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文明常存,五十年建筑不常有


    建筑领域有古语云:土木之工,不可擅动。若是拆除,往往集千百人之力建造而成的建筑物分秒之间就毁于一旦。无论是辽宁科技馆还是北京建国门大酒店,无一不是在大拆大建的浪潮下“夭折”,这些建筑物的短命绝非偶然,反而映射出各地城市建筑不容乐观的全貌。

虽不同于自然界的动植物,但是建筑物依旧是有寿命长短的。按照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然而,现实生活中,我国很多建筑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有相当大的距离。与欧洲住宅平均寿命80年以上、美国住宅平均使用年限44年相比,我国住宅的平均寿命却仅有三四十年。也难怪有学者感叹:“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却少有五十年的建筑。”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多年,建筑物却艰难存世,五十岁已算侥幸的“高龄”,多么触目惊心的现状。

建设的时候是社会财富,拆掉以后就是建筑垃圾,不可否认的是“拆”和“建”,两个决策中终归有一个是错的。经过多年千辛万苦积累起来的财富,用财富堆砌成建筑,建筑又变成垃圾,巨大浪费是无法估算的。对于为房子而辛苦忙碌的民众来说,短命建筑,就意味着“权证在、物业亡”,将引发一连串的社会问题。“短命”建筑流行的结果,造成社会资源的惊人浪费。细想之下,建筑技术高度发达,城市建筑却如此“短命”,原因在于“瞎折腾”:城市规划缺乏科学性、前瞻性,留下了诸多后遗症,经不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导致反复拆迁;政绩目标下,“拆也GDP,建也GDP,数据十分漂亮,建筑却沦为了牺牲品。加之建筑过程的各个环节利益角逐,或许建筑物自身在质量上就存在问题。


    这些建筑不到期限就被频频拆除的现状,呈现出一种病态的发展观,剖析起来更像是一种“权力病”。“建也有理,拆也有理”,荒唐的逻辑之所以能够成为现实,就是因为没有人需要为错误的决策负责。在一些地方,继任者总喜欢推翻前任的决策,美其名曰“推陈出新”,一个领导一个思路,不顾公共利益,也不顾百姓是否接受,建和拆,都成为装点政绩的主要手段。所以根治建筑“短命症”,就应尽快走出破坏型城市建设的误区,走向财富积累型的城市建设发展道路。例如,在对官员的考核中,除了要看其任期内GDP的增幅,也要看看他是否拆了本不该拆的房子。要完善规划决策机制。变“一言堂”式决策为民主决策,建立集体决策的民主机制,使规划更科学、更具可行性。在制定合理规划之后,必须严格实施、监管操作,把规划的落实全程纳入法制轨道。此外,最重要的是在加大反腐力度的同时要确保建筑质量,否则,即使不用爆破,建筑物也已经被判死刑。

   
    所以,就目前这种情况来看,无论是前者“建造”,还是后者“拆除”,决策者在这上面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恰是因为责任不会落到个人的肩上,这股风气才有刹不住之势。如果这种大建大拆之风愈吹愈烈,那政府的公信力想必也会越吹越少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