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归根结底是属于人的

    城市,归根结底是属于人的。但当我们开始认真审度自己身处的城市时,才发现,一直以来自认为对城市的了解和认知都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或坐在汽车中观望,或在高楼上俯瞰,唯独缺少了双脚着地的踏实与心安。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城市是一种向往,它代表着大众心目中最理想且最完美的聚集形态。只是,或许从北京拥有机动车100万辆的节点开始,这种完美的设想止于堵车,城市病也开始变得不再新鲜。

    城市病是城市规模扩大到一定的范围才会产生的吗?其实不然,除了一线城市,许多二三线城市也或多或少患上了这些疾病,甚至有的情况比大城市更糟,小小的城市,交通拥堵得莫名其妙。有学者对于这种情况做了一个贴切的比喻,“就如昔日的农家少女成了今日披金挂银的美妇,远看虽是美艳不可方物,然而惟一支撑光灿外表的是一层层粉脂的涂抹,生命却已经从发福的躯壳里渐渐蜕落。”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现实,住建部的多位官员也就此表过态,承认要改进城市的拓展模式,扭转无须扩张的局面,只是城市病的逐年加剧并未有根本扭转的迹象。其实,我们的城市之所以能够出现不同程度的病症,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规划的相对“滞后性”。

    城市具有承载人口的功能,同时也有解决城市居民工作、休闲、出行的关联性责任。由于我们的城市规划一直秉承着“一个中心”的规划理念,所以交通建设的力度一直很强,大马路主义也成了一种不言而喻的必然。日本早稻田大学特别研究员姚远,对“大尺度街区”作出评论:从表面上看,虽可以满足汽车疾驰而过时的“视觉震撼”,满足直升机航拍的“恢宏气势”,却唯独失去了让人靠双脚所能触及的便利。宽阔无比的城市主干道、雄伟的立交桥、大片的草坪,体型巨大的高楼,几乎是千城一面中共同的元素。

    当很多人都在惊叹中国城市发展速度惊人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忘了有这样一句俗语: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跃进式的城市建设不仅会破坏原本的社会网络和及就业机会,也使得中心区域的生活的成本增大。交通拥堵、生活成本上扬、环境恶化,都是城市粗暴扩张带来的恶果。如何使城市规划重新回归人的尺度,决定了城市生死的关键。当然,在目前“一个中心”的城市形态的基础上,让城市充满活力动感的前提都是把公共交通做好,让更多的人使用公共交通、自行车以及步行。城市的慢行系统最近几年来一直在提倡,但是公交出行率仍不尽如人意,其实完善这一系统并正真普及实施才是根本的解决方案。
    如果城市的规划和设计只是因为要和“国际”接轨,不用再考虑人的价值、权利等,那么由此衍生的一系列城市病就是那么理所当然。正如一位专家所说,中国的城市需要一种哲学观:城市属于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