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重工产品质量问题频出 强行拖机屡遭诉讼

刚刚因为裁员风波、激进销售致应收账款剧增等问题而备受争议的三一重工,近期又数次被曝出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而其中数起质量问题发生后,三一并未积极进行维修,甚至强行将机器拖走,被客户诉上法庭。









三一挖掘机冒黑烟油耗高 退机不退钱反起诉客户


“您设想一下,如果是使用很正常的机器,您会把它换掉吗?事出来了肯定是都有问题。机器冒黑烟、油耗高,这样我们挣不了钱。”河南焦作的张老板提起公司去年4月购买的一台三一重工75型挖掘机时,忍不住情绪激动。


张老板经营一家加盟性质的工程机械租赁公司,公司旗下有多名加盟商自购机械从事租赁业务。这台用信贷销售方式购买的三一75型挖掘机正是其加盟商之一的陈先生买来出租用的。然而这台机器用了不到4个月,便出现冒黑烟、油耗过高等问题。在回想事情经过时,张老板说:“我们出租机器给人家干活,但对方用了两天就不用我们的机器了。我问对方为什么,人家指责我说我的机器偷油!我说不可能啊,这些机器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不可能让他偷油啊。最后,对方同意再试两天。我们就把机器放在院子里,由保安一直看着,但之后一看还是耗了那么多油。平均一小时要烧60块钱的油,一天干掉600多块钱,这玩意儿谁能用?说出去谁还敢买?”


谈起这个问题时,张老板显得很激动:“我们干一小时一共挣90块钱,烧60块钱油,再给工人开工资,加上折旧的成本,我们给谁干呢?你(三一重工)提供的产品让我们赚不了钱。”而对于公司是否只有这一台三一的机器出了问题,张老板没有正面回答,但他表示,他们公司“已经不再用三一的机器”。


这台机器的购买人陈先生表示,他为了买机器把家底都扔进去了,没想到出现这种事情。事情发生后,陈先生提出退机,结果三一重工拉走了机器,却没把钱退回来,造成现在“人财两空”。他说:“三一一开始还起诉我,说我‘合同违约’。我到现在就没见过合同什么样。我不知道别的地方什么情况,我买这台机器,三一没给我合同,连个发票、收据都没有。我根本不懂这些,也不识字,让三一的人给念念合同,他们也不给念,说要下班了。因为当时工地着急用机器,就赶紧开回来了。”


陈先生说,现在他已经在河南焦作起诉三一重工,要求对方尽快退款。“我是做生意的,就想赚点钱,没想到买这么个机器还惹上了官司”,他无奈地表示。


数起产品故障不予维修 强行拖机遭起诉


这并不是三一近段时间来唯一出现的质量问题。根据近期媒体报道,烧机油、发动机故障等问题已经在不止一台三一产品上出现。


据《济南日报》8月24日报道,济南市民赵先生于2009年12月11日以470万元的价格与中国康富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北京三一重机有限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购买了一台 SR250R旋挖钻机。从2010年6月15日至2010年11月初,仅使用了不到1年的SR250R旋挖钻机多次出现烧机油等共5项故障。


赵先生多次报修,三一却一再拖延维修时间,直至超出保修期后便拒绝维修。后赵先生自费请一家公司对机器进行检测,确定为发动机内部组件破损,已达报废状态。检测表明,这台SR250R钻机除了发动机问题,还发生了大大小小十几处故障。


另一位杨先生在2010年2月22日以515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台SR280R旋挖钻机。该机在正常使用过程中也相继发生故障,这台机器工作2800小时,报修记录38条,平均工作74小时报修一次。


据其介绍,该台SR280R投入使用不到两个月,就发生钻杆断裂。其报修并重新安装上新的钻杆后,又发生了钻杆断裂。2010年11月,三一重机通知杨先生,由于市场上相同机型出现钻杆断裂的故障,所以派维修人员到现场进行技术改造,将钢板焊接在主钻杆连接臂上用于加固,但对于技改后钻杆是否符合安全生产要求,三一重机拒绝出具相应的检测报告。


据上文赵、杨等人介绍,为了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他们于2011年10月24日正式向法院起诉北京三一重机有限公司,要求其退货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7802293元。但在法院受理他们案件前夕,在2011年12月27日0:00左右,40多个壮汉手持棍棒兵分两路奔赴他们在福建漳州和龙海的工地,将看守有质量问题机器的工人堵在工地的工棚里,强行把机器拖走。今年8月8日,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第4次庭审,据用户代理律师介绍,此次庭审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三一方面亦未当庭出示有力证据,三一总部至今也未对此作任何回应。


“强行拖机”并非个案。据《经济参考报》8月24日报道,三一客户杨先生于2011年4月使用三一“信贷销售”,贷款购入一台SY 235C挖掘机。然而没过多久,这台挖掘机就出无法启动等故障。为了按期完成工程,杨先生不得不自掏腰包修机器,但还是因此耽误了工时,工期也因此延后,从而导致工程款被一拖再拖,杨先生也因此无法及时交纳购买机器的贷款余款。2011年8月,在没有收到任何提醒的情况下,杨先生的挖掘机被20余名手持木棍,叫嚣着“谁动就打死谁”的彪形大汉强行拖走了。


后来,杨先生得知是三一雇人拖走机器后多次和该公司协商,希望拿回机器。但三一方面称,必须把余款一次交清,否则就不给机器。杨先生觉得三一的做法让人无法接受,便在河南郑州当地法院起诉了三一。


记者就上述事件与三一集团宣传部进行联系求证。该部门负责人施奕青听明记者意图后要求记者将采访问题书面提供给他。问题提交数日后,记者未得到任何答复,再拨打三一方面电话时已无人接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