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合院到“内盒院”

去过北京的人,大多数逛过四合院,没去过北京的,也听过四合院。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四合院曾是北京的一道城市风景线。但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和城中村改造的需要,一部分四合院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一部分还面对着未知的命运。而对于大栅栏现状的居民来说,修缮老宅或新建房屋都不易实现,因为这意味着高昂的花费。例如传统的房屋做法缺乏很好的保温和密闭性,即便新建也是如此,因为城市管线不允许。基本都没有私人卫生间,一般的改造措施很有可能会损坏老的木结构,更因为这些四合院中多数仍有居民居住,房屋的结构都连在一起,改造旧有结构就一定会影响到其他家的空间与结构,甚至隐私。

面对这种现状,就不得不提出“内盒院”的概念。内盒院本质上是“房中房”,它是一个预制模块建造系统在老旧四合院建筑中应用的统称。这个系统通过在老旧四合院中置入预制模块内盒,为生活在老旧四合院中的人们提供符合现代生活质量标准、并且节能高效的居住环境。“内盒院”首先应用于大栅栏地区,是其城市更新的一个试点项目。大栅栏位于北京城中心,曾经密布的深宅大院,如今却都成为破旧的大杂院。随着人口的迁出和建筑的老化,这些老旧四合院中留下了越来越多的空房,残旧破败。于是乎,人们的共识就是不要去碰这些问题,不要去维护和更新老房屋,任其年久失修,这在大栅栏地区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内盒院“由此而生。

具有重量轻,安装快捷,运输方便等特点。因为内置了连接件,系统中所有板材仅通过一个内六角扳手即可固定连接,无需专业人员,无需特殊训练,常见的内盒仅需几人即可在一天内完成安装搭建。同时因为板材在工厂进行批量化生产,能够做到高质量与低价格的兼得。“内盒院”更新方式的成本大大低于常见老旧房屋修缮或者新建的成本。杨梅竹斜街72号院是“内盒院”的第一代试样。它将会成为客座研究者调查研究大栅栏地区的生活/工作场所。它包含两个内盒,北房的是办公室,室内的家具都由众产品设计制作,南房的是拥有卫生间的客房。

“内盒院”也提供了一种保护老建筑的方法。在中国,大部分“历史建筑保护工程”无视真正的老建筑,拆除代替以相似的新建“老建筑”,忽略抹去真实的历史痕迹。而“内盒院”却完全保留原有的老建筑,通过插入的方法提升使用功能的质量,从而延长了老建筑的生命。尽管大栅栏的这些四合院属于历史建筑,但它们并不是静止的博物馆。“内盒院”建议保留老建筑物的理想方式是让人们关注和使用它们。

“内盒院”的目的不是为了搞个旅游景点,而是为了要在这里生活。这种改进的前提,是需要比较适合新房子和新使用的基础设施的。比如:水的上下,电力供应和扩容,取暖燃料,管道排污等。 否则还是建材样板会。这类气密性较好的门窗,对这类建筑标准比较低或者老旧的房子来说,比一般门窗适合。对外的情况里,外部交通方式,车辆停放,进出方式,和垃圾处理,排污等… …也会影响到最后的情况。最后这些内容,已经不是户主或者里面的居住者,可以自己尽力去完成的。

当然,总还是比没有改造过的房子要好得多。时空感和对比在外界的“艺术”眼睛里,似乎也更加强烈。但这些仍旧不一样!并不是改造完房屋一切就会回归正常。比如,某些长期形成的习惯和行为习性:即便室内有抽水马桶,仍旧会下意识和条件反射的甚至是故意的,跑到屋子外面的院子里去“方便”,不自己冲洗,因为不是自己家里不用管。找其它人的麻烦,给自己最方便的舒服。或者每天仍旧习惯性的在院子里其它人不在家的时候,弄开房门窗门,如进自己家和自己的房子里一样“共同享用”。或者爬在窗口“围观”和“竖起耳朵关心”别人家里发生的事情。这些还是有所节制的。还会有其它可能随时随地的上演着,例如:一不留神,某一天这房间的主人回家,忽然发现自己家的光灿灿的大门没了,换到某个隔壁的门上去了。 或者是,某个机构忽然带着一堆挖掘机来,连你带隔壁还有这院子一起给挖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但我的不是你的。你的我可以随便动,但我的你不能随便动”, 这是最古老原始的大家庭大家族性传统思维和悖理。

