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设计深喉:人文艺术更需要设计

今天,中青报发出的题为《“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的“灭韩”檄文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狠狠的击中了这几年乱象丛生、腐败不堪的文坛。文章一出,立即引起了广大网名强烈的关注,有继续力挺韩寒的,有随声附和讨骂韩寒的,争论声一篇。在笔者看来,这篇文章绝对不止是想“灭韩”那么简单,尤其是在全国反腐败运气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党媒中青报发出的这样的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颇有当年姚文元再评《海瑞罢官》的味道。


文章指出韩寒现象是一种典型的“文化骗局”,必须要清理这种反智主义招牌,那么韩寒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到底是不是如文章所说的那样是个“骗子”,我们不得而知,也不做评论。但是此事一出,必须要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纵观当今文坛,已经是乱象丛生,妖魔鬼怪横行无忌,学术造假、作品主题、质量严重下滑,比如就在前几天评出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结果让广大网友吐槽,周啸天的打油诗《将进茶》竟然意外得奖,这着实是滑稽。

文坛乱象和腐败比政治的腐败更加让人痛心疾首,因为它直接污染到了大众的情感和内心,这是最让人无奈和痛恨的事情。

无论是痛恨还是痛心,之后我们必须反思,我们最基本的人文精神为何会残废到如此地步?这些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各样的关于城市发展的课题也被逐渐的提了出来,关于城市的规划与设计更是层出不穷,但是我们却忘了最为重要的人文艺术设计,比如说文坛乃至整个文化界的大设计,这种设计必须要有正确的方向引导,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的指导,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对此采取的态度却是听之任之,让它肆意发展,扭曲的发展,最后才有了像韩寒、郭敬明之流的人物,大家争相去做文化商人,而很少有人去坚守文人的节操。

众所周知,文人节操是一个民族脊梁的重要支撑,也是坚守文化信仰的最基本品质,可是当前唯利是图的国民性将这种优秀的节操冲击的没了踪影。那么如何重新找回这种民族灵魂性的东西,我们必须要重视人文艺术的设计,只有科学完善的人文艺术设计再加上强有力的引导,我们才能还中国文坛、中国人文精神一片纯净的蓝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