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舍弃到珍惜 名人故居的漫漫探索之旅

    近年来,每每提及城市规划和建设过程中的存在问题,“文化缺失”这一因素总是屡屡上榜。所以,意识到这一问题,无论是城市规划者还是大众,都在有意无意地寻找着“文化的根脉”。从节假日旅游这一现象所显示出的人群分流的结果似乎能说明一个问题:或许文化名人的故居就是众心所向的“文化”的载体。
    人们向往文化的程度,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深刻许多。有媒体报道称,五一期间,拜访莫言旧居的游人数量激增,有的游客在旧居上抠墙皮挖砖块打包带走,以“沾点文气”,更有甚者还有人用墙土“泡茶喝”。莫言故居俨然已成为一处“景点”,五一假期平均每天的游客有数百人。自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曾有有关部门打算修缮莫言故居,但后来因为其家人不想过于张扬而搁浅。

    一方面是政府部门的热切期望,另一方面是莫言大家族的婉拒和低调。而与莫言旧居受热捧所不同的是,现今城市里大量名人故居却屡遭“冷遇”。前些年,一些城市出于城市改造与建设考虑,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大量名人故居悄然“蒸发”。例如北京的曹雪芹故居,济南的周永年故居、马国翰故居、丁宝桢故居,江苏淮安对名人故居连片拆除,等等。与之相比,近年来,保护名人故居的声音越发强烈。面对故居,拆掉吧,会受到多方面指责和非议,考虑到舆论压力,地方政府很难“轻举妄动”:修缮保护吧,一些地域性名人影响力又不足够大,很难产生较明显的经济效益,往往还会入不敷出。在这种形势之下,名人的故居渐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无论取缔和修缮,似乎都不尽如人意。

    经分析,我们不难了解到,如今我国的很多地区都在对名人故居进行着保护和修缮工作。例如济南文物局购买老舍旧居,博山孙廷铨故居、无棣吴式芬故居正在修缮等等。但总体来说,开发方式相对较为单一,多是修复一些建筑、象征性展示一些文物。甚至新建与原故居并无关联的建筑,展示与故居主人并无关系的物品,一些游客参观后直呼“驴唇不对马嘴”。若给参观者这样的切身感受,如此故居景点的生命力和存在的价值也就堪忧了。

    名人故居在我们国家沦为“鸡肋”,那么,外国的名人故居又有着何种现状呢?与国内故居相比,国外故居在建设环节上更加生动具体。有些文学家的故居,不仅有建筑物和陈列品,还对作家生平和文学作品中的场景加以再现,使游客对名人及作品有更深层次了解。就连小说虚构的福尔摩斯,伦敦还专门为其建造了“故居”,里面的一切布置摆设,完全按照小说中描述的场景和情节加以体现。同时,国外还更注重从提升城市品牌效应这个角度,来打造名人故居,把营销名人故居当做营销城市文化的手段。例如,在英国,政府会颁给名人故居统一标识,在建筑的显著位置镶嵌蓝色牌子。一旦挂上“蓝牌”,即受到法律保护,不得拆除。能够成为蓝牌屋的审核过程非常严格,“蓝牌屋”也就成了英国一些城市的名片。但丁故居就成功成为佛罗伦萨的一张名片,如此成功的先例实在值得我们去虚心学习。

    其实,虽然我们国家当前的名人故居改造和保护项目并不尽如人意,但这条路上必然有成功的先行者。山东就有名人故居成功摆脱“鸡肋”的例子,比如临沂市区的王羲之故居,故居内不仅有“洗砚池”、《兰亭集序》碑刻等王羲之元素。其景区公园化设置,使游客置身其中还能感受到王羲之作品中“流觞曲水”的意境。作为一处人文景点,除了有门票的收益之外,还有对文化的宣传和标榜,不得不说整个城市的形象都因此而熠熠生辉。
    由此可见,名人故居其实应该暗含着一个城市发展的巨大潜力,合理的开发和利用,不仅能带来直接的经济收益,更是一地文化的载体。所以我们城市的建设过程中,非但不能舍弃这块“鸡肋”,反而要很好地利用它,将其打造成鲜亮的城市名片,为一个区域提供源源不断的文化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