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不住的“地标冲动” 转型即出路

    初到一个城市,千姿百态的建筑风格总会让你在心中形成最初的城市印象,或繁华,或深沉,或是新潮。而在众多的建筑物中,“地标”更像是一种至上的荣誉,以一种特有的建筑语言为一座城市代言。地标这一概念并不是新兴的,但是一座建筑物能成为地标,最初是偶然的机遇和民心所向,如今的地标则更懂得“未雨绸缪“之道,在图纸上孕育的时候就已经对外界宣称:我们要建一座地标。

    地标的作用不可小觑,它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物自身的荣耀和标榜,更肩负着一座城市的使命。按照通常的想法,党政机关办公点作为一个地方的首脑,应该是最能体现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最能展现一个政府的良好形象,它理所应当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因而,全国各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现象呈现出一种“争先恐后”的繁荣,甚至在一些贫困地区,地方政府也使尽浑身解数,尽力融入这股洪流中,修出来的政府大楼比国家百强县还要好。我们且不说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为政绩,算不算“面子工程”,单单是从“地标”的概念上来分析:建筑,非如此不可?

    所谓“地标”,是具有独特地理特色的建筑物或者自然物,而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只有物质层面而已,甚至精神层面所占比重更大。熟悉政策者都知道,《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早已指出,“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应从严控制,按照朴素、实用、安全、节能原则”,“党政机关办公楼不得追求成为城市地标建筑”……考虑到地方政府“地标冲动”的普遍性,以及我国政府治理特点、经济发展水平,这种“去地标化”的禁令体现了猛药治沉疴的坚定决心,有着强烈的现实必要性。同时,这样的禁令对很多渴望建地标的地方政府来讲,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促使建筑与精神相契合,或许能成就更多超越纯物质层面上的“地标”。

    我们可以参照一下全球范围的政府办公场所,其实大多数的同性质建筑都是“其貌不扬”的,妙就妙在,它们懂得以朴素和别致来取胜,特有的风格和韵味让这些建筑具有很高的辨识度。由此可见,“地标”和“高大上”的奢华,并不是时时划等号的,费了心思的巧妙设计同样能摇身一变成为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标志性建筑。
    对“地标”的狂热追逐之心我们虽不赞成,但是也颇为理解,“高大上”即为地标,这种错误观念的形成也绝非一日之寒。怕就怕既斥巨资,又费大工夫,到头来只不过是在某一个偏僻的角落树立起一堆百年后必要拆除的建筑垃圾,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