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豆腐渣大坝”到 “豆腐渣城市”



    春去夏来,北方城市又到了多雨的季节。每当大雨倾盆,望着远处雨雾茫茫的山际,就让人不自觉想起2010年8月8日那个凌晨,甘肃舟曲因特大暴雨造成三眼峪、罗家峪两条沟系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的情景。后来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泥石流共造成1508人死亡,257人失踪,公共服务设施、土地、生态环境等资源遭受到严重损失,我们永远无法想象泥浆灌城而过的那种恐惧。





    将近四年时间过去了,现在灾后重建的舟曲新城业已生机勃勃,焕然一新。当人们痛定思痛,回首往事的时候,天灾背后有些人为的因素就逐渐被浮出水面了,最近网上有一则关于甘肃舟曲豆腐渣大坝的报道就传的沸沸扬扬,又牵扯出一起与工程质量有关的公案,只是奇怪的是没有官员站出来为豆腐渣大坝负责。





    报道称在当年的泥石流灾害中,舟曲当时刚建完的4道大坝被冲毁,这些“豆腐渣工程”不仅没能发挥作用,反而带来更大灾难。根据受灾群众的讲述,他们在灾前就发现大坝有质量问题但多次反映均无人理会,在灾后提出对大坝建材进行强度试验也没有实现。在舟曲泥石流受灾严重的三眼峪排洪沟上游,有灾前刚建完的4道拦洪坝的残体,内部堆着石块、沙砾,稍微用些力便可徒手抽出石块,属于典型的豆腐渣工程。






    针对拦洪坝质量问题,当地政府回应称曾针对群众反映的项目质量问题,在灾前三次下达过“整改通知单”,但施工单位项目部负责人陈生昌未按要求及时整改落实。灾害发生后,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甘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12日,判决陈生昌犯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自2011年8月到2014年8月止,也就是说至今还在缓刑考验期。在追责过程中,奇怪只是项目负责人获刑,但县领导无人担责,陈生昌也认为自己是“替罪羊”,因为工程计划投资为900万元,但最终拿到手的只有100万元,相差如此之多,怎么能使工程质量不缩水?





    整个豆腐渣大坝事件责任人受到惩罚,当地政府总结教训,悬崖勒马,抓好以后的工程质量,该是这样的结局。可在关注到社会争议之后,当地政府于4月22日发文回应称:舟曲泥石流发生时“拦渣坝”尚未完工,并且调查显示该项目工程建设合理、合规,与泥石流灾害无直接关系,该项目剩余的资金在灾后已上缴县财政。好“光”的回应,好多民众看完后有种“背着牛头不认脏”的感慨。从这种对事件的干脆专横的回应态度上而言,四年前那场天灾普通的就像死了只苍蝇一样,一种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表现的淋漓尽致,面对人民群众的质疑声,丝毫没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思考、气度与精神。因此,一些网友仍对舟曲“豆腐渣大坝”相关消息热议不休,他们认为,应该针对此事件进行追查,看天灾背后是否确实存在人祸因素,特别是应该彻查其背后是否有贪污和腐败,是否应该有官员为此承担责任。



 

    无论是大到城市命脉的城市设计还是小到一屋一坝工程质量,都应该优先考虑到的是一种责任和爱。责任可以帮助把事情做成,爱可以帮助把事情做好。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儿戏,利用各种偷工减料中饱私囊甚至谋取暴利的,是老虎会被人民打死,是苍蝇会被人民消灭。因为这种害虫不除,昨天是“豆腐渣大坝”,明天就是“豆腐渣城市”。人们应该时常想起98抗洪时一个威严的总理因为愤怒而喊出的那句话“不是说固若金汤吗?谁知堤内竟然是豆腐渣!一些承包单位没有建筑资格,或是承揽项目太多,纷纷将项目转包出去,以至造成层层承包,层层剥皮,制造了一个个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豆腐渣工程。这样的工程要从根子查起,对负责设计、施工、监理的人员都要追查。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然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