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也可以是有趣的公共空间

中国城市设计

在现在的中国城市,停车一直是市民头疼的问题,停车场是必不可少的城市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但是人们觉得它只是一个与车有关的空间,除了停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并无其它关联,更不要提将它打造为一个有趣的公共空间了。

但是很多建筑师希望可以打破停车场的单功能局限。

丹麦本土建筑事务所 JAJA 认为,如果能够打破传统停车场的单功能局限,它也可以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公共空间。

在丹麦港口 NordhavnJAJA 在这里打造了一个占地 2400 平米的大型停车场 Park’n’Play,同时,它还是一个功能丰富的游乐场,一道独特的港口绿色风景线。

始建于 19 世纪末的 Nordhavn 港,是哥本哈根附近最后一个正在改造中的港口。它原本是一个巨大的后工业区,目前正在转型成为一个可以容纳 40000 居民工作和生活的新兴城市社区。我们之前写过由废弃起重机改建的豪华酒店 The Krane,就是 Nordhavn 港口改造项目当中的一个。

如今,在 Parkn’Play 附近,已经矗立起了不少玻璃立面的现代感楼宇。JAJA 却特意选了红色混凝土,打造质朴的停车场建筑外立面,以呼应 Nordhavn 港区红砖建筑的历史,显得更加温暖和友好。

不仅如此,JAJA 还给外墙覆盖上了一层网格结构,并在网格之中引入绿色植物系统,让他们顺着网格自由生长,构成了生机勃勃的外墙。

从蓬皮杜中心完全暴露内部结构的设计中吸取灵感,停车场的外部楼梯成了人们积极参与其中、感受周围环境的全新途径。在 Parkn’Play 内部,车子沿着环形车道上楼,在它的外部,JAJA 还特意打造了连续的楼梯,并在楼梯沿线的墙面上加入了抽象风格的壁画,这个被称之为“红线”的楼梯,试图重新建立停车场与参观者的联系,引导他们到达屋顶。

Parkn’Play 的屋顶是它最吸引力,也最有活力的部分。在这里不仅可以拥有绝佳的港口观景视野,设计师还打造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游乐场。

游乐场的设计延续了停车场的红色背景,从一根简单的红色栏杆开始,游乐场的所有设施被串联在一起,有秋千、单杠,还可以是迷你跑道、蹦床和露天瑜伽房。

中国现在很多城市为了节省地面空间,建起了楼顶停车场,像赛格的楼上停车场,如若能够再加以利用,将它打造成一个更有趣的公共空间,停车对于市民们来说,也将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吧。

文章来源: 好奇心日报

中国城市设计 文垚 编辑

葡萄牙小渔村Azenha,带你领略共振结构

Azenha是一个坐落于葡萄牙西南海岸偏远地区的一个小渔村,这个村庄的多层次特征比较明显。陆地和海洋之间的现存对抗及其相关的活动(捕鱼和农业)构成其平淡的日常生产生活。

 

共同机会。催化剂战略

在深入分析影响Azenha过程的干扰的基础上,发现了现在仍然可见的共鸣:人口流失; 公共空间的不稳定; 空地 缺乏基本的服务和设备; 捕鱼作为一项脆弱的活动; 由当地社会协会的新活动

看到今天在Azenha现有的共鸣,作为改变的机会。事实上,将这些共振视为潜在的催化剂,能够在不确定和未知的未来产生共鸣。

按照这种具体的思路,提出了传统城市干预措施的替代方法。目标不是强加一个确定性的程序,与Azenha 的实际问题(共鸣)和现有的特殊性分离。不想让所有的动态和潜在的残余物在一个盲目的白板中共存,相反,试图创造一个现实的过程矩阵,最终在不可预测的未来推动新的动态和活动。为此,创建一个共振结构:不止是结构的结构。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旨在以经济可持续的方式解决实际问题。一种结构具有在某点和某人接触的过程中跨越数次、规模和中间人的方法,或是拥有灵活的处理许多可能的情况。

共振结构。一种灵活的方法

Azenha上创造一个共振结构,共同为这个地方带来更光明的未来的目标。一个未来可能会产生新的可能性,不仅对于一个非常脆弱的现实,而且对现有的一个非常有趣的捕鱼社区也是如此。为了建设这个未来,目前的项目只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的起点,不仅包括建筑师,还包括几个重要的投资商,如现有的人口,投资者,当地的社会团体,周围的村庄。因此,有必要了解所产生的共振结构本身并不存在。这种结构只会产生共鸣或产生新的东西。

