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卫士阮仪三 护历史名城之根

    1934年11月生,江苏苏州人,是清代扬州开创“训诂学”的学人阮元的后人。建设部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建设部城市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历史文化名城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网》专栏作家、专家。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阮仪三努力促成平遥、周庄、丽江等众多古城古镇的保护,因而享有“古城卫士”、“古城保护神”等美誉。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保护委员会颁发的2003年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是山西平遥古城和云南丽江古城保护的主要倡议者。在首批“全国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中有五个镇的保护规划出自阮仪三之手,它们分别是周庄、同里、甪直、乌镇和西塘。
    阮老一生致力于中国近百座历史文化名城、古镇的保护。他保护的扬州、苏州、平遥、周庄、西塘、乌镇、云南丽江、福建土楼等一系列名城古镇,或已进入或正在申报世界遗产名录。现近耄耋之年的阮仪三仍一如既往地带着他的团队,呕心沥血,奔走各方,保护着中国的古城镇,守护着我们祖先留下的根。
    此外,阮仪三还著有《旧城新录》、《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规划》、《江南六镇》、《江南古镇》,还有被誉为“当代知识分子的文化良心录”的《护城纪实》。

    中国历史古城镇有2000多个,遍及全国各地,大部分都有两三千年的历史。在世界遗产中,古城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它的建筑,是最能承载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载体。这些古城古镇拥有优美的自然环境,保存了众多名胜古迹和各具特色的乡土建筑,它们体现了中华民族灿烂的历史文化。
    中国的城市化运动在建国之后风生水起,“建设新中国”的口号鼓舞了一代人,对于古老建筑的拆迁也从此开始,梁思成力保北京旧城墙而不得。与此同时,董鉴泓教授开始研究中国城市建设史,后有专家学者相继提出城市发展未必要遵循“拆掉旧城建新城”的模式,阮仪三对于传统建筑的“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思想亦由此萌生。阮仪三开始着手计划调查中国著名的历史城市,也开始走访各地古城。
    “刀下救平遥”、“以死保周庄”,阮仪三以他的方式拼力保护中国古城遗迹。面对城市化进程中现代“文明”对自然、古迹的毁灭,他痛心、愤怒,奔走上书,四处疾呼,为了知识分子的良心和中国民族文化的传播延续,他不惜撞得头破血流,七十高龄斗志依然。他说:什么叫爱国主义?爱祖国,爱家乡,爱民族,就要知道自己家乡、自己民族的特点,这些无形的精神底蕴,是寓于具体的实物环境之中的,留下真实的历史生活环境,就是留下我们民族文化的根。
    2011年5月末,阮仪三在羊城讲坛上,痛批广州对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不力,同时也痛陈中国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乱象百出。阮仪三认为,历史文化遗存保护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和环境契合,改造应该尊重它的环境,是地理,是风水,是人们在这里长期生活所形成的文化。但现在连根都想拔掉,新搞出来的只是生造的假古董。“现在全国千篇一律的都在造假古董。”阮仪三说,文化遗产很重要的标准有四点:第一是原真性,第二是整体性,第三是唯一性,第四是可持续性。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世界上唯一流传下来的,但现在我们不懂尊重,变成了败家子。
    几十年的奔波,阮仪三保护了不少遗迹,但他仍有遗憾,保存下来的文化遗迹远远比不上破坏的数量,五十个江南古镇如今仅存六个,而提起福州的三坊七巷、山西的太谷祁县等失败案例,阮仪三至今还为这些旧城镇的消逝唏嘘不已。比起过去,如今保护古城镇更多面临商业化洪流的侵蚀,这是与人性贪婪的较量。也许,比起抱憾余生的梁思成,今天的阮仪三是幸运的,他至少实践了自己的部分期望,更幸运的是,阮仪三的抗争不再是一个人的战争,他身后有着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人支持,能否唤醒更多公众意识参与其中,成为这场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
    现近耄耋之年的阮仪三教授仍如壮心不已的“老骥”,一如既往地带领着他的团队,奔走在祖国各地的古城镇中。他仍用生命践行着他的奋斗信念:“我要为国家为民族为历史留住祖先的根。”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作者 高秋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