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城市内涝要建“第三套体系”


721日至22日凌晨,北京遭遇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猛烈持久的强暴雨……近年来,一遇暴雨就发生严重积水甚至内涝的情形,频频在我国城市出现。


防灾、减灾整体能力不足,应急系统反应不够灵敏,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也是我国诸多城市的难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院长魏一鸣说。


我们缺了一套工程体系


城市排水专家、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周玉文告诉记者,我国大部分城市的排水系统为新中国成立之初所建,当时限于能力,强调节约成本,多按半年或一年一遇暴雨强度设计,因此不尽合理。而且,国内对于雨水流量的计算方法至今还在用19世纪的推理公式法,简单但不准确,而国外三四十年前已改用模型测算流量。


周玉文指出,国内城市目前仅有两套体系——城市防洪工程体系和城市排水工程体系,还缺了一套城市内涝防御工程体系,这是城市大雨内涝的主因。我们修筑的堤坝已可抵御百年一遇洪水的袭击,建设完善的排水管网体系已能应对重现期(在一定年代雨量记录资料统计期内,等于或大于某暴雨强度的降雨出现一次的平均间隔时间)内的暴雨径流问题;但针对重现期(如5年一遇)与百年一遇之间规模的暴雨,却没有工程体系来防御。


他说,这就必须尽快建立独立的由城市内河、湖、水面、道路和调节构建物组成的第三套体系,用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解决超出管网设计排出能力的雨水出路问题。


魏一鸣教授说,有的国家的城市注重在市区建绿地,利用绿地的渗水功能;有的城市建了能在暴雨时暂时储水的调节池,大雨过后再排水……他建议,我们的城市可考虑把公园、运动场等建得比其他场所低一些,这样在暴雨侵袭时能把水暂存起来,以尽可能避免积水影响地面交通。


现代城市理应为人而建


京城强暴雨之后,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李楯几次被问及非常时期的公共管理,比如地铁、公交车是否应延长运营时间,机场高速是否该暂时免费通行,一些公共场所能不能开放接纳因路阻回不了家的市民,等等;但在他看来,提前做好预案、提高应急反应能力固然不错,却都不如为城市建好下水道要紧。


李楯强调,一如法国作家雨果在他那个时代所说,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现代城市的地面建设花费和地下设施建设花费,理应等量;地上建设得越繁复,地下支撑体系的投入就要越大;可眼下,地上、地下的建设差距悬殊。城市理应为人而建,城市的规划和建设必须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理念。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相关媒体,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城市设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文章仅供参考。本站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