旅游融入,创建新的参与活动

社会参与:建议设立一个参与项目,如何通过景观或生物多样性等现有的结构和资源来增强Azenha?从这个问题来看,人口和地方代理人认为,把旅游业作为这个村庄的主要活动,可以通过利用当地住宿作为季租,为其人口带来新的利润。可以使用社会结构与中心商店有关的可能的旅游活动,如潜水或散步穿过自然公园。从长远来看,如果旅游业成为Azenha的主要活动,就可以建立一个保健中心,全年吸引游客,创造利润。

按照这种思维方式,这个地方的现有共鸣被视为创造一个战略,以产生一个共振结构的催化剂。这个结构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仅要以经济可持续的方式解决地方的主要问题,还旨在邀请灵活的和许多可能的活动。事实上,这个结构是一个公开的,未知的机制。开放给未来的灵活使用,并在广泛的可能场景未知,可在这个地方开发。

                                                                                                                                                                                                                 (中国城市设计网      文垚)

“五月到深圳来看海” 需要痛定思痛的城市景观

    5月11日的一场暴雨,几乎将深圳这座新生的城市致残,上百处道路积水,上千辆汽车被淹,飞机、火车、公交……种种先进的交通工具纷纷在这天降的灾难中败下阵来,无一幸免。

    一场暴雨能让一座城市瘫痪,一场暴雨也能冲刷出隐藏在“崛起”背后的未愈伤口。近年来,随着极端天气的频发,深圳早已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武汉、广州、杭州,甚至是我们的首都北京,也同样不能从“逢雨必涝,遇涝则瘫”的怪圈之中逃脱出来。我们日以居住的城市为何会沦为这般模样?公众的猜测和质疑声似乎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就以此次的深圳为例,水务局排水管理处负责人说,深圳虽然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但是上世纪80年代,建设初期也是采用了前苏联的城市建设理念。由于前苏联降水较少,排水管道标准较低,这导致了深圳排水管道的建设没有充分考虑未来城市的发展。因此我们分析,问题的症结或许还是要归结于“地下管网”问题,地下管道的设计若不合理、不能切合一座城市的实际,内涝是必然会上演的悲剧。

    我们会发现,每当一座城市出现内涝,紧接着会有“多少年一遇”等字眼被公诸于众,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的确是助推因素,仔细分析之后,还与城市的地上设施和地下排水设施有关。城市的土地资源有限,随着城市人口的迅猛增加,很多湖泊被填占后做了房地产项目开发之用途。而像深圳这样的新兴城市,当年的“内湖”、“内水”,因为城市房地产开发填没了多少?没有了天然的水域和湖泊,自然的蓄洪能力消失了,一旦积水,只能淹没小区,阻塞道路。同时,解决城市地上排水,与城市绿地植被有密切关系。因为,城市建设过程中,不仅“地下”排水设施不到位,其地上设施和相关“锁水”设施同样极度欠缺。因此,造成深圳这样的“内涝现象”,绝不仅仅是“地下”设施不到位这个单一因素造成的。要想真正走出这种困境,不仅要规划好“地下”、建设好“地上”,更要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

    城市的建设是一个立体工程,尤其是对地下管线的设计和规划更需要具有前瞻性的眼光,一旦成型,再做改动基本是不可能。所以对于我国目前的城市内涝频发的现状,“推倒重来”并不可取,更是不可能实现的工程。所以,“亡羊补牢”是必要的,但并非要全盘否定旧模式,结合局部可取之处,再解决重点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内涝的重点在“地下工程”,但这更是一个体统工程,城市的规划者和设计者在“对症下药”的同时,仍要兼顾地面上的通畅,大肆开挖,大面积施工围堵,也不是城市该呈现的风貌和特征。

前瞻性城市规划走精细化道路

——访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刘建军

    刘建军  教授级规划师、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现任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国家城乡规划专家库成员,陕西省城乡规划专家,四川万源市政府总规划师,渭南、咸阳市政府规划顾问,西北大学特聘教授,西安理工大客座教授。刘院长博学多识,思维敏捷,尤其在城市规划方面坚持以人为本,走精细化道路,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在多年的城市规划工作中,更是将这一思想运用城市规划建设中去,成为城市规划职业者的典范。

    城市作为人口的聚集地,是人类不断成熟和文明的标志。城市自古就有它的足迹,城市发展至今,已经今非昔比。论城市建设,在许多人看来似乎跟自己无关紧要,你可否明白,如今城市中种种与我们密切相关的生活问题都跟城市规划建设有关,比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城市规划建设未来发展的出路在哪里?近日,陕西中晟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刘建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表达了作为一个城市规划职业者对于城市发展的观点和意愿。

