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努维尔



 


努维尔(JeanNouvel)是法国当代著名建筑师之一,他综合采用钢同玻璃,熟练的运用光作为造型要素,使作品充满了魅力。他认为建筑设计的过程更多的是适用外部自然、城市、社会条件的结果。努维尔擅长用钢、玻璃以及光创造新颖的、符合建筑基地环境、文脉要求的建筑形象。他对建筑设计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并且在实践中实施。对于努维尔来说建筑设计从开始构思到施工完成更象一部电影的形成。这种电影似的分析在努维尔的作品当中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


 


人生简介:


·努维尔1945年出生在法国的西南部。他的父亲是一间学校的巡视员,他的母亲是学校的语言教师。他的父亲从小对他要求很严。1966年,努维尔以学校入学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去巴黎学习。开始的时候他还试图在一年以后转向学习绘画,然而就在这一年内,他已经在一个建筑事务所取得了一份工作。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进入八十年代,法国政府修建了一系列重大的政府工程。在巴黎有罗浮宫扩建、巴士底歌剧院、国家图书馆以及德方斯巨大的拱门等。所有这些建筑方案都是通过竞赛取得的。在法国几乎任何规模的公共建筑都要通过竞赛取得设计方案。这种做法给建筑师——特别是年轻的建筑师一个创作的机会。在1982年进行的巴黎阿拉伯文化研究中心设计竞赛中努维尔一举成名,脱颖而出。他已经成为一位世界知名的建筑大师。努维尔擅长用钢、玻璃以及光创造新颖的、符合建筑基地环境、文脉要求的建筑形象。他对建筑设计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并且在实践中实施。通过学习他的设计概念及手法可以给人们很多有益的启示


 


设计风格:


对于努维尔来说建筑设计从开始构思到施工完成更象一部电影的形成。这种电影似的分析在努维尔的作品当中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首先人们知道电影的画面并不是作为电影构成的最终结果,本身它就是一个媒介,一个可以从许多层次上理解的信息的载体。很显然对于努维尔来说建筑是一个符号的系统,这种符号的语言并不是象传统建筑那样表现在立面。对于一个建筑来说它更象是在文脉中生长并且代表所处的地点同时代,建筑语言必须从许多其它方面得出,这些方面包括文化、社会、其他媒体等各种地方但就不是建筑本身。既然人们生活在一个视觉文化不断增加的时代,那么电影电视以及互联网的语言对于今天的建筑来说就是合适的。这种符号的系统不仅像在大家所熟知的阿拉伯研究中心那样,与建筑的外表面的装饰有关。这样的符号含义只能是整体结构涵义的一层,并且确实这样一个系统自己就应该是多层次抽象和变化的。好像人们有很多方式来欣赏一个电影——它的美学,它的动感,他对颜色以及语言的使用,它的叙述性的结构,它的个性等等——人们也可以有很多方式来欣赏一栋建筑。努维尔的作品正是想在不同的甚至对立的假定和情形之间求得一个综合。


努维尔经常把一个建筑师同电影的导演相类比。他总是召集一队专家来共同完成一个项目。这些专家不仅包括与工程实践相关的人员而且包括了一些与他在过去共同战斗的伙伴以及朋友,大家都来讨论他的设计方案。特别是还有一些被努维尔称为友好的争论对手的剧院导演,建筑评论家以及出版家,他们和其他人一样都会就他的设计概念进行讨论或者提出建议。就象一个电影导演要选择照明师、艺术指导以及电影编辑。但是,最终的选择以及最后的责任是由努维尔来作出并且负责,这也是为什么他将建筑师描绘成一个孤独的职业。努维尔这样解释道:在许多工程的开始同人们的团队以及其他人有许多会议、讨论、分析等等。这就好像列目录一样简单——列出应该做的事情和不应该做的事情!这帮人们在头脑中建立一个解决问题的可能的图像——并且人们设计的建筑并不是解决一个简单问题的事情。然后人们做出一个选择——这就象飞向空中,这只能是人们的选择,建筑师的选择并且是人们的责任。然后人们要同团队进行沟通,告诉他们这些理念的自然解释,告诉他们这些方面如何来满足要求,为什么选择这些材料,如何来处理灯光,等等。


 


设计历程:


在人们更进一步的讨论后,团队才开始作图做模型。在作图的过程当中人们必须随时准备解决新出现的问题。这些听起来好像建筑师在一瞬间观察到了整个项目,其实并不是这样。有的时候开始点只是一个细部或者是基地的某个特殊的方面。人们把人们的第一个全案看作是一个感觉的信封,这里边包括了人们认为可以起作用的因素,比如说设计要求、专业知识、感觉、记忆等等这些不是从预感的理念得出来,而是从程本身,这就像一个电影的导演把电影变成一个特殊的剧本,当然他们也在完成自己的个人的风格。人们也是这样,人们创造了人们的建筑并且为它的质量、它的形式的价值而负责。就像电影的导演会回到他的剧本并且修改它,人们也会使用原始的东西作为一个参考点,如果需要的话人们在建筑进行的过程中会逐渐的修改。在瑞士洛桑文化会议中心设计中,努维尔与官员、音响工程师、乐队甚至市民议会合作,从建筑所在的基地——洛桑所在的湖边出发,综合了城市文脉、自然景观、使用功能等多方面要求,通过引入湖水将建筑的三部分有机的组织在一起,巨大的屋顶出挑深远,表达了对湖面及对面城市建筑的敬意,并构成了由二层平台望向对面的景框。构成主体的三个体量对应不同的城市建筑采用了不同的材料及肌理


