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用地之困——一半耕地,一半建设

一直以来,我国都面临“人多地少”之困,土地资源的短缺不仅仅体现在农用耕地上,城市建设用地同样也亮起了红灯。而且随着城镇化的推进,耕地每年都以惊人的速度减少,若照此趋势发展,那么新一轮的粮食危机则会演变为头号威胁。

文化的共通性致使几乎全球所有的城市发展模式都向西方发达国家靠拢,往往忽略了个体之间的差异性。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研究表明,根据自然生态条件,在中国国土面积中,城镇发展的不适宜地区占49%;较不适宜地区占29%;适宜地区占22%,主要分布于东部地区的东北平原、三江平原、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以及四川盆地和西部的河西走廊、天山南北的河流冲积扇地区。中国适宜城镇发展的地区有限,它又与适宜农业发展的地区高度重叠,其中的耕地占全国耕地总面积的60%,这带来了人地关系的紧张状况,而美国适宜城镇发展的地区占国土面积的70%。根据我国这种客观性的资源特征来看,城镇化的发展模式肯定不能采取“美国式扩张”。


    但是,就目前我国的城镇化的推进步骤和发展方式来看,形势并不容乐观。在这新一轮城镇化的进程当中,土地城镇化明显快于人口城镇化。
20002010年全国城镇建成区面积扩张了64.45%,而城镇人口仅增长了45.9%,城镇用地规模扩展过快,全国城镇化呈现低密度化和分散化倾向。2000年中国城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为8500人,2012年降至7700人。不少城市秉持着“摊大饼”的理念,盲目追求“高大上”建筑,珍贵的土地资源就在这种错误的理念指导下被吞噬。


    所以才会有“城市发展,规划当先”的说法。要通过加强规划,建立规划的评估调整制度,加强对城市土地过快扩张的管控,合理确定城市发展边界。当前不少地方存在城市规模扩张的冲动,新区新城既没有产业也没有人口支撑,造成土地资源的极大浪费,这就形成了“鬼城”这一特殊的产物。针对此类问题,要控制城镇用地的数量,按照用地极限的方法做规划,对人均用地进行适当的控制。控制总量的同时还须优化结构。我国城市建成区的经济密度和城市总人口密度不高,但城市内部居民区的人口密度畸高。欧美城市的居住区占地比例一般在
45%左右,而我国的这个比例一般在25%以下。所以要在规划结构时趋于合理,生产和生活的空间科学分布,同时也要顾及到生态的因素。


    由于我国的耕地和最优城市用地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重合的,所以关于土地的合理利用问题也涉及到我国广大农村的土地制度。针对城镇化过程中的人地矛盾,要协调好农村的土地利益关系,这就涉及几个方面的改革。专家解释说,首先,要改革土地征收制度,包括缩小征地范围,严格征地程序等;其次,改革完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使用制度,实施有偿使用,特别是经营型建设用地;其三,深化集体土地产权制度的改革,进一步推进所有权的实现方式和使用权的有偿流转。通过这些方面措施的落实,土地的有效利用规划也将会逐步得到落实。


    近年来,城镇化是绝对的热词,也是今年两会上的焦点,城镇化的热潮牵涉到背后土地资源有效利用的问题。正是由于城镇化的推进是一种必然,所以其速度越迅速,对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的解决就越迫切。无论是已经落实的政策还是有待完善的改革方案,我们都期待这些举动能给我国的城镇化带来新的契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