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大城市的排水系统


    


  城市交通大面积瘫痪,市民开车如行船,多处低洼地带成为天然“游泳池”……一场暴雨,让北京一夜间如同汪洋泽国。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我们为那些免费接送滞留机场乘客的志愿私家车主而鼓掌,为那些用身体当警告标志守在井口旁的环卫工人而感动,为人们在天灾面前的那份守望相助而倍感温暖。但是,面对几十条逝去的鲜活生命、约190万的受灾人口、近百亿元的经济损失,我们不得不感叹,北京的排水系统竟是如此的脆弱。


  我们的城市究竟与发达国家的城市有多大的距离?在这里,我们搜集了日本东京、英国伦敦、法国巴黎等一些国外大城市的排水系统建设和维护的经验,或许能为总是暴雨积水成灾的中国大城市带来一些启示。


\
荷兰“水广场”


  荷兰:雨水倒灌成就鹿特丹排水系统


  欧洲最大的海港城、荷兰第二大城市鹿特丹素有“水城”之称,其海拔低于海平面,经常面临海水倒灌的威胁,同时城区洼地众多,排涝压力颇大。但是,这座已经和洪水斗了上千年的城市,虽然常常遭遇暴雨,却鲜有水漫金山式的泽国景象,这得益于其完善的排水系统。


  1953年,荷兰成立了专门防洪的水务委员会,并不断提出“水广场”、浮动住宅等富有创意的方案来应对洪涝、海平面上升等“水问题”。


  在鹿特丹市中心,“水广场”顺地势而建,由形状、大小和高度各不相同的水池组成,水池间有渠相连。平时是市民娱乐休闲的广场,人们可以在广场上尽情地踢球、溜冰;而当暴雨来临时,“水广场”则可瞬间变身,成为一个防止积水的排水系统。由于雨水流向地势更低洼的水广场,街道上就不会有积水。所有的水池就像一张循环往复的网,雨量大时,从大水池中分流到沟渠;雨量小时,水又回流入大水池。雨水不仅可在水池间循环流动,还能被抽取储存为淡水资源。


  据悉,在随后的几年里,鹿特丹城将建造超过25个“水广场”。


  同时,为了从源头上对降雨进行分流和吸收,该城铺设了透水性能好的砖块,并根据一定坡度向周围绿地透水。实施多年的屋顶绿化方案更让屋顶发挥了吸水海绵的作用,减缓了雨水进入地表的速度。


英国:泰晤士河下方建排水隧道


  英国首都伦敦的排水系统建于19世纪中期维多利亚时代,距今超过150年历史。有趣的是,当初建造这条下水道的原因竟然是为了防止霍乱传播。


  150多年前,伦敦是一个垃圾遍地、臭气冲天、霍乱横行的城市。后来,医学专家经过研究得出结论:霍乱是由水源造成的。由于伦敦没有普及自来水,饮用水多是靠水泵抽取的地下水,而那时地下水已经被严重污染,于是改造伦敦地下排水系统的任务迫在眉睫。


  1856年,一个名叫巴瑟杰的人承担了设计伦敦新排水系统的任务。他计划将所有污水直接引到泰晤士河口,排入大海。1859年,伦敦地下排水系统改造工程正式动工。1865年工程完工时,实际长度超过设计方案,达到2000公里。下水道在伦敦地下纵横交错,将伦敦的全部污水都排往大海。当时,不少人担心地下被挖空的伦敦会不会坍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程部门特地研制了新型高强度水泥,用这种水泥制造了3.8亿块混凝土砖,构成了坚固的下水道。


  由于将污水与地下水隔开,伦敦下水道改造意外地解决了导致霍乱的水源问题。从此以后,伦敦再也没有发生过霍乱,泰晤士河造成的内涝也解决了。现在,市政部门会随时根据街区改建、道路改线等调整这些古老的下水道。


  2007年,伦敦政府投入17亿英镑实施泰晤士隧道方案,即在泰晤士河下方建设一条长35公里、最深处达75米的深层排水隧道。隧道连接34条位于“污染最严重”地带的下水道,有效地阻止了未经处理的污水在降雨的时候流入泰晤士河。


  2011年,伦敦泰晤士河水务公司又投资36亿英镑修建了一条近40公里长的超级污水排水沟,据称能有效吸纳污水,解决泰晤士河的污染问题。


德国:80%路面可透水


  在德国,很少见到路面积水。究其原因,这与德国城市80%路面能够透水有关。


  在德国,不同的区域会铺不同的透水路面。人行道、步行街、自行车道、郊区道路等受压不大的地方采用透水性地砖,这种砖本身可透水,砖与砖之间采用了透水性填充材料拼接。自行车存放地和停车场的地面,选择有孔的混凝土砖,并在砖孔中用土填充,这样有利于杂草生长,从而使地面的40%具有绿化功能。考虑到居民区、公园和街头广场更需要绿化和美化,因此这些地方选用实心砖铺路,但砖与砖之间会留出空隙;居民区、校园和公园等步行道路由于路面使用率高,用细碎石或细鹅卵石铺路会更合适。此外,还在道路边修建了引流暴雨的排沟壑,直接连通市政排水管道。


  统计数据显示,德国全境共有51.5万公里长的排水管道,可环绕地球13圈,每年可处理94亿立方米的污水和雨水。


  在柏林,无论是私人房屋还是工厂企业,直接向下水道排放雨水必须按房屋的不渗水面积交纳每平方米1.84欧元的费用,采取雨水处理措施的用户可获得减免优惠。柏林市中心的波茨坦广场,19栋高层办公楼的屋顶雨水都被收集起来,储存在5个地下水库里,每年的储水量可达2.3万立方米。


  为增强城市排涝能力,近年来,德国开始推广新型雨水处理系统——“洼地一渗渠系统”。该系统由各个就地设置的洼地、渗渠等与带有孔洞的排水管道连接,形成一个分散的雨水处理系统。通过雨水在低洼草地中的短期储存和在渗渠中的长期储存,保证尽可能多的雨水得以下渗。


 意大利:古罗马下水道2500年后仍在使用


  说起城市排水的文明史,必须从古罗马说起。古罗马下水道建成2500年后,现代罗马仍在使用。


  美国电影《罗马假日》中有这么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穷记者乔·布莱德里把手伸进石头人的嘴巴中,悄悄地把胳膊抽出衣袖,再拔出袖子,装作手已被“吃掉”。他用这个小小的伎俩,打动了安妮公主(奥黛丽·赫本饰演)的芳心。这个石头大嘴叫“真言之口”,人们习惯叫它“测谎石”,传说是一位罗马君主为了检验大臣是否忠诚而造的。其实,这个所谓的“测谎石”,正是古罗马时代下水道的一个出水口。


  公元前6世纪左右,伊达拉里亚人使用岩石所砌的渠道系统,将暴雨造成的洪流从罗马城排出。渠道系统中最大的一条截面为3.3米×4米,从古罗马城广场通往台伯河。罗马下水道的部分设施,经历了2500多年的雨水和污水冲刷,曾经为许多民族和王朝服务。在很少得到修缮的情况下,至今仍在使用。


  公元33年,罗马的营造官清洁下水道时,曾乘坐一叶扁舟在地下水道中游历了一遍,足见其下水道是多么宽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