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东方之古典 领西方之经典 ——中西园林艺术品鉴(一)

园林艺术一直是世界建筑规划史上的一颗明星,尤其是我国的极具古典色彩的东方园林,尤为瞩目。东方的园林不仅在国内,以至整个世界园林界都有着非常高的地位,倍受世界各地园林大师的关注。它已经足以代表古典园林的一个高度了,在整个园林艺术界书写了光辉的一页,是园林艺术界一个璀璨的明珠。

我国园林以它的古典在园林界留下了光辉的一笔,但并没有独领风骚,而西方园林以其所独有的经典展现着另一种魅力。中西园林由于历史背景和文化传统的不同而风格迥异、各具特色。尽管中国园林有北方皇家园林和江南私家园林之分且呈现出诸多差异而西方园林因历史发展不同阶段而有古代、中世纪、文艺复兴园林等不同风格。但从整体上看,中、西方园林由于在不同的哲学、美学思想支配下,其形式、风格差别还是十分鲜明的。尤其是15~17世纪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园林和法国古典园林与中国古典园林之间的差异更为显著。不管是从宏观的整体规划,还是院内建筑雕塑的设计创作,收到不同文化的影响,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人与自然的抉择

中西园林的差别非常明显,不管是从文化体现上还是创作手法上,都存在着特别明显的差异,主要是取决于对于人工与自然的倾向。西方园林所体现的是人工美,不仅布局对称、规则、严谨,就连花草都修整的方方正正,从而呈现出一种几何图案美,从现象上看西方造园主要是立足于用人工方法改变其自然状态。中国园林则完全不同,既不求轴线对称,也没有任何规则可循,相反却是山环水抱,曲折蜿蜒,不仅花草树木任自然之原貌,即使人工建筑也尽量顺应自然而参差错落,力求与自然融合,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也就是说:东方园林主要是对于自然的的延续与升华,而西方园林则偏向于对艺术的展示与创造。


人与自然的走向

在园林造景艺术方面,中西方截然选择了对立的方向,中国的园林选择了回归自然,而西方园林却走上了行为创造。既然是造园,便离不开自然但中西方对自然的态度却很不相同。西方美学著作中虽也提到自然美,但这只是美的一种素材或源泉,自然美本身是有缺陷的,非经过人工的改造,便达不到完美的境地,也就是说自然美本身并不具备独立的审美意义。黑格尔在他的《美学》中曾专门论述过自然美的缺陷,因为任何自然界的事物都是自在的,没有自觉的心灵灌注生命和主题的观念性的统一于一些差异并立的部分,因而便见不到理想美的特征。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所以自然美必然存在缺陷,不可能升华为艺术美。而园林是人工创造的,他理应按照认得意志加以改造,才能达到完美的境地。这种西方至高的哲学理念充分的展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从自然走向人工,将行为艺术化,直接将自然再创造。

由于人文理念的不同,哲学观念的差异,饱受儒家文化的洗礼,我国的园林艺术走上了回归自然之路。中国人对自然美的发现和探求所循的是另一种途径。中国人主要是寻求自然界中能与人的审美心情相契合并能引起共鸣的某些方面。中国人的自然审美观的确立大约可追溯到魏晋南北朝时代,特定的历史条件迫使士大夫阶层淡漠政治而邀游山林并寄情山水,于是便借作为中介而体现湖光山色中蕴涵的极其丰富的自然美。中国园林虽从形式和风格上看属于自然山水园,但决非简单的再现或模仿自然,而是在深切领悟自然美的基础上加以萃取、抽象、概括、典型化。这种创造却不违背蔼然的天性,恰恰相反,是顺应自然并更加深刻的表现自然。中国人看来审美不是按人的理念去改变自然,而是强调主客体之间的情感契合点,即畅神。它可以起到沟通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之间的作用。从更高的层次上看,还可以通过移情的作用把客体对象人格化。庄子提出乘物以游心就是认为物我之间可以相互交融,以致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因此西方造园的美学思想人化自然而中国则是自然拟人化。中国的这种儒家礼教更注重将自然人性化,注重对自然原生态的保持,从人为艺术走向回归自然的本位。

对于人与自然的取舍是中西方园林最大的差异,也是它们之间最主要的连接点,一个是发展的再升华,而一个是回归的再突破。都是从人性的角度去出发,却展现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风格,在人类文明史上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都是艺术的结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