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应用“硬科技”之一——瑞博尔智能水炮

这款智能消防水炮的原理主要是利用可燃物在着火时所产生的大量的红外线辐射,通过红外线光谱敏感的传感器,对火焰信号进行可靠的探测。再通过对信号的放大、滤波及提取处理,确认后发出灭火的控制指令。它可以在一定区域内不间断的进行全方位火情探测。当遇初始火警时,由内部控制系统迅速发出信息指令,驱动灭火装置快速寻的扫描、进行精确定位;火情确认后,灭火装置同时迅速准确地瞄准火源,继而联动启动声、光报警输出,自动启动消防泵、打开控制阀,射水灭火,瞬时即可把刚刚初燃的火源扑灭,确保把火灾的势头消灭在初始状态,防患于未然。喷水结束后,它会自动寻找下一个着火点。如无新的着火点,装置将自动复位,仍处于待机状态,真正地做到了全自动无人值守灭火“陕西瑞博尔消防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向红介绍,“我们公司生产的全自动跟踪定位射流灭火装置产品参与了此次北京新机场产品的招标,经过机场招标专家组的两次工厂实地考察,凭借产品本身过硬的技术性能,出色的探火、灭火精度最终被确定为入围厂家。由总包单位再次组织各个部门及专家组成员就瑞博尔智能水炮的各项性能指标进行了实地的逐项演示和考核。最终,凭借出色的产品性能和突出的性价比,瑞博尔品牌智能水炮在众多的同类产品中脱颖而出,一举中标。”

西安大明宫区域中央商务区雏形初具

 
  上周,由西安大明宫实业集团倾力打造的百万级城市综合体大明宫中央广场项目奠基,至此以大明宫遗址公园为核心,周围已云集了万科、华远、绿地、中建、万达等国内一线品牌开发,本土企业经发地产、大明宫实业集团相继在区域投重金打造高端项目,这些让原本已经处于快速开发期的大明宫楼市再添了一把火。依托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开园的绝对优势,随着万科、华远、绿地、大明宫实业集团、万达等大型企业入驻开发,区域楼市发展如虎添翼,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一个崭新的国家级城市新区将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城市建设不可贪大 规划很重要

      油价居高不下让不少开车族放弃开车,选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但乘坐公交出行的不便也让开车族“纠结”。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在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间时表示,如果公交跟开车一样方便,甚至比开车还便捷,百姓会都选择坐公交,“交通和城市规划很重要。”

焦作实施矿山地质环境行动规划打造绿色生态城

日前,焦作市编制了绿色生态城市矿山地质环境行动规划,计划用3到5年时间,投入5亿元矿山地质环境治理资金,彻底改变该市地质环境面貌,恢复北部山区的生态植被,解决历史遗留的地面沉陷问题,提升采煤区内耕地质量,打造绿色生态城市。