    记者: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我国的城镇化建设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然而在城市规划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诸如洋化、庸俗化、特别是千城一面的城市问题层出不穷。众所周知,城市设计规划是一个城市建设的指向标,一个城市规划设计的优劣决定着这个城市的发展空间,因此我们要科学合理的进行城市规划设计,谈谈究竟怎么样规划才算是又科学又合理的规划?
    刘院长: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我国社会经济飞速发展,每个城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存在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千城一面的问题,而且问题已经很突出。实际上每个城市发展都有它一定的规律性,必须合理根据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现状定位城市规划,突出城市特色、个性。我国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一个机遇特征问题,而特征包含两个问题,一个是自然特征(地形、河流、气候等),一个人文特征(历史文化,城市格局等),把这两个问题在城市规划中有机的跟现代人思维模式、行为模式结合起来,因地制宜,来规划、建设本地特色的城市。

白水县城东区特色商贸休闲区规划

    记者:陕西中晟规划设计院是集城乡规划、建筑、市政、园林景观设计为一体的综合规划设计企业,规划设计项目多次获得省、部优秀规划设计奖项,其中您最得意或者您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是哪些?
    刘院长:本单位项目涉及地域比较广,有新疆、西藏、青海、甘肃、湖北、四川等等,而且每一个项目的规划建设都是根据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历史文化等因素设计的。在目前这么多作品中我觉得得意的有:榆林市南沙新区规划,这个规划严格坚持前瞻性、科学性、操作性。还有铜川新区也是一个好的规划作品,铜川作为一个老城,地理条件发展有限。这个新区的规划结合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特别在道路以及绿化方面做的比较特色。

榆林市榆阳河凌霄广场规划

    记者: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社会经济保持了持续快速发展的势头,同时响应世界范围内信息化、市场化、法制化、生态化的趋势。新时期的城市规划必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自然环境的保护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人性化的设计理念将在规划中凸显,追求和谐的基本准则之下,城市规划从业者应该走什么设计道路?
    刘院长:从规划角度来看,最终目的是以人为本,提升城市的质量。而城市的质量是一个综合体,包括功能建构、环境设计、空间结构、建筑设计等。国外对于这方面做的比较好,当你走到一条街道,感觉需要休息的时候,路边就会有坐凳,当你想要扔垃圾的时候,路边就会有分类的垃圾桶。规划师就把一些细小的问题全都考虑到城市规划建设中去。我们国家的建筑设计,城市规划者们应该朝精细化道路发展,以人为本。

宜昌市夷陵区河心公园规划

    记者:网上传言,城镇建设规划存在的几大“难”问题,比如重视“难”,城镇建设规划仍然受困于“雷声大、雨点小”的政策口号困局。近些日子以来,为了响应国家和政府的号召,各地都在搞城镇建设,一派风风火火的景象,但是很多城镇建设要么“难产”、要么“流产”,大多数城镇建设规划都停留在喊喊口号。还有比如规划变成了长官意志,比如基础设施滞后,比如对环境和文化遗产保护不重视,比如规划和建设相脱节等,对于这些问题,有没有什么对策可以是通过我们这些媒体呼吁的?
    刘院长:作为规划编制者来说存在两难问题,规划编制难度越来越难,规划实施越来越难。两难的存在造成规划反复在进行编制,规划五花八门。从某些方面反映了长官意志的问题,建筑规划师顺应市场经济下不认真分析的问题。而政府部门的城市规划思路不同也造成“难产”、“流产”问题。对于保护城市文化、古建筑的问题,就是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关系问题,市场经济要求要提升城市质量,投资者考虑到经济效益。往往会对城市文化造成破坏。而我国对城市的破坏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战争年代,二是文化革命年代,三是改革开放年代,破坏程度一个比一个厉害,尤其是改革开发对城市的开发造成的破坏是最严重的。要把开发利用与保护的关系处理好,领导必须重视起来。

西安市长安区长安文化广场规划

    记者:古代风水学从它诞生之日起,即与城市规划结下了难解的因缘。风水学以其浓郁的文化内涵,受到历史的沉淀而渗入到城市规划之中。想问一下您对于风水,在城市建设中的作用的看法?
    刘院长:对于风水与城市建设的问题,我个人的认识是如何处理好城市规划与自然条件的关系,如何将城市建设与自然条件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陕西省眉县平阳阁规划

