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红绿灯”对人寿命的浪费?



记得早在一千多年前,南唐后主李煜有名句“车如流水马如龙”,想象其景也是何其壮哉,而今这些却完全脱离繁华的陶醉,成为城市大病,心病,甚至灾难,只是马和车换了汽车,“流水”成了“洪流”。我们都无法想象每个国家,每个城市,每个城里每个人,每一天走的每个路口,要等多少红绿灯。很遗憾,21世纪的城市仍旧是主打着红绿灯的世界,红绿灯消耗着城里每个人寿命的相当比例。城里人出行越来越依赖于交通器,汽车为主,但是现时世界主打红绿灯秩序法,人等车耗时间,坐上车,车等行人,也还是人的时间,无非是掩耳盗铃,间接消耗生命罢了。





何去何从呢?就得想到立交。不错,靶向新药,“无树叶立交路口”。街口空地,人过马路胜似闲庭信步,汽车分走天桥涵道,无红灯全畅通。路口的平地全无车,当道路为36米宽时可得单个街口空地总面积1.2万平方米,路窄时也可得到几千平方米。这时完全没有过马路的概念,天桥下街口空地,就是周边楼宇的公用客厅、共享闲庭。周边楼宇从此告别可望而不可即,告别到对马路或斜对面街角必须等待很长时间的无奈。街口空地、客厅、闲庭,公众场合、开放空间,为实体社会群体活动——主要是非功利活动提供了场所,星罗棋布“城市空地”,公益、无场租问题,各路口可自铸特色:小憩、茶酒咖啡、讲坛、音乐、曼舞、外语角、相亲角、小市……“使用面积”发财啦,长袖善舞。





让行人隔绝了汽车,享用客厅、闲庭,同时汽车也隔绝了行人,大家不吃红灯——为什么要守旧对峙呢。为什么称作“无树叶立交路口”呢?路口主打红灯秩序法已成为交通的桎梏,立交成为方向。最早的公路立交,始于美国,1928年,首先在新泽西州的两条道路交叉处修建了第一条苜宿叶形公路交叉,树立了立交桥的里程碑。它的特点就是为了去红灯而不惜土地,苜宿叶,指道路挥划出树叶的边缘,挥划的道路圈起大片土地种花草,道路叠层只是点叠层。





世界苜宿叶立交桥已经统治了近百年,城外、城际公路是它用武之地,因其太占土地和与周边0亲近而成为城里道路推广的瓶颈,所以至今中国城里主打红绿灯平交,所以堵塞如北上广深。新发明开启新纪元,反其道而行,削除了所有的回环苜宿叶,不用路外一寸土地实现完全立交、完善立交!挥霍土地的“苜宿叶”,全为解决左拐而生,新发明的核心技术“右拐平驶回环术”,核利器,不仅不用路外土地,还拐来几万平方米的寄车面积。一点不神奇,不展开,初中程度的非专业人士一字字读:天桥或涵道,左拐=右拐平驶回环,原来专业问题很容易明白的嘛。





“无树叶立交路口”主要硕果是什么呢?集约了用地,不用路外一寸土地;无红灯全畅通;充足了停车车位;街口空地还成为了周边楼宇的公用客厅、共享闲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