停车场也可以是有趣的公共空间

中国城市设计在现在的中国城市,停车一直是市民头疼的问题,停车场是必不可少的城市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但是人们觉得它只是一个与车有关的空间,除了停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并无其它关联,更不要提将它打造为一个有趣的公共空间了。 但是很多建筑师希望可以打破停车场的单功能局限。 丹麦本土建筑事务所 JAJA 认为,如果能够打破传统停车场的单功能局限,它也可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公共空间。 在丹麦港口 Nordhavn , JAJA 在这里打造了一个占地 2400 平米的大型停车场 Park’n’Play ,同时,它还是一个功能丰富的游乐场,一道独特的港口绿色风景线。 始建于 19 世纪末的 Nordhavn 港,是哥本哈根附近最后一个正在改造中的港口。它原本是一个巨大的后工业区,目前正在转型成为一个可以容纳 40000 居民工作和生活的新兴城市社区。我们之前写过由废弃起重机改建的豪华酒店 The Krane ,就是 Nordhavn 港口改造项目当中的一个。 如今,在 Park ’ n’Play 附近,已经矗立起了不少玻璃立面的现代感楼宇。 JAJA 却特意选了红色混凝土,打造质朴的停车场建筑外立面,以呼应 Nordhavn 港区红砖建筑的历史,显得更加温暖和友好。 不仅如此, JAJA 还给外墙覆盖上了一层网格结构,并在网格之中引入绿色植物系统,让他们顺着网格自由生长,构成了生机勃勃的外墙。 从蓬皮杜中心完全暴露内部结构的设计中吸取灵感,停车场的外部楼梯成了人们积极参与其中、感受周围环境的全新途径。在 Park ’ n’Play 内部,车子沿着环形车道上楼,在它的外部, JAJA 还特意打造了连续的楼梯,并在楼梯沿线的墙面上加入了抽象风格的壁画,这个被称之为“红线”的楼梯,试图重新建立停车场与参观者的联系,引导他们到达屋顶。 Park ’ n’Play 的屋顶是它最吸引力,也最有活力的部分。在这里不仅可以拥有绝佳的港口观景视野,设计师还打造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游乐场。 游乐场的设计延续了停车场的红色背景,从一根简单的红色栏杆开始,游乐场的所有设施被串联在一起,有秋千、单杠,还可以是迷你跑道、蹦床和露天瑜伽房。 中国现在很多城市为了节省地面空间,建起了楼顶停车场,像赛格的楼上停车场,如若能够再加以利用,将它打造成一个更有趣的公共空间,停车对于市民们来说,也将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吧。
文章来源: 好奇心日报 中国城市设计  文垚  编辑

和谐堪忧的未来"和谐城市"

        今天,半数人类居住在城市,在未来20年内,城市居民将占到世界人口近60%。最快的城市增长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在那里月均新增城市人口达500万人。伴随着城市规模和人口的增长,城市空间、社会和环境之间的和谐及其居民之间的和谐变得异常重要。这种和谐基于两个支柱:公平和永续。
        在过去几年,世界见证了由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带来的社会挑战。燃料和食品价格的上升激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强烈反应,在某些国家和地区甚至有可能摧毁几十年积累起来的社会经济进展。然而,这种对和谐城市发展相对较新的威胁却与规划和管理不良的城镇化有着直接的联系。城市蔓延、对机动交通的高度依赖和城市生活方式等因素产生了过多的垃圾,消耗了大量的能源,因而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上升的罪魁祸首。
        然而,联合国人居署的分析数据显示,并非所有城市都对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负有同样的责任。富裕的城市往往产生更多的排放,更高的收入一般会转化为更高的能源消耗,即使富裕程度接近的城市产生的排放也存在较大的差别。例如,一些发达国家的城市,通过改善交通规划和节约能源正在减少人均能源消耗和排放。与此同时,在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其他城市,机动化和能源消耗增加的双重影响加剧了人均排放水平。本报告的结论清晰地显示,发展高能效的公共交通,减少城市蔓延,鼓励使用环境友好的能源等政策都可以有效地减少城市生态足迹和碳排放量。事实上,城市为减轻和逆转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提供了一个良机。规划得当的城市所拥有的规模经济和人口密度具有减少人均资源(如能源和土地)需求的潜力。
        世界还面临来自日益增加的贫富差距的挑战。《全球城市发展报告》第四辑显示,由于一些地区从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和其它投资中的获益超过其他地区,城市内部以及同一国家不同城市和区域之间的空间和社会差距也正在加剧。本报告所提供的证据显示,如果城市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不平等,其空间和社会的差距很可能会扩大而非收敛,这一点可以在经济增长方面得到体现。严重的城市不平等会造成双重危机。它们不仅会抑制经济增长而且会破坏投资环境。
        同样重要的是,城市不平等对人类发展的所有方面,包括健康、营养、性别平等和教育,都具有直接的影响。在空间和社会二者都差异明显甚至极度不同的城市,社会流动性的缺失往往会减少人们参与正规经济部门和融入社会的机会。这将会加剧不安全感和社会动荡,进而引发公共和私人资源从社会服务和生产投资领域转向安全和防卫支出。扶持贫困的社会计划,公共资源的公平分配,以及均衡的空间和地区发展,特别是城市和城市间基础设施和服务的投资,这些都是减轻和逆转城市不公平消极影响最为有效的措施。
        许多城市和国家正在通过创新城市规划和管理措施来应对挑战与机遇,这些综合性的措施旨在扶持贫困,应对因环境退化和全球变暖而带来的威胁。从中国到哥伦比亚,世界各地的国家和地方政府都正在做出重要的抉择以促进城市实现公平和永续。这些政府意识到城市不仅是问题的一部分;它们同时也是,而且必须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许多城市还正在进行制度创新,试图在促进繁荣的同时尽量减少不平等和能源的非永续利用。富有远见和责任感的政治领袖,辅之以有效的旨在推动公平和永续的城市规划、管治和管理,是建设和谐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

