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历史建筑:是使命,不是锦上添花

纵观历史,不同的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而建筑则是一种奇特而强大的文化符号。建筑诞生最初是自然条件制约之下人类智慧的产物,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建筑也逐渐发展成为精美绝伦的艺术形式。由于历史的不可再造性,前人留下的建筑逐渐成为珍稀的瑰宝,这种资源不仅能促进个别地区的经济发展,更是一种国家文明的象征。





不知从何日起,现代化的高层建筑成为了判定城市是否发达的标准。宽敞的道路,高耸的大楼、豪华的宾馆饭店使整个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城市建设掀起旧城改造热潮,一大批历史街区和古建筑被夷为平地。进入了21世纪,留住城市的历史文脉渐成共识。一时间,重建的古建筑、新建的特色街如雨后春笋涌现。不少地方甚至把残存的历史建筑拆平,再按原样“克隆”重建,建设者如此理解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开发,令专家学者甚是担忧。抛弃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优秀传统建筑文化,一味追求新的水泥森林的城市是断然没有出路的。这种观点并不是危言耸听,也非厚古薄今。因为文物建筑是一种历史的积淀,不是推倒重来就能继承下去的,甚至“画虎不成反类犬”,导致城市文化的残缺。





庆幸的是,在保护古建筑方面,还能找到卓越的榜样为古城指引航向。“不要以为按照历史原样重建一座古城或古街就是传承了历史。”著名历史建筑保护学者阮仪三曾毫不留情地指出现在城市建设中的误区。“历史遗存本身就是文化。我们保护古建筑不是要臆造历史,而应整旧如故,以存其真,以实现保护历史、延续历史的目的。”从盲目破坏到如今的有意识保护,中国的历史文化古城保护观念正在加强。但是,要让古建筑保护形成一种真正的文化观念,深入政府和百姓的心中,这期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位中国历史文化城镇的守望者认为,中国的历史文化古城保护要实现理性回归,需要更多地学习国外经验,发动更广泛的民间力量参与,使弘扬和保护文化成为中国民众的一种文化自觉。他清醒地认识到文化遗产保护的教育落后,文物保护研究机构仍多停留在高校,民间组织经费匮乏且缺乏政策支持,这些都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所面临的困难。所以,他一直在号召更多人加入保护古城的行列,努力让一个个“石头史书”以原貌长久地保存下去。




建筑文物的保护一直都是令诸多专家学者头疼不已的问题,虽然当前文物保护基本已经成为一种全民共识,但是仅有一腔热忱是远远不够的。古建筑的修护往往受到技术、资金、和政策等多方面条件的制约,这对多个部门的协调配合能力也是极大的考验。但越是如此,古建筑的保护越迫切,如何维持历史建筑符号的原貌,不仅是政府的事,也是根生古城中你我的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