 


设计理念:


努维尔通过利用材料表现建筑物的无形的透明性来表达建筑同它的基地以及时代的联系。他以含糊表示含糊,以复杂性来表达复杂性。比如在阿拉伯研究中心那样的建筑中光、影、空间共同表现的复杂性并不是建筑师人为造成的而是建筑本身要求它具有这样程度的复杂性。相对过去所重视的建筑的静止的画面,努维尔更喜欢发展的,运动的景观,这个景观因为距离、层数、角度的不同而不同。在这里,照相机已经完成代替了画架。他用光同空间来设计时代。在卡蒂尔基金会的设计中,他将正对街道的立面设计成18米高,只采用少量钢架的透明玻璃墙,这样的玻璃墙围合一个庭院,要保留的大树刚好穿过玻璃墙,而内部的展览区及办公区则分别采用透明及磨砂玻璃作为外围护材料,整个建筑展现了一种奇妙的外观。 


建筑的将来不是建筑的,努维尔曾经说过。这并不表明建筑没有将来或者说建筑没有过去。而是说建筑应该不再把自己看作是由内部规律规定的独立的个体。这是因为现在社会同城市的文脉与人们曾经认为的简单的内部规律来比,是如此的复杂。对于努维尔来说,建筑的历史观点同现代的观点都没有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开始点。人们不能够创造一个为了将来的建筑,他解释说,二十世纪的科技以及文化的革命以及进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同样的,人们发现理想的建筑物或者理想的城市计划设计也是很荒唐的;这么做其实就是一个反常的做法。人们可以给建筑强加一个意识形态的规律这样一个观点本身就是错误的,这对于在现代城市当中的建筑来说是不适当的,因为已经不再存在固有的规律了。在当前的时代里建筑陈述的是城市主义的语法,是社会生活的逻辑。现代生活的多层次的体验以及大量信息的无情涌入使得任何一种简单的看法已经不再可能了。决定建筑物的力量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已经被外部的力量所改变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建筑师什么也做不了,当然,也不再意味着建筑师能够什么都做。


 


设计要求:


正如努维尔所说,这种情况给建筑师提出了两方面的要求,首先,表现在对项目自身特殊性的方面——一栋建筑物是在一个特殊的地点为着特殊的目的以及在一个特殊的文脉环境下建成。如果建筑物自身的规律性对于建筑本身的实践不再起作用,那么建筑师必须在其他地方来寻找这种规律性。在努维尔看来这就是建筑师必须面对的当代的丰富多样的文化。他在一篇文章中总结道:建筑的问题源于人们周围世界的内涵以及人们对此的感知,并不是它自身的自律性,柯布西埃第一个揭示了将其它制造过程的观点应用到建筑上的可能性:谷仓、飞机等等。现代性依然存在是因为现代性的并不是柯布西埃式的,而是一种对不断涌现出来的新事物新现象的敏感态度,建筑师应该擅长抓住这些特点。针对不同的城市文脉实体环境,努维尔设计的建筑立面经常采用不同的处理手法,比如,阿拉伯研究中心的背立面与正立面不同,适应背面所对应的街区,立面采用以水平,垂直线条划分为主的图案化表现;洛桑文化会议中心的东立面与西立面采用不同颜色的金属表面,其目的也是与周围环境相称。


另一方面表现在对于项目的先期条件以及变量的绝对清晰的分析,也表现在建筑师必须对建筑实践负责,对它的创造性,对它体现出来的外观、记忆以及必要性负责。建筑必须是完全真实的。努维尔这样写道。作为一名真实的建筑师必须时刻是警觉的,时刻准备吸取历史的教训,彻底根除错误。真实性意味着揭示当代建筑设计感觉上的失败,真实性意味着最终必须拒绝跟随文化上的陈腔滥调,拒绝复制(而是创造),拒绝跟随(不跟随某人的道路)。很多建筑建在错误的地方,没有精神,没有魅力,没有温暖。胜过他们的将是建筑中表现出来的意志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


 


主持的主要作品:



国立索菲娅女王博物馆



储气罐A(Gasometer A)



萨拉克的圣玛丽教堂(Church of Saint Mary of Sarlat)



卡迪亚基金会(Cartier Foundation)



户塞恩文化国际会议中心(Lucerne Center of Culture and Congresses)



里昂歌剧院(Lyons Opera House)



圣詹姆士宾馆(Hotel Saint-James)



CLM-BBDO公司



第11大街100号住宅塔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