    记者:您理想中的城市和城市里的建筑、市政以及风景园林布置等是个什么样子?
    刘院长:其实早在十八、十九世纪欧洲已经有学者提出田园城市,有机城市等,就是对未来城市的一种憧憬跟规划。我理想的城市是:城市跟自然环境完美结合起来,绿在城中,城在绿中,城市的建筑、景观都是一种绿色、环保、自然的感觉,人们都处于健康与快乐之中的理想城市。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作者 王翼 薛春龙)

延安新区(北区)初步规划破绽百出


213日举行的延安新区(北区)城市文化研讨会上,澳大利亚PDI国际设计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了关于延安新区初步的规划方案。次方案一出,立即迎来一批专家学者的炮轰。

中国策划研究院院长陈国庆在听了这个规划简介后说:“把延安完全规划成这样一个现代化城市,而脱离了当地的文化元素和风土人情,这样千篇一律的城市规划模式一点意义也没有,甚至很有可能葬送了延安在国人心目中的神圣”。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博导陈望衡说:“延安新区的规划要本着以下六点意义进行。一是要更好的保护红色圣地和历史文化名城;二是要建设一个乐居的、来百姓喜欢的家园;三是要从根本上实现延安经济转型;四是不主张建设大都市式的延安,要以小城镇组团为主,漫天星斗的去建设新区;五是以中华民族的根脉文化来重点塑造黄帝陵、黄河等中华民族重要发源地等文化基地;六是要以特色文化建设延安。

据悉,有关延安新区的规划,最先是由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和西北设计院分别进行设计,而他们的设计方案都没能通过延安市委、市政府以及专家学者的核准,后来通过国际投标的方式,澳大利亚PDI国际设计有限公司最终中标。

但就目前来看,这样一家具有国际水准的设计公司也未能交出一份满意的设计方案来,可是新区的建设已经开始了。然而,延安新区最终将会以什么样的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我们拭目以待。

城镇化规划或春节后发布 多地蠢蠢欲动万箭齐发


《第一财经日报》从消息人士处了解到,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下称“规划”)很可能在春节前后发布。


作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的最高纲领性文件,规划发布时间几经推延。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城镇化会议的闭幕,方案也最终落定。消息人士称,规划整体改动不大,主要方向仍是城市群的发展和人口城镇化问题。


 


发改委牵头部署“人”的城镇化


 


日前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规划明确了新型城镇化建设目标、战略重点和配套制度安排。新型城镇化建设将坚持以人口城镇化为核心,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以综合承载能力为支撑,全面提升城镇化质量和水平。


根据权威机构可查阅的消息,我国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5%左右,这和51%左右的城镇化率有着很大的差距。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发改委就牵头各部门合力制定规划一系列配套安排。发改委一名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作为国家重大战略,发改委在新型城镇化方面投入很多精力,所牵涉的部门和人员之广也是少见的。


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也明确表示,在争取尽快发布规划的同时,将会同有关部门出台配套政策。“户籍、土地、资金、住房,基本的公共服务,地方发改委要加强配合,编制配套的规划。”


上述人士称,最为敏感的户籍政策其实是研究最多,也是最先行的。公安部副部长黄明此前表示,国家发改委牵头组织12个部门研究形成了《关于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稿,正进一步修改完善。


上述报道称,在农民工市民化方面,将着力推进解决已转移到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问题和有能力在城镇就业、居住的常住人口市民化问题。未来将建立健全农民工市民化推进机制,建立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分担机制,将采取中央、省、市、企业和个人分担的方式。


2020年,城镇化率将达约60%,城镇常住人口将达8.5亿人,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要从目前的35.7%提高至45%


 


多地打响城市群战役


 


尽管规划迟迟未能发布,但城市群为主体这一方向早已确定。为抢占政策先机,多地掀起了各种城市群和经济圈的规划热潮。随着地方两会的召开,这一战役更为白热化。


此前披露的消息称,在未来的城市群发展中,我国将注重培育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以及山东半岛、成渝城市群等地区的发展,并在东北有条件的地区发展城市群。对此,将培育并引导城市群发展,完善大中小城市结构,强化综合运输交通网络的支撑,优化城市群内部的城市分工协作。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城镇化会议等几大会议的倾向来看,次级城市或二三线城市将成为中心的城镇化建设方向。这主要是由于大城市资源环保承接能力有限,县域城市建设条件差距仍较大。目前,二三线城市是打造新型城镇化的突破口。


在此背景下,中西部地区和二三线城市的争夺尤为激烈。


近日,山东省政协召开了“统筹两区一圈一带区域协调发展”的发布会;河南省发改委主任孙廷喜118日表示,将强化城市的空间布局,推动中原城市群的建设,其中主要的工作是争取国家尽快编制中原城市群的规划。


