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年近3万起土地违法 占地千亩官员仍升迁


半年2.9万件“高压线”难禁土地违法乱象


国土资源部新近公布的2012年上半年土地违法查处情况显示,半年内共发生2.9万件土地违法行为,涉及土地17.7万亩,耕地6.5万亩,且新的违法用地面积逐月上升,在稳增长压力下,各地大批项目亟待上马,下半年遏制违法形势严峻。


土地违法案件屡禁不绝,首先是存在制度性漏洞。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严之尧告诉记者,“在基层,土地使用其实是党政‘一把手’说了算,甚至不用开会讨论,而具体操作则是政府分管领导,这就产生了副职‘顶过’,‘一把手’漏网的现象。”


违法占地上千亩官员照样获“提拔”









与数量庞大的违法占地案相比,受党纪处理和刑事处罚的干部比例明显偏低,出现权责极不对等的局面。


湖北省十堰市是一个土地违法“重灾区”,因违法用地长期居高不下,被国土部门多次点名。但是该地官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却没有几个受牵连。有的异地为官,有的换个部门,而其主要领导的工作业绩还常常受到称赞。


另一种是副职“代受过”,鲜有主要领导为此丢“乌纱帽”。河南新郑新区的干部反映,这个区2011年违法占地1000多亩,后经网络曝光,相关部门接到举报后,只是象征性地罚款了事,并帮助这个区补办了用地手续。而该区仅有一个副主任受到“处分”,主要领导到另一个城市继续当官,级别还有提升。


当地国土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哪里是处分?分明就是提拔!这样的激励效应下,干部岂能不违法?


土地违法问责常常“抡起的是大棒,砸下去的却是鸡毛掸子”。“虽然中央对土地违法查处很严格,但是在一些地方看来,干部违法占地根本不是犯错误,反而被认为是敢于承担风险、加快地方发展。”东莞市国土局局长刘润荣说。


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大案竟“合法转正”


2011年4月,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辽宁抚顺经济开发区违法占地案。该开发区于2010年3月至5月,违法占地达2298亩,用于8家企业及道路建设。被责令退还违法占地,并将能够复耕的土地退还农民。同时,一名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和一名总经济师分别被撤职和免职。


然而,该案刚刚被督办整改后不久,抚顺经济开发区非法占地“出人意料”地得到了合法指标。该开发区管委会一名副主任告诉记者,就在2011年4月底,省有关部门一次性分配给开发区用地指标7923.1亩,同时安排农村集体土地183 .6亩征收国有,这是违法所占的3.5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抚顺经济开发区违法用地数量巨大,相当于其一年总用地指标的三分之二。这样严重的违法用地情况,第二年应严格控制甚至核减其用地指标,而不是将违法用地量合法化并加倍追加用地指标。这样只能给地方造成一种错觉:违法违规用地处罚成本低。兴许还能因祸得福,得到土地指标的补偿。这种先上车一定可以补到票还能中彩票的情况,必须杜绝并严格依法处理。


“与正规渠道相比,违法占用方便快捷,即使被发现,相关部门因为害怕被问责、追责,还会追着调规划、补手续、批指标,将‘非法’迅速变为‘合法’。”竹立家表示,严格保护耕地“红线”,必须杜绝“越违法越占便宜”的现象产生。


招商靠“送地”刺激企业多占多得


记者采访获悉,招商靠“送地”的做法,是造成违法占地高发的一个重要推手。


企业拿到土地后,也就有了以地生财的途径:找评估公司做高评估价格,再到银行贷款,风险也随之转嫁给了银行。如果项目不成功,就将“烂摊子”甩给银行,或者转为房地产项目出售,从中吃差价。


“招商靠送地,激励企业多占多得。”严之尧说,为了多占地,投资额‘注水’现象很普遍。许多地方都有1亿元以上项目可以单独供地的规定,有的企业投资仅有1000万元,却夸大到1个亿。


国土资源部沈阳督察局相关人士表示,近年来,地方政府为吸引企业入驻,预征大量土地建设开发园区,在没有用地指标的情况下,从农民手中预征土地并停耕停作,导致大面积耕地撂荒和闲置。


记者在辽宁抚顺经济开发区看到,一家名为天安科技公司的企业圈了一片上万平方米的土地,却大门紧闭迟迟不开发,地上的荒草都长了有半人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