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散去,畸形发展模式浮出水面



    刚刚过去的2013年有很多新闻热点,甚至网上出现了“抢夺头条”的热词,只是这其中不乏娱乐的成分。不得不提的是这一年,还有一个甚为沉重的关键词,雾霾。即使近来你身处的城市天朗气清,北风稍减,大多数人想起雾霾笼罩的城市,仍不免心有余悸。雾霾的严重危害自不必多说,只是雾霾肆虐之根源究竟是什么,我们试着找寻答案。


  


这一关键词虽说是最近才被更多人所熟知,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在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洛杉矶、上世纪50年代的英国伦敦,均出现过雾霾,但只是出现在某一个城市。但在中国,雾霾在城市群之间移动,互相影响,对整个中国沿海城市带都造成了很大的危害,探索问题的实质首先要从我们城市的发展入手。中国主要城市的发展有三大特点。第一,这些城市大多以工业为导向,而且是重化工业。工业排放是造成雾霾的原因之一。另一个特点是,中国城市能源供给中,煤炭燃烧占到很大比例。尤其是北方的供暖和发电,大部分使用的是煤炭火力发电。第三,中国城市小汽车的出行密度还在增加,中国的汽油品质也存在问题。汽车的数量猛增,尾气的排放量也随之急速增加,也难怪PM2.5指数一路“狂飙突进”。


重度污染的铁骑之下,各大城市纷纷不能幸免,我们不得不从城区的规划和设计入手进行探索。因而要根治雾霾,也必须从城市的管理、设计和规划等多方面入手。首先,中国城市如何完成城市工业化的转型,使现有的重化工业的经济结构逐步向使用新型能源、能耗低、消耗少的战略新兴工业转移,或者向服务性行业转移,这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问题。对比一下相关数据,我们就可以发现其中的问题症结。中国城市化率达到了五成以上,其中工业城市占47.8%,而全世界平均城市化水平为50%51%,工业城市仅为26%。发达国家城市化在70%以上,工业城市仅仅在20%左右,更多的比值留给了服务型经济。这就很明显地表明了我国城市的发展呈现一种过度依赖工业的畸形形态。


  




既然如此,那么在未来的城市发展中,要改变目前该状况就必须针对具体问题,扭转局面。鉴于此,未来我们可以让城市向两个方向发展,向服务经济转型,抑或发展能耗和排放都比较低的高层次工业。中国城市未来发展,重要的不只是解决环境问题,还有经济和就业问题。一些人可能会担心,这种转变是否将影响就业和区域经济发展。事实上,我们国家靠工业发展起来的城市在吸引就业上做的并不好,反而服务性经济模式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因此发展服务经济不失为一种绝佳的解决之道。


其次,城市发展起来需要大量的资源,所以对于能源消耗问题也是关注重点。中国城市能源供给大多依靠煤炭。要有效根治空气环境的问题,中国必须对煤炭使用量严格控制,或者对煤炭类型严格筛选。否则,雾霾将不再是呈现一种是偶尔出现的状态,甚至很有可能转化为一种常态。


  




第三,城市病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交通阻塞问题,所以交通的设计也是重中之重。中国目前主要的城市交通都有以小汽车作为主导的倾向。如何控制小汽车增长,重新设计交通,方法可以从浅到深。浅的方式大多属于应急措施,比如,北京采用的摇号发放车牌和限号出行。但这都只取得暂时的成果,之后小汽车的数量可能还会反弹。而且,控制小汽车的方法,也会影响人们出行。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形成一种绿色观念,出行尽量乘坐公交,或者说是公交优先。当然,无论是购买小汽车还是让公交优先发展,都无法绕过距离和生活品质之间的矛盾。当城市以摊大饼的方式无限扩张,必然导致人们的出行距离加长,花在路上的时间增加。比如,在人口大量导入的城市郊区,居民每天使用公交前往市中心的工作地点上下班,路上的时间通常达到12个小时,这意味着他们的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从这点来说,公交优先的发展理念在将来可能过时,而“超越公交优先的理念”将成为主流。结合我们国家的国情,在规划上应该尽量布局合理、紧密,形成一种多功能的区域,使生活区和工作区尽量靠近,甚至是在同一区域实现。


所以,雾霾问题要彻底解决绝不是表面做做文章或者象征性地号召一下就可以实现的。我们国家的城市设计和规划必须要有系统系和前瞻性,预计再过二十年,我们国家的城市人口将是现在的数倍,在有限的空间里聚集大批量的人口,这无疑是对城市的极大考验。如果单单雾霾问题无法解决,届时,城市病将转换为多种现象表现出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中国的城市规划设计是治病之良方,结合我国实际,因地制宜,在借鉴与摸索中前进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