其实,最古老破败的并不是这个四合院子,而是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的,那些不一定住在这个古老破败院子的人的观念。比如,你媳妇就是我媳妇,我媳妇也是我媳妇,但我媳妇不是你媳妇,诸如此类的由头。同一个“共”字和一个“共有”,有不少的含义。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行为发生。改造建筑,只是一小部分。很小的一部分。即便高楼林立,流光溢彩。仍旧掩饰不了的根深蒂固的那些几千年来遗留下来的 “传统文化” 。三天,三周,三个月,三年,都能改造出来一间漂亮的居室。某些“共生共存”的习惯,估计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都改不了。

还有,经济指标,其实只是最为简单一种物质性硬件。更为复杂的某些东西,经济指标,并不解决。比如,某些“ 传统文化” 下的行为方式和长期所沁染的人群。有些事有关贫穷还是富有,美丽还是丑陋,高贵还是卑劣;有些事不关贫穷还是富有,不关美丽还是丑陋,高贵还是卑劣。道德不道德,其实无关公和私。不管是公还是私,都可能有道德的存在,也都可能都是不道德的。


Ps:不考虑古城,仅就建造使用来说,单工具组装在北京的风比较大的环境里,稍微有点弱。如果有板拼的内部外露的张拉钢丝,可能抗风的韧性会好一些。否则冬天容易散架。结构和材料不一定又粗又大才结实,而是受力方式。材料的成分和组成方式,材料密度和强度。比如粗的木棍,未必比一根细的铁钉结实;粗的铁钉,未必比一根细的高强度合金钢丝结实。这个临时用,改善居住条件,还是不错的,价格也比整个全都拆掉重新建造一个新四合院相对便宜得多,施工也快。三个工人真有可能就可以了。


单户比较容易实现,分户的话,确实需要一定量的定制内容。很多地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便的几个模块就行了,估计是一堆琐碎的标准件。那个时候,估计就没那么快了,估计会有一堆的对板对样,组装错了重新再装一遍也有可能。不过,如果原来的四合院的木架构或者单层建筑的屋顶足够高的话,建议整体院落或者单套居室的底板加厚双层架空,而且抬高。


底部留出足够的空间,改造临时的上下水和排污设施,消防接入设置,同时也可以防潮防虫蚁。防止夏天狭窄的北京道路在雨水来临市政不通顺的时候,倒灌进院子里和室内。


原来建筑的单层层高不够高的话,就不用临时抬高了。不过,屋内不一定是平屋顶。半坡屋顶也可以的。老四合院的窗户采光面积足够的情况下,临墙的室内净高还是可以降低的。这样,可能对这种临时拼装类建筑的底部保护,和临时性的使用改造扩容,可以留出一部分足够的空间、时间、财力转移等来临时利用和保护。检修的锁翻盖,可以设在室内的地面,或者院子的地面。这种方式可以减少一部分的地下临时开挖和施工,为整体的老城内部的市政管道设施升级,道路改建,和地面及地上的市政改造扩容,预留条件。


这种改造如果可以有点比较好的试验面的话,旧城里原有居民的安全感,留存感,和对新的环境的突兀性的适应度接纳,都会好很多。在土地范围不太好处理的老城区,这种改建的建设成本也会降下来,可以把更多的精力财力用在居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品质的改善方面。而且这种改造需要的人手精而不多,小规模专业化程度比较高,质量比较好的单位就能完成。北京这么大面积的旧改,从这方面可以大面积扩大人员就业层面。增加社会资金的投放位置和覆盖面。同时,也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已经符合相对比较完善的标准的新的一些核心内容技术的产品,消化国内原来形成的建筑拼装系统的既有经验,提高基层基础性社会的收入改善。均化社会收入结构和分配结构,缩小社会收入差距,改善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为各类方面都是单中心集中性过度的结构,向社会均衡类的多层分中心组合性的结构改善,做经济方面和社会方面的起始处理条件。同时也可以破除掉一部分各自为政画地为牢互相消耗的障碍。在总量减缓,分量加速提升,面层加速扩充上,做前期准备。为以后的质量,效率,能量,能力,社会总量同时上升做前期准备。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年时间,一两年完不了的。这一过程的完成与否、完成程度和完成结果的准确程度,是国内社会法制化形成起始的前提条件和初始条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