同时,一些经济圈也加剧了竞争。201312月,原本为南京都市圈重要城市的滁州宣布加入合肥经济圈,让南京、合肥两大城市圈之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


对于这样的竞争,部分学者认为在市场的选择和淘汰下并无妨。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易鹏此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发展城市群的好处一方面是可以妥善解决特大城市、中小城市、小城镇、乡村合理布局、融合的问题,实现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良性互动,既解决城市发展需要减少成本的问题,也可以尽最大可能实现生态、集约发展。(凤凰卫视)


 

地域建筑根植于自然坏境之中

    相对于社会的变迁、政权的更迭、文化的进步、时尚的递进,自然的因素在建筑文化的进程中,相对于其他影响因素而言非常稳定,无论是几百年前还是几百年后都不会有大的改变。因此,说到地域建筑,自然环境因素是其首要的影响因素。




    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自然环境:日照强度,太阳高度,温度,风力大小,空气湿度,地形地貌、水流风势、土质、水质、植被、材料等等。地域性建筑之所以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就是因其根植于自然环境之中,是与自然相互适应,相互协调的结果。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纬度及东西经度的跨度都很大,气候种类包括热带亚热带、温带、寒带等,地形包括平原、山地、河谷、高原、丘陵,沙漠等,建筑材料囊括木材、石材、土胚、竹材,在这种复杂的自然环境里,中国的地域性建筑文化非常丰富,如江南园林、岭南建筑、重庆山地建筑,以及贵州苗寨,客家围屋、干阑式建筑、蒙古包、新疆维族居民,再有藏族的雕楼、北方的四合院,云南的“一颗印”,西北的窑洞等等;在世界范围内,也存在着多种多样的地域性建筑:如中国的木构架建筑,欧洲石构建筑,干热地区的建筑,东南亚湿热气候的建筑,爱斯基摩人的冰星,美国的“草原式”建筑等等。




    不同的地域建筑,有的因其气候,有的因其地形,有的因其材料,各自形成了独特的建筑特质,作为人与自然的媒介,自发地回应自然,如植物一般,落地生根,“道法自然”,适宜于地区自然环境的要求,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比如中国的坡屋顶建筑,南方炎热多雨,因而檐深远以遮阳和保护墙面,双面开窗以求通风,天井南北狭窄,东西狭长以避免阳光直射天井;北方极寒地区,因而屋面为防止积雪而加大坡度,南面开窗而避免北面开口,增加南向阳光并减少室内通风,天井加宽变为大院形成人们晒太阳的场所;




    比如藏族的碉楼,西藏和四川的藏族居民,尽管两者有着相同的文化背景、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社会组织,由于自然气候的不同,地理位置以及建筑材料的不同,构筑形态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特质;然而四川的藏族居民和羌族居民尽管民族、文化背景不同,但建筑的材料,构造做法及构筑形态等方面却非常相近。因此,在相似的气候下,即使是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理位置的建筑形态会显示出惊人的相似。气候特征越典型,建筑特征越接近。




    同样是地处西南地区的川西居民和重庆山地建筑,都是木构穿斗,青瓦白墙,外形十分接近,但由于地形地势差异,在平面组织,构筑方式上就形成了迥异的特点:川西坝子居民以院落为主,平面松散随意,还会呼应林盘而建,重庆山地居民由于用地异常珍贵,故会产生吊脚的方式,依山而建,因地制宜。

小日本的空间“省”术

    提起小日本,我们就不免想起抗日战争,不免想起钓鱼岛,从而恨的咬牙切齿,但小日本在“省”方面的功夫比起他们的“忍”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汽车“省”油,他们的饮食“省”料,甚至他们的房子都“省”空间,可谓是把“省”术运用的炉火纯青。下面就请欣赏小日本在室内装饰上是如何“省”空间的。












 

窑洞小窝 乐趣多多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每天像个机器一样运转着,过着压力剧增的生活,呼吸着被污染过的空气,吃着各种不安全的食物,甚至连最基本的那点自由都被所谓的社会“强奸”了,就这样,他们还乐此不疲的奋斗着、坚持着、生活着。其实窑洞也可以是理想的住居之所,受条件所限制,人类最早的房屋就和窑洞很相似,过着最淳朴、最简单而又很快乐的日子,如果现在的人们也能住进窑洞,体验一下先前人们的生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住窑洞光就冬暖夏凉不说,还可以给心灵找到一片栖居之所,而且还个性时尚,充满无限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