规划让城市发展独具特色

    任何一座城市,在城市扩张与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城市就需要更新。而城市更新也就成了推动城市更好更快发展的必由之路。为了保证城市能够更好地发展,规划也就成为了城市更新最为重要的环节了。只要完整的、可持续的精心规划,才能为城市更新发展提供最为有利的保障,才能实现绿色环保可持续理念。
    早在2007年,深圳城市建成区面积占市域的比例已经接近40%。这个比例远远超过了香港25%的水平,这意味着外延式的城市发展路径已经走到了头。深圳从开山辟地、修路架桥、建设新城的历史阶段,转入了城市更新的常态。向建成的城区要增量、要更高的附加值,也成了深圳城市更新的根本要旨。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主任研究员李津逵曾经对深圳城市更新的现状做了一个生动的对比。他认为深圳现在所处的阶段和150年前的巴黎、30年前的巴塞罗那很相似。在这个阶段,城市更新有不少成败得失和经验教训。例如始于1853年的巴黎旧城改造,就属于外科手术式的大拆大建,背后有深刻的阶级矛盾,历时18年,引爆了巴黎公社大起义,经受了流血牺牲和社会的剧烈动荡。同时也奠定了巴黎的城市路网结构、基础设施标准和城市的风貌。
    20世纪70年代巴塞罗那的城市更新,方法就完全不同。不是大面积地推倒重来,而是通过一个个空间节点的精心营造,带动周边的街区,从而焕发整个城市肌体的活力。巴塞罗那人将这种城市更新的方法叫做“针灸法”。    无论是“外科手术”,还是“针灸法”,成功的城市更新案例都离不开精心的规划,这些规划结合了每一个城市的实际情况,本地特色、气质和产业背景,为城市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新动力、新引擎。而这些成功的城市案例,或许也可以为深圳的城市更新提供更多的思路。
    不少资料显示,二战前在以形体规划为核心的近现代城市规划思想影响下,西方国家城市更新希望通过整体的形体规划来摆脱城市发展困境,纷纷强调城市卫生环境的改善和城市美化。受“形体决定论”思想的影响,进行了主要以街道、城市雕塑、公共建筑、公园、娱乐设施、开放空间等手法达到城市美化效果的城市更新,即城市美化运动,但结果发现城市功能是不能忽视的。到二战后至西方后工业化前夕,虽然这一问题得到了反思,但二战胜利仍然助长了“形体规划”的思想,为恢复经济和城市面貌,西方各国展开了大规模“城市更新”运动,主要是对城市中心区土地的强化利用与大规模推倒重建和清理贫民窟。
    在现代建筑师协会倡导的“功能主义、强调新技术应用”的城市规划思想指导下,这个时期的城市更新突破了二战前的物质性更新模式,而更重视产业结构和生产布局的调整和优化,解决了工业化带来的工业污染、拥挤等问题。但同时也伴随着严重的负面影响,如大规模推倒重建贫民窟只是空间位置上转移了贫民窟,而且消灭了现存的邻里社会;在级差地租的作用下,城市中心区土地的强化利用导致了中心区的衰败,并且带来治安、交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上世纪70年代后,在可持续发展理念影响下,西方城市更新目标、内容、方式更趋向理性,通过各种城市更新政策纲领的制定,城市的社会经济意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目前以改善环境、创造就业机会、促进邻里和睦为主要目标的“社区规划”已成为西方国家城市更新的主要方式。

