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意象 元素组合的结晶

    城市如同建筑,是一种空间的结构,只是尺度更大,需要用更长的时间去感知。城市设计可以说是一种时间的艺术,然而它与别的时间艺术,比如已掌握的音乐规律完全不同。很显然,不同条件下对不同的人群,城市设计的规律有可能被倒置,打断,甚至彻底放弃。研究一个场景所包含的内容通常要联系周围的环境,事情发生的先后次序,以及先前的经验。每一个人都会与自己生活的城市的某一部分关系密切。对城市的印象必然沉浸在回忆中,意味深长。城市中移动的元素,尤其是人类的活动,是与静止的物质元素同等重要的。在场景中,我们不仅是简单的观察者,也与其他的参与者一起成为场景的一部分。我们对城市的理解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与其他相关事物混杂在一起,形成部分的,片段的印象。在城市中,每一个感官都会产生反应,综合之后就成为印象。城市不但是成千上万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人们共同感知,或享受的事物,也是众多建造者由于各种原因不断建设改造的产物。尽管一段时间内大致轮廓可能静止不变,但细节的变化从不间断。城市的发展史中由一系列连续的片段组成,局部作用职能作用于它的发展和形态,并没有最终结果。

    主要着眼于城市的景观表面的清晰或是“可读性”,亦即容易通过认知城市各部分并形成一个凝聚的形态的特性。城市市民心目中的城市意向分析城市的视觉品质,一个可读的城市,它的街区,标志或道路应该容易认明,进而组成一个完整的形态。我们不能将城市仅仅看作是自身存在的事物,而应该将其理解为由它的市民感受到的城市。在探路过程中,其决定作用的是环境意向。这种一向是个体头脑队对外部环境归纳出的图像,是直接感觉与过去经验的产物,可以用来掌握信息,进而指导行为。“迷失”在我们的词汇里不但意味着简单的地理方位的不确定,也暗示者更大的灾难。一个清晰的意向可以使人方便快速的迁移。有秩序的环境给人们提供了可选择的可能性,是获取更多信息的起点。一出好的环境意向能使拥有者在感情上产生十分重要的安全感,能由此在自己与外部世界之间建立协调的关系,是一种与迷失方向之后的恐惧相反的感觉。意味着最甜蜜的是家,不仅熟悉,而且与众不同。一个整体生动的物质环境能够形成清晰的意向,同时充当一类社会角色。组成群体交往活动记忆的符号和基本资料。独特,可读的环境不但能带来安全感,也拓展了人类经验的潜在深度和强度。秩序明确,细枝末节都很相近的环境可能会阻碍新活动形式的开展,我们追寻的并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一个开放的,能不断发展的秩序。

    环境意向是观察者与所处环境双向作用的结果。环境存在着差异和联系,观察者借助强大的适应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对所见事物进行选择,组织,并赋予意义。意向的聚合方式:真实的物体很少是有序或显而易见的,但经过长期的接触和熟悉之后,心中就会形成有个性和组织的印象。另一方面,那些第一眼便能确认并形成联系的物体,并不是因为对它的熟悉,而是因为它符合观察者头脑中早已形成的模式。另外,新鲜事物的结构和特性通常十分鲜明,因为它们具有体现和影响自身形式的惊人特征。公众意向——是大多数城市居民心中拥有的共同印象,即在单个物质实体,一个共同的文化背景以及一种基本生理特征,三者的相互作用过程中,希望可能达成一致的领域。

    环境意向经分析归纳,由三部分组成:个性,结构和意蕴。假如一个意向要在生活空间内充当向导作用,它必须具备几个特点:首先,在实用性上,它应当充分而且真实,其次,具有安全性。开放的,适于变化的意向将更受欢迎,它使个体可以不断调查和组织现实,由空间允许个体描绘自己的图像。最后,它应该还有一部分意向可以传授给别的个体。

    即有形物体中蕴含的,对于任何观察者都很有可能唤起强烈意向的特征。一个高度意向的城市(外显的,可读的或可见的)应该看起来适宜,独特而不寻常。应该能够吸引视觉和听觉的注意和参与。环境这种给人以美感的特点不但应该简化,而且要持续深入。这种城市具有高度连续的形态,由许多各具特色的部分互相清晰连接,能够逐渐被了解。敏锐或熟悉的观察者可以排除最初意向的干扰,获取新的美感的印象。每个新的部分都与许多先前的要素有关,观察者能有清楚地了解周围的环境,辨明方向,毫不费力的迁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