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绿化之名,行违法建造之实

    提到“空中花园”,很多人脑中浮现的是童话中隐在森林中的公主寓所,抑或是作为古代几大奇观之一的遗存瑰宝。但是,前段时间媒体曝光的北京空中楼阁着实令受众感慨万千,加之此后又有不少同性质的“空中花园”相继被报道,这种屋顶的绿化和建设一下子成为备受争议的问题。
    公众中有这样质疑的声音: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土地资源又不可再生,人和自然的矛盾也会越来越尖锐,政府不是一直都鼓励和支持屋顶绿化吗?诚然,各地政府多年来一直都号召绿化楼顶,但这些经曝光继而被拆除的屋顶建筑到底属于什么范畴?是“屋顶绿化”,还是“屋顶违建”,身份如何分辨?类似北京类似“花果山”这样的建筑算不算是一种绿化形式呢?目前对于屋顶公共空间的绿化建设,政府有什么具体的政策和要求呢?

    其实仔细分析起来,在屋顶这一公共面积上搞建设还是做绿化,实则有着很显著地区别。北京市屋顶绿化协会会长谭天鹰说,楼顶违建是在楼顶建设的构筑物,私自改建做其它用途;而屋顶绿化则是由规划部门审批,在保证房屋安全不影响城市景观,以及经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同意,绿化成果由全体业主共享的前提下进行的,而且从技术角度,楼顶绿化鼓励铺设薄土层、种植浅根系植物。所以两者虽然字面意思极为相近,但却有着性质上的区别。
    在屋顶上实现绿化,这是近些年城市发展模式下一种新兴趋势,同时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世界屋顶绿化协会常务主席王仙民说,当屋顶绿化面积达70%时,城市气温能降低5~7℃,屋顶绿化还能缓解PM2.5污染;减少太阳对天台的照射,延长屋顶防水层的使用寿命。对于屋顶绿化,也有反对声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梁本凡表示,以北京为例,在这样一个干旱严重缺水的地方,而屋顶的蒸发量非常大,所以在楼顶搞绿化得不偿失,水就耗不起,是高成本的绿化,不应该鼓励这种绿化。对于这两种不同立场的对立观点,很难短期内分辨出哪一种做法更科学,但业内已经有了不少尝试。早在2008年,青岛就开始进行屋顶绿化项目试点,但目前,屋顶绿化试点大概仅6个,其中4个因屋顶漏水或缺乏日常管理没达到预想效果。青岛农业大学园林与林学院副教授李海梅曾就青岛屋顶绿化做过调研,她说,防水、负载等技术性难题是一个重要因素。李海梅表示,在已建成小区推行屋顶绿化的难度较大,日常养护费高,还要承担漏水危险,很难有人愿意为这个“看不见”的绿化“埋单”。技术和资金的困难或许让这些尝试过早夭折,但技术在进步,探索仍在继续,会有更多的难题被攻克,实践最后会给我们一个最完美的方案。

    对于这一新生事物,很多法规还都不够完善,很多政策也相对滞后。政府及社会各方面还需努力,让屋顶绿化的正确观念深入人心。要正确区分屋顶绿化与违章建筑,杜绝部分人打着绿化的旗号行违建之事。目前政府鼓励居民楼和自有产权住宅进行屋顶绿化。对于居民楼改造,其前提是获得全体居民的认可,然后由物业统一规划。屋顶对于住在顶楼的住户来讲,虽有绝对的优势,但也非私人建筑面积,不能擅自改造。
    建筑物有建筑主体部分,也有后期的建筑装饰步骤,屋顶的绿化可以算作是比较新潮的装饰范畴。建筑绿化的核心是绿化二字,虽然允许有小品园林来作支撑,但屋顶建筑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屋顶搞建设,建筑成为中心词,绿化反而变为一种修饰与辅助。所以切莫以绿化之名,行违建之实,否则被强拆是躲不掉的命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