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建筑星罗棋布,建筑亟需审美理念

    什么样的建筑是美的?这或许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从广义的角度上讲,建筑是一种文化形式,这种文化形式不同于音乐、美术等,甚至和其姊妹艺术形式——雕塑,也有功能上的差异。但是既然同为艺术,在本质上一定有某种共通性,即艺术之魂灵。没有灵魂的建筑只是砖石瓦块堆砌起来的庞大怪物,并不能称之为建筑。
    前几年有人建了英式的乡村别墅庄园,有相当可观的市场,甚至所谓的上流人士也争之抢之。但在真正的欧洲人眼里,这些仿欧建筑其实都是最蹩脚的建筑。类似这样不伦不类的建筑现在很多,有些仿古建筑,弄两个牛角高高翘起,盖上琉璃瓦,就算仿古了。这种建筑还不如鸟笼式的建筑,虽然毫无个性可言,但那种不伦不类的的模仿和所谓的“个性”,更让人感到无所适从的尴尬。

    中国自古就讲求“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一种美学之大观,建筑美学也是如此。像大家都熟悉的杜甫的诗:“窗含西岭千秋雪”,一个“含”字表达了中国美学的精髓,中国美学包括建筑美学,也讲究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合一,人与自然的沟通交融,与中国哲学“天人合一”的思想一脉相承。“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山景水景与人包容在一起。古代文人雅士所谓的十大煞风景,其中一条即:居无竹,强调个人的审美需要,强调人与自然的直接审美交流。还有首诗:“侬家家住两湖东,十二珠帘夕照红。今日忽从江上望,始知家在画图中。”讲究的是整体的,与自然交融一体的美,这样的审美效果,只有通过一定的距离,通过“隔”的视觉效应,才能把握,反过来也正反映了这种整体观,自然观和与自然的合一观。这一点和西方的美学是有所不同,曾经有位西方著名的哲学家和美学家解释说:美学是一种完全独立的东西,就像把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从山顶滚到山脚下,它也仍旧是美的。
    西方的美学,看中作品的视觉影响以及作品自身的特征和结构,例如,西方的绘画艺术就特别注重色彩的视觉冲击力。西方建筑的园顶,是为了突出厚实感力量感,尖顶则似乎是对视觉的一种挑战,讲究视觉的矛盾和冲击力,讲究个性的张扬。中国美学包括建筑美学,则讲究含蓄和包容,讲究通达自然。所谓上善若水、大智若愚,灿烂到了极致也就表现为平淡,这其中蕴含的哲学理念不可以不提及。

    如果从艺术的领域上讲,正如上文所述,西方的美学理念注重的是作品自身的独立和完整。中国的审美理念则完全不同,中国艺术,包括建筑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不完整的,而这种不完整则是另一种更高层次的完美追求,也就是说它只是与自然交融的整体美学效果中的一部分,这要求建筑设计在审美理念上,必须注意与周围建筑风格,以及建筑设计功能上的统一,注意与周围环境的和谐统一。这种统一并不是简单的城市建设规划上的统一,而是审美效果的统一。这种统一也并不等于整齐划一,整齐划一造成的是视觉上的单调。同时,要注意个体的审美需要和与外部自然的交流的需要。此外,中国不同地域,风格也不同,如北方与南方。北方的建筑,如北京的天坛公园等这类典型性建筑,特点是大气,粗线条。而南方的诸多建筑则更偏重于灵巧、细腻、秀丽,这些都涉及具体的设计问题,暂不深究。
    我们这里主要阐述的是,任何建筑都不能是简单机械的建筑材料的堆砌,必须要有审美的理念来作指导。没有审美内涵的建筑,就象一个人失去了灵魂。如上所述,中国美学与西方美学,审美理念上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如果对此没有深刻的把握,任何模仿都只能弄出非驴非马,不伦不类的东西。现在讲究东西方交流,取长补短,但更多的只是形式上的一种借鉴。象火柴盒式的建筑,那只是一种最简单的毫无个性的东西,既没有中国美学的审美意味,也没有西方美学的精神。简单地弄个园顶或尖顶,就以为学了西方的建筑,实际上是画虎不成反类狗。西方建筑的精髓是追求个性张扬和人类力量的一种象征,体现人类与自然的一种对峙和征服自然的能力,中国则讲究协调和谐与自然合一。中西两种美学的理念必然会有所碰撞,如何取彼之长,补己之短是一个大课题,是必须在实践中经过反复论证的。
    但是有一点必须提到,建筑必须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必须保持其风格的完整和独立性。即使是为了结合中西方建筑理念而改造成的这种混合形式建筑,也绝不是简单的移植和拼凑,必须具有作为个体的独特魅力。当前的中国建筑艺术形式,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反而为了追求速成,给七十年后建造了一批建筑垃圾。如何治住这股狂躁的表现之风,到目前仍是一个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