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灵魂的凝结—前苏联雕塑作品


    祖国母亲的雕塑,位于城市的主干道,这里有一个雕塑是现代人对先烈们的缅怀,有两片雕塑墙描写战争场面。第一个就是“宁死不屈”,苏联的雕塑是英雄主义为主。“一滴眼泪”,或者叫“忧伤的母亲”,在关键的一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这个母亲挥着长剑,号召自己的儿女参加战役。


  


工人与集体农庄女庄员,这一雕塑作品绝对是前苏联雕塑史上一颗熠熠闪光的明星。1937年,苏联女雕塑家穆希娜为在巴黎举办的国际艺术、技术与现代生活博览会创作了这件大型雕塑,并把它矗立在巴黎国际博览会的苏联馆顶部。该雕塑为不锈钢制,高24.5米,在不同光线照耀下可显现出不同的绚丽色彩,具有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和强烈的时代感。作品一经问世,立刻赢得了世界性声誉,成了新生的苏维埃国家的象征。后来,苏政府将其伫立在国民经济成就展览馆门口,取蒸蒸日上、欣欣向荣之意。


在上世纪初的列宁时代在政策上给予雕塑艺术的支持也是尤为重要的。1918年,列宁亲自签署了《纪念碑宣传法令》,要求在莫斯科、彼得格勒尽快建立38座宣传新思想、新人物的雕塑。在19181921年的4年时间内,苏联雕塑家共设计塑造了183座雕塑及几十面综合性浮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各地建的各类型室外雕塑已超过万座,其中很多都是具有政治意义的领袖雕像。所以,较之于“工人与集体农庄女庄园”,这批政治意义甚浓的雕塑作品处境更为悲惨。


  


政局的变迁对于一些饱含政治色彩雕塑的命运几乎起到了主宰作用。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急于摆脱苏联痕迹,对全国的领袖雕像和纪念碑发起了冲击。1991823日傍晚,在四周强烈探照灯光照射下,伫立在莫斯科市中心苏联克格勃大楼前的捷尔任斯基铜像被巨大的起重机缓缓吊起,拔离了纪念碑基座,随后被送进了中央美术馆的仓库。捷尔任斯基广场从此更名为卢比扬卡广场。当年12月,莫斯科市政府又出台了一项决议,拆除分布在车站、剧院、广场等重要场所的领导人雕像。大量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马克思像或被破坏,或被拆除。只有极少部分工艺精湛的作品幸免于难。


雕塑对于苏联来讲,除了艺术上的深刻含义之外上的深刻含义之外,更多地是凝结着民族的灵魂。在莫斯科河畔的艺术公园里集中了很多当时被拆除的领袖雕像,这些雕像七零八落地散落在草坪上,再也不见往日的辉煌。难得的是在这个公园里还保存了几尊斯大林雕像。出于对斯大林肃反时期的愤怒,原本遍布俄各地的斯大林像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清除干净,只有几座保存下来作为历史见证。1998年俄罗斯的一位雕塑家在艺术公园内的斯大林像旁特别设计了一组雕塑:巨大的铁笼内堆满了各种表情的人头,象征在斯大林肃反时期冤死的人民,仿佛在向世人无声地控诉。这是一种最为深刻的手段,用雕塑的形式来反映民族诉求。


  


21世纪以来,随着全球主流趋势的演变,人们对雕塑艺术的认识进入了新的阶段。自2001年起,俄罗斯各地逐渐兴起一股重竖列宁、斯大林雕像的浪潮,重建费用几乎都是由老百姓自掏腰包。俄罗斯最资本主义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尤其积极踊跃。此外,在罗斯托夫州、加里宁格勒、卡卢加州等地也都重建了列宁或马克思雕像。20031113日,俄罗斯秋明州伊希姆市政府决定,在原来被推倒的斯大林塑像位置上重新竖立斯大林纪念碑。副市长伊·法杰伊娃指出:卫国战争时期,由伊希姆市人组建的军团正是从这个广场高呼着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的口号走向前线。去年12月底,在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首府马哈奇卡拉重新竖了斯大林雕像,200多人出席了揭幕仪式;在北奥塞梯共和国,在两座斯大林雕像重竖当天,学生们甚至要放假庆祝。某种意义上讲,这不仅仅是对建筑认识的提升,也能映射出一种政治热。


时至今日,再想起前苏联,似乎带有一些神秘的色彩。但是上个世纪叱咤风云的超级大国并没有随着自身的解体而彻底消失,雕塑成了如今世人缅怀“老大哥”的重要载体。由于政治倾向性明显,苏联的雕塑也饱含着浓厚的政治色彩,从那个年代开始,就始终凝聚着一个民族的灵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