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文化之旅系列之一:千年风雨华清池

大抵只要是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人,应该都会了解到长安文化在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所占的地位,长安城作为十三朝古都,其所承受的历史文化积淀自然要深厚的多。我很庆幸自己能来到这座世界闻名的古城,更加让我觉得我是为古城而生的,抑或是古城为了等待我而存在了千年.

自从来到古城,我就栖息在离华清池两公里的一所学校里,每天出门就可以看到骊山巍峨绝卓的身姿,呼吸着华清宫中散发出来的帝王之气,我深深的陶醉在其中,这不能不让人长长的感叹一声:上下五千年,大梦无边,梦回大唐可看见,遗留的诗篇,纵横九万里,大爱无言,一曲长歌可听见,拨动的和弦,谁的梦向天阙,冷月边关。

这里作为古代帝王的离宫和游览地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周,秦,汉,隋,唐等历代帝王都在这里修建过行宫别苑,以资游幸。冬天温泉喷水,在寒冷的空气中,水汽凝成无数个美丽的霜蝶,故名飞霜殿。相传西周的周幽王曾在这里建离官。秦、汉、隋各代先后重加修建,到了唐代又数次增建。名曰汤泉宫,后改名温泉宫。到了唐玄宗时又大兴土木,治汤井为池,环山列宫殿,此时才称华清宫。因宫在温泉上面,所以也称华清池。唐代华清池是帝王妃嫔游宴的行宫,每年十月到此,年终返回。唐天宝六年扩建后,唐朝第七个皇帝玄宗每年携带杨贵妃到此过冬沐浴在此赏景。据记载,唐玄宗从开元二年到天宝十四年的41年时间里,先后来此达36次之多。飞霜殿原是李隆基和杨贵妃的卧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华清池不仅代表的是大唐盛世的辉煌,而且是李隆基与杨贵妃爱情迸发的温床。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舒适尔雅的温柔乡,它才孕育出了李杨二人旷古绝今的伟大爱情,才有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脍炙人口的《长恨歌》,《长恨歌》是一首抒情成份很浓的叙事诗,诗人在叙述故事和人物塑造上,采用了我国传统诗歌擅长的抒写手法,将叙事、写景和抒情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形成诗歌抒情上回环往复的特点。诗人时而把人物的思想感情注入景物,用景物的折光来烘托人物的心境;时而抓住人物周围富有特征性的景物、事物,通过人物对它们的感受来表现内心的感情,层层渲染,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物蕴蓄在内心深处的难达之情。唐玄宗逃往西南的路上,四处是黄尘、栈道、高山,日色暗淡,旌旗无光,秋景凄凉,这是以悲凉的秋景来烘托人物的悲思。在蜀地,面对着青山绿水,还是朝夕不能忘情,蜀中的山山水水原是很美的,但是在寂寞悲哀的唐玄宗眼中,那山的“青”,水的“碧”,也都惹人伤心,大自然的美应该有恬静的心境才能享受,他却没有,所以就更增加了内心的痛苦。这是透过美景来写哀情,使感情又深入一层。行宫中的月色,雨夜里的铃声,本来就很撩人意绪,诗人抓住这些寻常但是富有特征性的事物,把人带进伤心、断肠的境界,再加上那一见一闻,一色一声,互相交错,在语言上、声调上也表现出人物内心的愁苦凄清,这又是一层。还都路上,“天旋地转”,本来是高兴的事,但旧地重过,玉颜不见,不由伤心泪下。叙事中,又增加了一层痛苦的回忆。回长安后,“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白日里,由于环境和景物的触发,从景物联想到人,景物依旧,人却不在了,禁不住就潸然泪下,从太液池的芙蓉花和未央宫的垂柳仿佛看到了杨贵妃的容貌,展示了人物极其复杂微妙的内心活动。“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从黄昏写到黎明,集中地表现了夜间被情思萦绕久久不能入睡的情景。这种苦苦的思恋,“春风桃李花开日”是这样,“秋雨梧桐叶落时”也是这样。及至看到当年的“梨园弟子”、“阿监青娥”都已白发衰颜,更勾引起对往日欢娱的思念,自是黯然神伤。从黄埃散漫到蜀山青青,从行宫夜雨到凯旋回归,从白日到黑夜,从春天到秋天,处处触物伤情,时时睹物思人,从各个方面反复渲染诗中主人公的苦苦追求和寻觅。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到梦中去找,梦中找不到,又到仙境中去找。如此跌宕回环,层层渲染,使人物感情回旋上升,达到了高潮。诗人正是通过这样的层层渲染,反复抒情,回环往复,让人物的思想感情蕴蓄得更深邃丰富,使诗歌“肌理细腻”,更富有艺术的感染力。《长恨歌》所描述的李杨二人的爱情故事从整体架构上来看是以喜剧开头,悲剧结尾。我们不禁要感叹一声:这时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呀!可是感叹完之后再回过头来想一想,恰恰就是这个凄美的爱情葬送了大唐王朝的前途,李隆基只顾着与杨贵妃缠绵交欢了,殊不知国势大变,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已经孕育成功,“安史之乱”确实使得大唐王朝元气大伤,从此以后,盛世大唐已经名不副实,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了,这让每一个炎黄子孙不免有些叹息,难怪有人义愤填膺的说道:女人误国,红颜祸水。盛世的衰竭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有些遗憾,直到今天为止,我们也时常怀念大唐盛世带给我们的荣耀。

但不管怎么说,历史已经成为过去,华清池见证并且成就了这个辉煌的历史时期,大唐盛世铸造了赫赫有名的华清池,也可以说是华清池永远的留住了盛世大唐的辉煌。之后,这里便是一片沉寂,历史的长河滚滚而下,人们的视角似乎发生了转移,逐渐的离开了这里,它便在沉寂中风风雨雨的走过了几千年,直到1936年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之后,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里。今天,当我们再次踏进华清池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得到当年在激战中射入墙壁的子弹,面对宽敞高大的五间厅,我们仿佛可以看见几十年前蒋介石在混战中狼狈逃窜的情形,当年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中华民国大总统的他竟然还有此一劫,这张杨二人也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也敢对蒋委员长下手,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但它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完全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老蒋终于妥协了,真正意义上的抗战开始了。我不禁要嘲笑一番,为什么不好好听取别人的劝谏,非要逼得人家动手才答应呢,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千百年来,历史的光环一直笼罩在华清池的上空,它带我们再次领略了中华民族的辉煌与胜利。现在它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旅游胜地,倍受中外游客的青睐,那些曾经的辉煌与胜利虽然已经化作烟尘,但它将永远的停留在这片圣地的上空,是长安文化乃至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