“五月到深圳来看海” 需要痛定思痛的城市景观

    5月11日的一场暴雨,几乎将深圳这座新生的城市致残,上百处道路积水,上千辆汽车被淹,飞机、火车、公交……种种先进的交通工具纷纷在这天降的灾难中败下阵来,无一幸免。
    一场暴雨能让一座城市瘫痪,一场暴雨也能冲刷出隐藏在“崛起”背后的未愈伤口。近年来,随着极端天气的频发,深圳早已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武汉、广州、杭州,甚至是我们的首都北京,也同样不能从“逢雨必涝,遇涝则瘫”的怪圈之中逃脱出来。我们日以居住的城市为何会沦为这般模样?公众的猜测和质疑声似乎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此次的深圳为例,水务局排水管理处负责人说,深圳虽然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但是上世纪80年代,建设初期也是采用了前苏联的城市建设理念。由于前苏联降水较少,排水管道标准较低,这导致了深圳排水管道的建设没有充分考虑未来城市的发展。因此我们分析,问题的症结或许还是要归结于“地下管网”问题,地下管道的设计若不合理、不能切合一座城市的实际,内涝是必然会上演的悲剧。
    我们会发现,每当一座城市出现内涝,紧接着会有“多少年一遇”等字眼被公诸于众,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的确是助推因素,仔细分析之后,还与城市的地上设施和地下排水设施有关。城市的土地资源有限,随着城市人口的迅猛增加,很多湖泊被填占后做了房地产项目开发之用途。而像深圳这样的新兴城市,当年的“内湖”、“内水”,因为城市房地产开发填没了多少?没有了天然的水域和湖泊,自然的蓄洪能力消失了,一旦积水,只能淹没小区,阻塞道路。同时,解决城市地上排水,与城市绿地植被有密切关系。因为,城市建设过程中,不仅“地下”排水设施不到位,其地上设施和相关“锁水”设施同样极度欠缺。因此,造成深圳这样的“内涝现象”,绝不仅仅是“地下”设施不到位这个单一因素造成的。要想真正走出这种困境,不仅要规划好“地下”、建设好“地上”,更要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
    城市的建设是一个立体工程,尤其是对地下管线的设计和规划更需要具有前瞻性的眼光,一旦成型,再做改动基本是不可能。所以对于我国目前的城市内涝频发的现状,“推倒重来”并不可取,更是不可能实现的工程。所以,“亡羊补牢”是必要的,但并非要全盘否定旧模式,结合局部可取之处,再解决重点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内涝的重点在“地下工程”,但这更是一个体统工程,城市的规划者和设计者在“对症下药”的同时,仍要兼顾地面上的通畅,大肆开挖,大面积施工围堵,也不是城市该呈现的风貌和特征。

前瞻性城市规划走精细化道路

——访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刘建军

    刘建军  教授级规划师、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现任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国家城乡规划专家库成员,陕西省城乡规划专家,四川万源市政府总规划师,渭南、咸阳市政府规划顾问,西北大学特聘教授,西安理工大客座教授。刘院长博学多识,思维敏捷,尤其在城市规划方面坚持以人为本,走精细化道路,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在多年的城市规划工作中,更是将这一思想运用城市规划建设中去,成为城市规划职业者的典范。

