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社会”成多地施政目标 幸福不幸福谁说了算

  “幸福”正成为诸多地方的施政目标。不完全统计显示,全国至少18个省(市、区)明确提出了“幸福”的概念。2011年的数据则显示,已有1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幸福城市”。浏览各地的“十二五”规划纲要,给人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政府自我加压,让“幸福”正变得更加具体、更加实在。透过这些美好设想,到底什么是幸福?百姓的幸福谁说了算?

 











 

  从一些地方全力打造“幸福城市”,到另一些地方官员“让幸福像花儿一样”的承诺……幸福,正在成为中国各级政府的施政追求。
  幸福在哪里?幸福究竟拿什么来衡量?如何才能提高国民幸福感?
  值得警惕的是,随着幸福晋升为时政热词,一些地方动辄拿幸福说事,出现“作秀化”“攀比化”“箩筐化”等倾向,这实际上是在伪化国民的幸福感。


三种被异化的幸福
  ——警惕被作秀的幸福
  “幸福在哪里?我们的幸福来自统计局的数据里、媒体报道和部分地方的工作报告里……”这句话近来在网络上流传甚广,引来无数网友跟帖,不少人感叹“我们的幸福被作了秀”“我们的幸福挂在别人的嘴上”。
  “幸福是主观性很强的感受,人们很反感自己的幸福被别人拿来作秀。”广西大学教授吕玲丽表示,告别GDP崇拜、强调国民幸福感,是执政者认知进步的体现。作秀不如实实在在做事,“让幸福飞”不如让幸福感实实在在地进入人们的生活。各级政府将影响国民幸福感的事情每办妥一件,人们脸上就会多一份灿烂;增加国民幸福感的实事每落实一项,百姓心里就会多一份舒坦。
  ——警惕被攀比的幸福
  当东部地区提出“幸福像花儿一样盛开”时,西部地区提出了“我们的幸福指数不能比别人低”……各地争先恐后要提升国民幸福感是件好事,但别陷入攀比之风里。
  要提升国民幸福感,东部地区有东部地区的实现路径,西部地区有西部地区的解决办法,各地必须尊重客观实际,坚持以人为本,制订科学可行的目标和措施,不能盲目跟风搞攀比。毕竟,攀比出来的不切实际的幸福不是真的幸福。
  ——警惕幸福“箩筐化”
  “幸福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当下,一些干部动不动就谈国民幸福感,无论做什么都要与提升国民幸福感扯上关系,幸福感逐渐被“箩筐化”。
  地方各级政府必须实事求是地了解本地区居民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和需求,拿出切实有效办法解决人民群众面临的就业、出行、就医、教育、养老等社会难题,才能真正地提升国民幸福感。

 

两种幸福观误区
  误区一:GDP增加,幸福感增强。
  有钱可以办很多事,可以实现很多愿望,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但是遗憾的是:很多地区GDP是上去了,人们却不一定幸福。国民幸福感与经济发展并不一定成正比。
  俗话说,幸福重心境。贝多芬说:“使人幸福的是德性而非金钱。”因此追求幸福,不仅要重物质,而且要重精神;不仅要改变环境,美化环境,而且要改变心态,美化心境。
  “富裕了不等于幸福啊!GDP上去了,不等于老百姓生活就幸福了。”广西一市委书记表示,提高国民幸福感不仅要大力发展经济,增加居民收入,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更要保持一个生态优美、社会祥和的环境,要让老百姓真正生活得幸福。
  误区二:民生工程等同于幸福工程。
  “幸福就是我饿了,看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那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别人穿了一件厚棉袄,他就比我幸福……”这是来自赵本山小品里的一段台词,代表了当下不少民众对于幸福感的认知。然而,幸福并不止于此。
  民生就是国民生计,是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衣食住行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是最基本的民生事项。“然而,这些基础民生问题解决之后,民众还有社会安全、公平正义、价值关怀等更高需求。”吕玲丽表示,一些干部认为解决了民生问题就等于搞好了国民幸福工程,却忽略了其他因素对民众幸福感的影响。

 

