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溯源 追寻我们丢失的古都情怀

    在华夏文明传承五千年的时间里,孕育了大量的文化之城,而这些文明古都也珍藏了华夏文化的绝大部分精髓。从隋唐时期的盛世长安、东都洛阳,到宋朝的古都临安,以及后来的明清大都市古都北京,众多的古都随着中华文明的发展悄然而起。而近些年,随着城市化的不断的发展,这些珍藏我们文化精髓的文明故都正在迅速地减少,一些文化遗产被渐渐地铲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古都情怀正在却越来越浓,一些有志之士和城市文化的捍卫者正在积极的寻找着我们的古都情怀。

    而各地政府也在积极的保护着承载我们情怀的文化古都,留住我们精神文明的根。据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本月22日南京市政府宣布,将带头把12层办公大楼的台城大厦拦腰砍掉六层,也就是从7层开始进行保护性拆除,拆得只剩下面6层。预计到今年9月前改造完成,完工后的大楼顶部依旧是绿瓦平顶。这是南京市政府对明城墙景区超高建筑实施降层的举措之一。而这种对于古都的保护不仅仅只是南京,西安、北京都在积极地寻求着保护承载我们情怀的文化之城。

    西安对于城墙以内的建筑有着严格的规定,对于城墙内的古建筑加以修复和完善。而南京名城保护规划于2010年出台,规划对明城墙一线建筑高度作了明确规定。南京市规划局副局长陈乃栋表示,南京还有很多其他的楼也对环境景观有影响,市政府决定这一类对景观有影响的建筑一律进行降层处理。在这一规定的执行中,南京市政府从自身做起,先把自己的办公楼砍掉6层。

    这是对于保护古都最有力的实际行动,也是最具影响力的一项决策。对比南京,同样是古都的北京应该反思。南京降层的终极目标,是在明城墙上站立能够看到天际线。而在北京,我们基本看不到天际线了,漫无边际的高楼大厦,西边从金融街泛起,东边从CBD伸出,整个城市毫无章法地“发展“着。央视大楼和国家大剧院,是完全的两种风格,国家体育场(鸟巢)和盘古大厦,在北四环争奇斗艳。作为古都,北京风格的代表作是紫禁城、天坛,中山公园、景山公园,但这些浓郁古都风格的建筑,改革开放以来鲜有发展继承,而超高层超大体量歪七扭八的建筑纷纷沿着先是四环、然后是三环、再后是二环路建起,古都北京已经没有了古都风貌。

    走在南京的街头,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高大的法国梧桐。上世纪80年代初笔者初到南京即被城市街道上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所折服。后来城市发展,当市民知道要砍掉很多法国梧桐时,群起反对,而市政府也尊重了市民意愿。所以直到今天,法国梧桐仍然是南京满城的风景。反观北京,市树国槐几十年来少了许多踪影,《北京晚报》3月25日第12版用大字标出《市树国槐为什么越来越少了》,发出北京市民对国槐回归的呼唤。在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回应市民“身边的绿地越来越少“时表示要花钱买地搞绿化时,北京晚报的苏文洋评论指出“有的绿地该买,有的绿地该吐”。政府放任绿地被开发商蚕食,是政府的失职。

    虽然我们在保护,但是我们的力度远远不够,特别是西安和北京,在保护的同时又有着大量的破坏。近些年来,北京、西安大气质量变得史无前例地差,与城市无节制地盖超高建筑有关,与北京的市树国槐越来越少有关。

    而这一切,都与人们的价值观有关,不断的追求者更为繁华的东西,而丢失了我们与生俱有的最根本的东西。而这一切,都是与相关人员和机关部门对古都的自我尊重有关,我们丢失了自己的根,失去了对我们古都的情怀。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追问:古都情怀,你在哪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