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之音 远去的千年之宫 ——写在大明宫遗址公园建成两年之际

□ 李永红


在唐代贞观八年,太宗为太上皇修建一座夏宫,即为避暑宫殿,后改名为大明宫。当年的大明宫,雄踞于西安城北的龙首塬上,被誉为丝绸之路的东方圣殿。在它存在的200多年间,创造了占地350公顷,拥有50多座殿堂和阁楼的繁华盛景,这在世界建筑史上是一个无法逾越的标高。在唐朝末年,大明宫屡遭抢掠,历经四次兵火浩劫,到唐昭宗时,朱温下令拆除长安城内所有残存宫殿及民房,“木料顺渭河漂浮而下,运至洛阳,城中百姓哭声震天,月余不息”。从此,曾经恢弘壮丽的宫殿连同繁华的盛世一起毁灭殆尽。大明宫最遗憾之事,当属被毁,经过了千年的尘土掩埋,这座宫殿不复存在,但是站在今天的这片废墟上,我们似乎还能依稀看到盛唐时代那段辉煌绚烂的历史印记。



  1961年,在这大片破败不堪的废墟旁,立起了国家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标志:“唐代大明宫遗址”。一直以来,当地人把此地当成荒废的野地。而国家文物考古部门则在遗迹上进行着发掘探索工作。随着经济发展,政府也不断加大了对大明宫遗址的保护力度。最具惊世之举是在2007年,政府为了实现保护与展示相结合想法,并改善道北人居环境,确定了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及周边地区环境改造的大工程,进行了大规模拆迁安置和建设工作,建成了面积达3.2平方公里的世界罕见的大型国家遗址公园,并于2010年10月对外开放。如今,走进大明宫遗址公园,过去破旧杂乱的景象消失了,以往支离破碎的废墟上已变为绿树植被,沙石小道,溪流蜿蜒的新景致了。



  那么,建成后的遗址公园究竟如何呢?



  自公园开园以来,游客一直偏少,除了3D电影具有吸引力外,几乎没有太多受普通游客关注的地方,因为不是游乐园,想必也很难谈到盈利。但是,每天来这里锻炼的群众还是不少,尤其的丹凤门御道广场附近。当然,遗址保护就是文化传承的保护,动用百亿元来修建大明宫公园的意义也在于此。



  根据规划,以大明宫遗址公园为核心,在空间上形成“一心两翼三圈”的全新格局,两翼是陇海路两侧板块,尚未动工。“三圈”是形成未央路、太华路、北二环三个商业圈,形成一个功能完备、历史文化特色鲜明的现代化城市示范新区。这个规划的愿景非常美好,但如此大体量的公园,凸显出一个交通结构问题,遗址公园南北方向长达3公里,其间,通往未央路的东西方向道路就剩下自强东路、玄武路和北二环了,而这几条路正好在公园纵向的两头,中间不在有分支道路了,假如从含元路到达未央路,非得绕行很多才可,除非骑着自行车穿行公园到达才是捷径。又因自强东路是单行线,所以,机动车就极为不便。如果设想,可在含元路口修建一条通往未央路的地下隧道,直通纬二十六街,贯穿东西,这样,不但可大大分流环城北路和北门的车流压力,并且,一定能由此带来更多的旅游观光客。



  我们在历史文化保护和现代城市发展上如何和谐共生?是值得探索的问题。宽街无市,沿着遗址公园最东侧的太华路是一排排壮阔的绿化景象,鲜见铺面,太华路与未央路被偌大的公园分割成两条互不关联的道路,缺乏互动流通,何以形成商圈?怎样合理有效的利用遗址资源呢?另一个建议就是,在不破坏遗址公园风格的情况下,在太元路口修建一条通往未央路的轻轨,直达龙首北路,即可接通人气,利于出行,也可在沿途适当开发部分商业项目。如果在大遗址保护中,仅是追求规模巨制,忽略了现代都市生活便利化追求,那就会存在缺憾,难以提升城市档次。



  另外,如何引导游客在观摩遗址,增强对历史沧桑的认识、及如何培养遗址审美意识等,这也是遗址公园要担当的重任。比如,设定理想游览线路,在园区内开辟多条兼有观光和通勤功能的电瓶车线路等。这些举措自然能带动更多的人们入园。据遗址公园人士讲,现在正处于“经济培育期”,运营确实是比较艰巨的任务。



  往昔的歌舞升平与金戈铁马,随着岁月的尘烟远去了,秋日的黄昏,夕阳照耀着巍峨的丹凤门,千年之后的夯土台仿佛陷入了沉思,我们无需完全复制古建,历史文化意义上的大明宫是永存的,它是盛唐之音,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展现给世人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将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意味和精神气象。今天的古城人民更加自信自豪,更有宏大的胸襟和气魄,去完成新时代的伟大复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