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进”造城 新一轮“浮夸风”?

    城镇化是近年来的绝对趋势,但是城镇化的确切含义却鲜有人能表述清楚,在我国的农业人口比例迅速上升、直至超过50%的情况下,提高城镇的综合承载力便成为了当务之急。城镇化是个艰难而又复杂的过程,绝对不是机械的“造城”这么简单,但目前,我们国家的大多数城市所理解的城镇化已然是扭曲的。

    较之于西方国家,我国的城市发展一直处于滞后状态,城镇化这一概念的提出到如今稳步发展也是历经坎坷。1995年以来中国城镇化经历了历史上最快的发展阶段,1998年前后中国房价也开始进入快速上涨期。城镇化及其引起的住房资源再分配和土地稀缺预期是房价上涨的大背景。 但过去十几年中国城镇化最突出的问题是土地城镇化远快于人口城镇化。参照国际标准,为了保证城市开发效率和资源环境保护效果,土地城镇化与人口城镇化速度应该基本相当。而我国的当前的水平俨然已经破坏了这种微妙的制衡关系,超出了部分若不及时加以调整和补救,将会打破生态系统的平衡。

    与之相应,近年来我国出现数量众多的“空城”、“鬼城”,这同样是城市病症的延伸。如此悬殊的差距违背人多地少的国情,集中反映出前十年城镇化进程中耕地资源浪费、房地产过度开发、土地利用效率低,城市化建设中存在较为明显的泡沫。脱离实体和产业单纯追求城市面积扩张,不仅为技术、资金、人力流动设置了高门槛,最终将带来地产泡沫破裂。这种城市发展的模式违背了客观规律,导致一系列城市病症,因此也必然要遭淘汰。

    说到城市的发展,提及如火如荼的“造城运动“,大众更为关心的永远是房价问题。据有关部门的数据分析,虽然城镇化对房价有正向作用,但其影响程度存在地区差异,与各地城镇化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协调程度有关。此外,在过去十几年中,脱离实体经济和产业发展单纯追求土地城镇化,最终带来房价暴涨暴跌。过高的房价也严重影响了“原住民”的正常生活,对城镇化率提高形成反作用。 这些地产泡沫也经济的虚高是威胁城镇化发展的重大隐患,而且,这种畸形的发展模式,西方很多国家都是前车之鉴。

    因此,我们知道城镇化的发展决不能演变成为一种大跃进式的“造城“运动,整个过程应有序有规划地逐步进行。一方面国家的宏观调控力度要从整体上准确把握,对房房地产业失常的现象要及时调整,同时也要依托土地市场。争取真正做到各项政策和举措源于民,用于民,造福于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