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古城存世间,奈何文化保护难



    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源远流长的古老民族,星罗棋布散落在全国各个地区的古老建筑是华夏文明的载体。但是近些年,随着建筑行业的兴起,大范围大规模的拆迁重建,致使这些历史古建筑在夹缝中越来越难以生存。更有很多的历史古城由于主客观因素的破坏而几近毁灭、消失。


问题一:开发盲目性


据了解,我国的很多历史古城位置都属于现下城市的中心位置,因此这些土地的使用价值非常高。随着城市建设快速发展,开发商出于切身利益,很少顾及城市的历史保护,将有保留价值的历史街区、名人住宅和四合院等古建筑当作包袱大片拆毁。在历史街区“旧貌换新颜”的同时古城风貌以及古建筑文化也随之消失,代之以毫无特色的多层住宅或商业大厦。它不仅破坏了历史文化大城市的风貌,也破坏了历史文化小城镇的历史文化风貌。在经济建设中由于管理工作跟不上,把本来能够保存起来的也没保住,冲击了历史文化遗产。此外,历史古城的大力开发的确可以带动区域内的旅游业发展,但是过度的开发却是对古迹的致命伤害。


    




问题二:概念模糊性


城镇化这个概念一兴起便瞬间吸引眼球,而古城如何走向现代化成为众多专家的关心的问题。有一些城镇管理者已意识到历史文化城镇是块金字招牌,但不懂得如何在保护的基础上进行更新。设计者往往不注重社区空间形态保护、历史脉络延续,却极力模仿所谓原型符号,在建筑外观上大做文章。这些仿古建筑在设计时,并没有与原有建筑文脉形成有机关联。新建筑在体量。材料、色彩等诸多元素盲目创新,对原有建筑的顾及较少,缺乏整体的协调性,也破坏了特色文化的原有价值。


问题三:缺乏特色性


目前的重建古城的一大突出问题就是对设计的关注度不够,也即设计的独特性观念不强。普遍存在重设计轻研究和管理的倾向,人本主义观念淡薄,景观文化、环境规划与空间规划等理论严重滞后,历史街区和建筑物的保护意识存在一些偏差和误区,保护方式也往往简单化。若干文物建筑可能被保存了,但历史环境被破坏,城镇历史联系被割断,特色在消失。其实,除了保护文物建筑之外,还应保存一些成片的历史街区,保存历史记忆,保存城镇历史的连续性。自改革开放以来,中西方的文化互通有无,西方的一些建筑理念进入我国的建筑领域,这些思想的碰撞下也对原有的特色文化产生不小的冲击。


    




问题四:保护静止性


近些年大众对于古城的历史价值有了新的认识,保护古迹的意识也越来越强。但是个别地方政府对纯粹的历史遗产保护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将保护堪称是静态的工作,划定保护区,结果众多优秀民居或代表性的建行组由于没有定为文物保护单位,在对其价值的争论中毁掉了,其他历史建筑也在自然力的作用下因缺乏必要的维修而土崩瓦解。历史街区则产生更严重的后果,一方面房屋不让居民维修而成危房,逐渐损坏;另一方面给在此居住的居民带来生活上的不方便,引发深层次的矛盾。这样趋近于静止的保护状态本着保护古城的初衷,但是却导致了这些古老的社区建筑逐渐被侵蚀。


这些古老城镇的保护工作确实是一项既繁琐又系统的大工程,尤其对于文化遗址和传统民居众多的重点城市来讲,难度更大,责任也更艰巨。所以在保护古城的工作中,设计要与管理相结合,保护与发展也要相辅相成。尤其是在西部大开发的今天,对于我国西部广大地区的合理开发迫在眉睫,未来务必要在总结中思考,在思考中成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