要不要遵循“游戏规则”?一个艺术家,自我表现是有限的,雕塑家如果纯粹自言自语,没有对话的对象,就和疯子无两样。我主张创作者与观众互动。”

 

现象二  盲目建设垃圾多  需要加强总体规划
  精品少垃圾多,是目前我国城市雕塑的现状。山西太原去年对省城雕塑普查显示,353座城市雕塑中达到优良的城雕仅有6座;其余347座雕塑被认为水平很一般;另外有6座雕塑为“垃圾”。另外,上海目前有城市雕塑1034座,但市规划部门最近的普查结果发现,优秀作品只占10%,另有10%属劣质作品,80%作品水平平庸。
  对此,专家认为,城市雕塑乱立乱建、无序发展,是导致目前太原城市雕塑整体水平不高的主要原因。而上海市政府发言人焦扬说,目前上海城市雕塑缺乏总体规划,重要公共空间缺乏有力度的城雕作品;城市规划没有为城雕预留空间,目前的城雕仅起补白、点缀的作用,与周围环境不相适应;作品缺乏个性,在题材选择、形象塑造方面多有雷同,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缺乏精品力作,没有出现能代表上海国际大都市形象的城市雕塑。
  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秘书长邹文博士也多次谈到,北京现存雕塑的整体水平与许多发达国家的首都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北京的城市雕塑一直都呈现着明显的新老共存、水平不一、缺乏整体协调的问题。不少新建雕塑中,客观存在着缺少原创性、互相抄袭、构思雷同以及材质选用不当、工艺粗糙、造型比例失调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总体的规划。

 

现象三  与城市空间失去联系  应重视城市性格
  城市雕塑与城市空间的脱节,是当下我国城雕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城雕与城市空间关系密切,这是由城市雕塑的特殊性决定的。作为一种环境艺术,城市雕塑涉及到建筑、园林、道路、广场等各方面因素。而一座好的城雕只有放在合适的环境,才能显示出它的美,起到点景,衬景的作用。
  著名雕塑家钱绍武曾提到,亨利·摩尔的作品来北京展出时放在北海公园里,不大合适,因为其作品的内在气氛与封建皇家园林景观不相称。而北京去年在石景山公园建的国际雕塑园,将雕塑集中放在园子里,收门票,从城市环境空间艺术来讲,这些雕塑根本没有融入公共空间、融入城市。
  对此,清华大学副教授郑宏说,在今天,尤其需要强调和澄清城市雕塑与城市空间的关系处理问题。因为不同城市有不同的空间性格,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每个城市的空间性格都不一样。郑宏认为,城市的空间性格也可说是城市性格,它与城市地理有关系,处于山地、平原、水乡、丘陵等不同地貌的城市文化积淀不一样;它还与经济、政治、文化等多种因素有关。每座城雕都应成为城市个性的一部分,目前绝大多数城雕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深圳的一组城雕“深圳人的一天”,创意非常好,它以纪实手法塑造了清洁女工扫地、经理打电话等平凡的人物和场景,记录了深圳这座城市的一天。这组城雕放在北京、上海等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合适,只适合深圳这座从无到有的城市。现在许多城市都建有“腾飞”、“世纪”一类主题的城雕,空洞,没有特点。

 

现象四  政府决策者短视  必须加强立法
  政府决策者急功近利或使用者审美水平低下、加工质量低下等因素也是导致城雕作品质量问题的重要原因。中央美院副教授魏小明认为,城市雕塑竞标中的腐败现象、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等问题,是导致城市雕塑艺术性较低,发展环境较差的罪魁。他提出,我国的公共艺术立法已经显得十分迫切而必要。我国已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在当代社会经济国际化趋势的影响下,城市雕塑的发展也面临着全球性挑战,急需国家制定相应的政策、法规进行规范、协调。
  四川美协雕塑家艺委会副主任张绍秦也认为,城市雕塑的立法已经刻不容缓。因为,雕塑与一般艺术品不同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它与建筑、公共环境的关系非常密切,这就注定它与城市建设规划紧密相关。而我国的城市建设发展的非常快,以至于规划经常赶不上变化,随意性太强,在城市建设中应该用立法的手段来解决。另外,在雕塑的具体操作中,需要制定“游戏规则”,确保招标的严肃性,避免合同成一纸空文,以规范雕塑市场。
  另外,现在虽有资格证书制度,但创作人员的市场准入管理实际相当混乱,大量不具备专业素质的人在搞创作,有的城市出现了街道办事处主任亲自操刀搞创作的现象。这些也是导致雕塑作品艺术水平低、各地风格雷同等现象出现的原因。中国雕塑家的业务需要进一步提高并加强职业道德的自我管理。
  以上种种皆说明,当前我国的城市雕塑现状不容乐观。城市雕塑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城市或地区文明程度的标志,又是一种强迫观众不能回避地去接受、去欣赏的“公共艺术”,因此,国家需加强对这项工作的管理与领导,如果任其自流,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该如何搞好城市雕塑?许多专家呼吁我国应该效仿西方发达国家,建立起“公众艺术百分比”:在进行城市规划建设前,由政府部门出资,合理分配公共基金,将城市规划师、建筑设计师和职业雕塑家的专家意见综合在一起,共同设计出最适合人们居住的美观、实用的公共活动空间。
  希望城市管理部门、建筑师、园林师、规划师、雕塑家以及整个社会共同努力来提高城市雕塑的质量,让城市雕塑真正成为“城市的眼睛”,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人民)

 

周刊点评:

  其实,所谓的粗制滥造缺乏文化品味的城市雕像说白了就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产物,在城市决策者眼中,通过一个雕像或雕塑的建造,可以迅速提升城市知名度,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让城市面子光鲜起来,让城市品味看起来似乎更高。这才是大量城市屡屡不惜重金打造雕像、不惜背离民意大兴建造雕像之风的最主要原因。
  城市的“面子”当然重要,但不该贸然建造,而应让城雕真正成为一个城市的点睛之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