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留城”的“及时雨”先生—-阮仪三




起这样一个标题,丝毫都没有大不敬于先生的意思。相反,倒觉得先生在古城保护方面,是个真正的义士,是高呼“刀下留城”的“及时雨”先生。从事这个行当的新闻工作有些日子了,也常听到有人常提起阮老的大名,但惑于狭隘和忙碌,未曾深究。时值本月初,自社长李建成先生去完北京开会之后,归来对阮老念念不忘,还言及要略备乡土特产再往上海探访阮老。不得甚解,然翻及老先生所历所做,敬意倍增。


1934年,阮仪三生于苏州,是清代扬州开创“训诂学”的学人阮元的后人。阮仪三于1951年至1956年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因为19569月考入同济大学,师从董鉴泓教授,亦深受陈同周等建筑大家影响,故阮仪三毕业后一直留在同济,现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中国的城市化运动在建国之后即风生水起,“建设新中国”的口号鼓舞了一代人,对于古老建筑的拆迁也从此开始,梁思成力保北京旧城墙而不得。与此同时,董鉴泓教授开始研究中国城市建设史,有国外到同济讲学学者以欧洲50年代后期古城复兴运动的经验提出城市发展未必要遵循拆掉旧城建新城的模式,阮仪三对于传统建筑的“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思想亦从此萌生。阮仪三开始着手计划调查到中国著名的历史城市,也开始走访各地古城。


直到八十年代以后,此时各地大兴土木,城市建设往往成为地区发展的标志,不少老建筑、老城镇被夷为平地。尽管保护古城镇面临更多工业化的挑战,阮仪三仍旧没有停止他的行动呼喊,平遥周庄等地就是这样被发现而保护下来,早在2003年,中国首批“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中,其中五个镇的保护规划出自阮仪三之手。


阮仪三为人谦和,但骨子却有着江南人特有的固执,他可以以死来保护一座古镇,自掏腰包保护古城,但是多年经验也他富于斗争的智慧,他总想办法把状告到各地一把手那边,也努力更新培养官员的意识,从1985年起,阮仪三面向中国城建规划部门的负责人办培训班,如今已有1200多名主管各地的规划城建的干部受惠于此。


几十年的奔波,阮仪三保护了不少遗迹,但他仍有遗憾,保存下来的文化遗迹远远比不上破坏的数量,五十个江南古镇如今仅存六个,而提起福州的三坊七巷、山西的太谷祁县等失败案例,阮仪三至今还为这些旧城镇的消逝唏嘘不已。比起过去,如今保护古城镇更多面临商业化洪流的侵蚀,这是与人性贪婪的较量。也许,比起抱憾余生的梁思成,今天的阮仪三是幸运的,他至少部分实践了自己的期望,更幸运的是,阮仪三的抗争不再是一个人的战争,他身后有着很多有心人的支撑,能否唤醒更多公众的意识参与其中成为这场战争的决定因素。


20115月末,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痛陈中国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乱象百出。阮仪三认为,历史文化遗存保护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和环境契合,改造应该非常尊重它的环境,是地理,是风水,是人们在这里长期生活所形成的文化。但现在都想拔掉,新搞出来的只是生造的假古董。“现在全国一阵风,都在造假古董。”阮仪三说,文化遗产很重要的标准是:第一是原真性,第二是整体性,第三是唯一性,第四是可持续性。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世界上唯一流传下来的,但现在我们不懂尊重,变成了败家子。


 


阮老的周庄、同里、甪直、乌镇、西塘、南浔古镇保护规划获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江苏苏州平江历史街区保护项目获2005年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奖。另外法国文化部授予他“法兰西共和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阮老还著有《旧城新录》、《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规划》、《江南六镇》、《江南古镇》,还有被誉为“当代知识分子的文化良心录”的《护城纪实》。




阮仪三先生(右)与中国城市设计周刊社长李建成先生(左)合影



阮老现在是建设部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享有古城卫士古城保护神等美誉。他的一生和他在古城保护方面的的努力终将记入史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