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设计”,让西安独具特色

古都西安厚重的历史、辉煌的过往,都成为我们心中的历史情感、文化情怀、城市情节,激荡于心,挥之不去。作为一座蓬勃发展的文化之都,国家赋予了西安城市发展新的使命,西安如何承古开新,创造未来,让古今文明交相辉映,让历史文化在现实中得到传承和发展,让人民群众具有幸福感,真正体会到有“家”的感受,是那么的亲切和温馨。

一座城市的气质体现在它的文化和内涵。文化底蕴越深厚,散发出的城市韵味就越浓,城市内涵越深,表现出的外在气质就越有魅力。感受西安这座城市的气质,如同感受家的典雅、家的神韵,如同一位老者挥毫泼墨,用传神之笔书写着人类文明历史的画卷。

    《孟子》中有一句古语:“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对于城市来说,规划就是制定城市建设的“规”与“矩”,是城市发展的龙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规不方、有矩成圆。而城市规划的精髓在于“巧纳方圆,妙接天人”。西安的城市规划正是以总体规划为统领、分区规划为指导、城市设计为主线、控制性详细规划为依据,在尊重历史文化,继承历史文脉,保护历史风貌的基础上,通过传统格局的凸显、特色空间的整合、文化环境的营造来延续城市特色。

     辉煌的历史给西安留下了丰厚的历史遗产和文化遗存,无论是周、秦、汉、唐四大遗址,还是明清西安城的城墙、街区,都是祖先对西安人最恩宠的赐予,是现代城市规划建设的宝贵财富和文化营养。当历史的印象日渐消失时,西安的城市个性、城市魅力、独特印象更多地转移在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历史遗存上,这些历史遗存同时也是城市空间塑造的重要基础,成为西安城市空间中的一个个时代和时间节点。

    针对这些历史遗迹,采用“找出来、保下来、亮出来、用起来、串起来”的保护策略,将文化遗产、文物古迹发掘出来、展示出来,加强对周丰镐、秦阿房宫、汉长安城、汉杜陵、唐大明官等大遗址的保护,特别是建设了大唐芙蓉园、大雁塔北广场、曲江遗址公园、大唐西市等一批重点文化工程,通过城市文化和旅游景点的结合,使这些历遗迹重拾尊严,焕发出时代的活力,更好地服务于民众。

    西安3000多年的城市发展史,在空间上留下了清晰的印迹。无论是沣河两岸的西周丰、镐二京,还是雄伟壮观的秦咸阳宫、阿房宫,无论是方圆36平方公里的汉长安城,还是盛极一时、规模空前的隋唐长安城,以及格局完整保留至今的明清西安城,无不记载着西安城市的发展轨迹。

    《周礼》、《诗经》不仅奠定了中华文化的大雅之风,其都城建设“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的布局模式,形成了最典型的九官格局,也成为了中国都城规划建设的最初范本。

    秦代的都城以“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作为城市格局。汉长安城则“连金城其万雉,近周池而成渊,披三条之广路,立十二之通门”,气势雄伟,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汉王朝宗族、宗法、礼制的思想痕迹。

    唐长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规模宏大,设计周详,布局井然,天人合一。一条南北中轴线纵贯全城,东西两市左右均衡对称,108里坊排列如棋局,是中国里坊制封闭式城市的典型,展示出盛唐开阔、明朗、辉煌、洒脱、包容的格调,如日之升,光照大地。直至今日,西安依旧城墙厚重,城廓方正,街巷笔直,有如汉字。

    经过历代规划师及建筑师的努力,西安的城市建设沿循着保护与开发和谐共生的总体思路,城市大的空间布局继承其历史文脉,在满足现代使用功能、交通要求的基础上彰显原有的路网格局和空间气韵,形成“九官格局,棋盘路网,轴线突出,一城多心”的总体布局结构。

    九宫格局:在市域范围内形成虚实相间的大九官格局,在主城区范围内形成功能各异的小九宫格局,每一官格的定位不同,功能不同,便于操作。

    棋盘路网:市区道路网继承了唐长安的方格网棋盘式格局,外围功能区结构也以棋盘路网为特色,向外呈米字辐射。

    轴线突出:在城市的空问总体布局中,合理继承和发扬各朝代遗留下来的城市轴线,重点突出城市三横、三纵轴线,构成城市轴线廊道。以纵贯城市南北的“长安龙脉”作为城市主轴,以钟鼓楼为中心,南北大街的轴线与东西大街的轴线十字相交的同时,也突出了重要的城市景观轴线。

一城多心:在形成富有中国传统城市空间特色的“九宫格局”的基础上,沿城市放射状交通线向外发展功能区,选择合适的区位构建城市“副中心”、“多组团”。

西安,华夏千年古都,民族精神故乡,深邃的历史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唐太宗李世民在描述唐长安城的雄伟壮观时,用“秦川雄帝宅,函谷壮皇居。绮殿千寻起,离官百雉馀”,道出了唐长安的山河壮观和都城宫殿的雄伟华丽,让我们对盛唐的历史也增加了几份迷恋。西安的历史延续了城市的文脉,如何把历史文化古城变为现代文化名城,让历史记忆传承光大。在城市快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始终认为,西安要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保持自己的个性和特色,就必须处理好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人类建设活动与自然环境的协调,即追求“天人合一”;二是现代城市建设与古代传统文化的协调,即要求“薪火相传”。正如国家文物总局局长单霁翔所说:西安的城市建设,在于历史和现实之间,在于建筑与文化之间,在于理论与实践之间,搭起了三座桥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