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古村落从来“是友非敌”

    平日里忙碌的生活,使得大众对节日的呼声更为高涨,追求高质量的生活不仅仅要有物质上的保证,更要以闲暇时间为前提,翩然而至的端午节三天小长假圆了不少人的出行梦想。
    说到旅游,见惯了现代化的高楼和宽广马路的都市人,往往更钟情于朴实的乡村以及原汁原味自然风情。越是如此,古老的村庄就越是珍贵,我们在此引用一组官方发布的数字:“过去10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平均每一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听到这些,当真让人心揪。当然,数字能统计到的只是消失村落的数据,而这其中蕴含多少历史文化价值,结果无从知晓。

    或许,村落并不是一定要久盛不衰,正如人有生老病死,城有兴盛衰败,村落当然也不例外。事实上,村落的形成,同样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既然如此,当时移势易,地利与人和不再,村落的衰落乃至荒废,当然也就在所难免。漫漫历史长河之中,有多少村落形成却又湮灭,恐怕已无法历数。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村落的衰荣更替也是客观的发展规律下的必然结果。

    若说城市和乡村是两个单独的个体,很当今之时代,城市绝对占上显然风。无论是财富还是人才,几乎都是单向地由乡村流入城市。不过,如果认为村落已然过时,衰败湮灭是必然结果,恐怕并不恰当。事实上,把城市化与古村落对立起来,本身就是错误,并不利于城市化本身。当城市缺乏了乡土与历史的支撑,恐怕本身都将缺乏立足点,甚至难免因为找不到根系而产生漂浮感。从这个角度来看,村落不应该因为城市化的进程而逐渐荒芜,乡土文明与文化也理应得到传承和接续。这种文明不仅使生活在乡村的居民有一种归属感,更是城市文化的依托和载体。

    近年来对古村落的保护力度较前几年已有明显的提高,但是却始终收效甚微。欧洲的建筑与文明之所以为人所仰慕,其实并不在于它有多少现代建筑,而恰恰在于其对历史建筑的近乎苛刻的保护。即便是中国,之所以享有东方文化古国之美誉,其实同样不在于我们建了多少东方明珠或“鸟巢”,而恰恰在于中国悠远漫长的历史文化及其留存遗迹对于当今社会乃至世界的影响力。正如陈丹青先生所说,“我们的文明自信其实更多来自历史的深处”。但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如今货真价值的古村落频频消失,打造假文物的行为却大肆兴起,山寨的“凤凰古城”一波未平,山寨的“平遥”又蠢蠢欲动,这背后扭曲的价值观和利益链值得民众深思。

    其实,城镇化的大趋势本身无可厚非,这也是历史发展到当前的顺应时代的产物,只是我们需要认清一点,现代化的城市和古村落从来都不是一对相互对立的矛盾。乡村真实存在,文化的根脉才不会断,城市发展的根基也才会是稳固的。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村落在若干年后会发生演变甚至消失,但是,万不能失去的是人们自身对乡土文明的敬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