幸福有层次之分、阶段之别
  在社会心理学家看来,人类幸福的源泉来自需求的满足。1943年,美国心理学家、社会学家马斯洛提出著名的需要层次理论,认为人类的追求具有普遍性而且有层次之分,并将之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
  “生理需要”是维持人类自身生存的基本需要,如衣食住行等是人类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丰衣足食就是停留在满足生理需要的幸福感。在生理需要得到满足之后,人就会产生“安全需要”,如避免职业病及事故,摆脱失业威胁、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等。人是社会动物,“社交需要”能够满足人们的归属需求,希望得到友爱等。“尊重需要”可分为内部尊重及外部尊重。前者指希望自己有实力,后者指对地位、威望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要”则是个人的最高需要,要求实现个人抱负,施展才能等。
  “人类的幸福感来自对需求的满足感,受到客观社会条件的影响。”广西社科院研究员黄耀东表示,国民幸福感主要表现为一种主观感受,与住房、医疗、社会保险、子女教育、就业状况等物质因素密切相关,并以此为基础,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产生阶段性变化。
  由于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客观存在,各地在建设国民幸福工程时必须根据当地实际,有层次、有步骤地展开,不断满足人们过上更加美好、幸福生活的新期待。


建设幸福城市,须有幸福指标
  “幸福”成为地方政府的施政目标,说明一些地方政府已经转变了施政观念,由以前的追求政绩向改善民生转变,这是可喜可贺的。
  然而,幸福是什么?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答案。对于那些身患疾病的群体来说,身体健康就是幸福;对于那些尚未解决温饱的群体来说,吃好穿好住好也许就是幸福;对于那些下岗工人看来,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就是幸福;对于那些被拆迁户来说,能够住上自己的房子,就是幸福;对于那些讨公道的群体来说,自己的诉求能够得到申诉解决,就是幸福。幸福是什么,主要看各人的追求指标,当这个指标得到满足时,就会感到幸福。不过,这种指标,也是随着个人情况的变化而有所改变的。因此,幸福其实就是一个不断追求、不断满足的过程!
  既然幸福是一个不断追求、不断满足的过程,那么,将“幸福”当做政府的施政目标,就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建设什么样的城市,老百姓才会感到幸福?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指标考量。虽然幸福并无具体的参考标准,但是,要让绝大多数人感到幸福,这才是真正的幸福,而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因此,当各地政府将“幸福”确定为自己的施政目标后,注定政府需要作出不懈的努力,需要不断完善施政纲领,不断改善百姓民生,不断提高群众生活质量,才能不断地接近幸福!
  既然将“幸福”作为地方政府的施政目标,那么,幸福就应该有一个参考指标,这也是考量地方政府是否达到“幸福”目标的依据,只有当这个指标完全实现或达到预期,才能认定实现了“幸福”的施政目标。而不是看政府枯燥无味的的数据,更不是政府嘴上说老百姓幸福,老百姓就是幸福的!
  这一点,江阴的初步“幸福”目标就值得各地政府学习。江阴在2006年6月提出“幸福江阴”构想时,确定了到2010年,人均GDP在2005年基础上翻一番的目标,除此而外,江阴还提出力求“个个都有好工作,家家都有好收入,处处都有好环境,天天都有好心情,人人都有好身体”的幸福指标。江阴的“幸福”指标,不仅包括了政府高度重视的GDP数据,还涵盖了老百姓的工作、收入、环境、心情、身体等民生需求,可以说,如果实现了这一目标,处在这样的城市,说不幸福都显得矫情!
  “幸福xx”不是幸福,只有老百姓感到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各地将“幸福”作为政府的施政目标后,不能只是提提口号,而应该有明确的幸福指标,并且努力去实现它,只有当这个幸福指标实现后,才是实现了自己的施政目标,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华声)

 

周刊点评:

  一个城市的幸福不幸福,在于百姓的评价,在于百姓生活的温度,更在于整个社会的评价。而外来的评价,百姓的感受,往往最接近幸福标准的定义。换言之,只有所在城市的每一个市民都幸福了,这座城市才是幸福之城。正所谓大家幸福,才是真的幸福,而只是领导政绩的幸福,永远是要被公众所不屑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