    城市作为人口的聚集地,是人类不断成熟和文明的标志。城市自古就有它的足迹,城市发展至今,已经今非昔比。论城市建设,在许多人看来似乎跟自己无关紧要,你可否明白,如今城市中种种与我们密切相关的生活问题都跟城市规划建设有关,比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城市规划建设未来发展的出路在哪里?近日,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刘建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表达了作为一个城市规划职业者对于城市发展的观点和意愿。
    记者: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我国的城镇化建设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然而在城市规划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诸如洋化、庸俗化、特别是千城一面的城市问题层出不穷。众所周知,城市设计规划是一个城市建设的指向标,一个城市规划设计的优劣决定着这个城市的发展空间,因此我们要科学合理的进行城市规划设计,谈谈究竟怎么样规划才算是又科学又合理的规划?    刘院长: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我国社会经济飞速发展,每个城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存在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千城一面的问题,而且问题已经很突出。实际上每个城市发展都有它一定的规律性,必须合理根据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现状定位城市规划,突出城市特色、个性。我国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一个机遇特征问题,而特征包含两个问题,一个是自然特征(地形、河流、气候等),一个人文特征(历史文化,城市格局等),把这两个问题在城市规划中有机的跟现代人思维模式、行为模式结合起来,因地制宜,来规划、建设本地特色的城市。
白水县城东区特色商贸休闲区规划
    记者:陕西中晟规划设计院是集城乡规划、建筑、市政、园林景观设计为一体的综合规划设计企业,规划设计项目多次获得省、部优秀规划设计奖项,其中您最得意或者您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是哪些?    刘院长:本单位项目涉及地域比较广,有新疆、西藏、青海、甘肃、湖北、四川等等,而且每一个项目的规划建设都是根据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历史文化等因素设计的。在目前这么多作品中我觉得得意的有:榆林市南沙新区规划,这个规划严格坚持前瞻性、科学性、操作性。还有铜川新区也是一个好的规划作品,铜川作为一个老城,地理条件发展有限。这个新区的规划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特别在道路以及绿化方面做的比较特色。
榆林市榆阳河凌霄广场规划
    记者: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社会经济保持了持续快速发展的势头,同时响应世界范围内信息化、市场化、法制化、生态化的趋势。新时期的城市规划必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自然环境的保护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人性化的设计理念将在规划中凸显,追求和谐的基本准则之下,城市规划从业者应该走什么设计道路?    刘院长:从规划角度来看,最终目的是以人为本,提升城市的质量。而城市的质量是一个综合体,包括功能建构、环境设计、空间结构、建筑设计等。国外对于这方面做的比较好,当你走到一条街道,感觉需要休息的时候,路边就会有坐凳,当你想要扔垃圾的时候,路边就会有分类的垃圾桶。规划师就把一些细小的问题全都考虑到城市规划建设中去。我们国家的建筑设计,城市规划者们应该朝精细化道路发展,以人为本。
宜昌市夷陵区河心公园规划
    记者:网上传言,城镇建设规划存在的几大“难”问题,比如重视“难”,城镇建设规划仍然受困于“雷声大、雨点小”的政策口号困局。近些日子以来,为了响应国家和政府的号召,各地都在搞城镇建设,一派风风火火的景象,但是很多城镇建设要么“难产”、要么“流产”,大多数城镇建设规划都停留在喊喊口号。还有比如规划变成了长官意志,比如基础设施滞后,比如对环境和文化遗产保护不重视,比如规划和建设相脱节等,对于这些问题,有没有什么对策可以是通过我们这些媒体呼吁的?    刘院长:作为规划编制者来说存在两难问题,规划编制难度越来越难,规划实施越来越难。两难的存在造成规划反复在进行编制,规划五花八门。从某些方面反映了长官意志的问题,建筑规划师顺应市场经济下不认真分析的问题。而政府部门的城市规划思路不同也造成“难产”、“流产”问题。对于保护城市文化、古建筑的问题,就是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关系问题,市场经济要求要提升城市质量,投资者考虑到经济效益。往往会对城市文化造成破坏。而我国对城市的破坏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战争年代,二是文化革命年代,三是改革开放年代,破坏程度一个比一个厉害,尤其是改革开发对城市的开发造成的破坏是最严重的。要把开发利用与保护的关系处理好,领导必须重视起来。
西安市长安区长安文化广场规划
    记者:古代风水学从它诞生之日起,即与城市规划结下了难解的因缘。风水学以其浓郁的文化内涵,受到历史的沉淀而渗入到城市规划之中。想问一下您对于风水,在城市建设中的作用的看法?    刘院长:对于风水与城市建设的问题,我个人的认识是如何处理好城市规划与自然条件的关系,如何将城市建设与自然条件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陕西省眉县平阳阁规划
    记者:您理想中的城市和城市里的建筑、市政以及风景园林布置等是个什么样子?    刘院长:其实早在十八、十九世纪欧洲已经有学者提出田园城市,有机城市等,就是对未来城市的一种憧憬跟规划。我理想的城市是:城市跟自然环境完美结合起来,绿在城中,城在绿中,城市的建筑、景观都是一种绿色、环保、自然的感觉,人们都处于健康与快乐之中的理想城市。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作者 王翼 薛春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