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着的城市:“大杀器”pk“登革热”

城市不仅带给了我们方便,人口的密集也为一些疾病的蔓延和传播提供了便利。在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地区,如何预防病毒进一步扩散挑战着城市治理的有效性。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我们得以看到城市政府是如何面对和处理这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正如几年前的抗击“非典”大战,城市瘟疫总是检验着城市的对抗能力。


而事实上,城市与瘟疫之间的对抗,已经有着上百年的历史。现代西方城市规划的起源,正在于解决因城市人口快速增长而带来的公共卫生问题。传染病总是经过人口稠密的城市大规模地蔓延。流行于中世纪的黑死病发生于14世纪,并贯穿151617世纪中叶。这次大流行遍及欧洲、亚洲及非洲等地,尤以欧洲伤亡最为惨重。据推测此次黑死病造成欧洲30%以上的人口死亡,以意大利和英国最为严重。17世纪末,终于走出黑死病阴影的欧洲迎来了启蒙运动和科学革命,并催生了19世纪的工业革命,开启了现代化的历史。然而,光芒万丈的工业革命并没有使城市免于瘟疫的侵袭。尽管工业化推动了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进程,但这些城市的工业生产环境恶劣,工人们栖身于拥挤脏乱的居住环境,造成比从前还要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其中又以水的供应、垃圾及污水处理、传染病防治等最为迫切。


城市的规划管理本就是在城市问题的危机中逐渐成熟的。除了发展经济之外,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英国作为工业革命的起源地,在1841年发表的平均寿命统计表明,利物浦居民的平均寿命只有26岁。1843年发表的平均寿命统计表明,曼彻斯特居民的平均寿命只有24岁。与这些数字相关联的是大量因传染病死亡的青年,以及极高的婴儿夭折率。水源污染是造成1832年、1848年和1866年英国霍乱流行的罪魁祸首。商业流动则使传染病比中世纪散布得更快。这一切迫使政府必须实施控制和提供公共服务。1845年英国的一份官方报告首先建议各地要有单一的公共卫生主管机构,负责有关排水、铺路、净水、供水等工作,并且要求主管当局规范新建筑物的兴建准则。1860年之后,英国开始实施一系列改良贫民窟的计划,大规模拆除或改建不合卫生的建筑物,制定了新的建筑规则,规范街道的最小宽度,以保证建筑物拥有基本充足的空气流通和日照。在1870年抽水马桶发明之前,每一栋房子背后必须建有分隔在外的盥洗室。尽管资本主义的萌芽与自由放任的市场学说相伴而生,但城市规划自此成为政府这个守夜人必须介入和负责的任务之一。



无独有偶,2014924日,广东广州,广东省登革热疫情严峻。历史上,广州地区登革热疫情最为严重的1995年全年病例数为5300多例;日前通报的数据显示,广州病例数已达5190例,而2312区、市(县级)新增的病例数又汇总到了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杨智聪的案头。“仍在上升,最近日均新增病例数在百例以上。防控登革热,关键还是灭蚊再灭蚊”。从数据和疫情发展情况来看,今年广州的登革热疫情已接近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最高年份。广州市卫生局公布前一天全市蚊媒密度的监测数据:190个点进行蚊媒监测,其中61个点密度达到控制要求,合格率为31.9%。对比前天33.5%的合格率,全市蚊媒监测点的蚊子密度仍未降下来。防控登革热,关键还是灭蚊再灭蚊。卫生局、疾控中心已向各监测点再度派出督导组人员。为进一步加强登革热控制工作,广州市爱卫会决定在国庆节前,于24日、28日和108日的下午开展3次广州全市灭蚊统一行动。这次南源街出动了新科技:一台车载式超低喷雾机来为社区大范围撒药灭蚊。广州市城管委表示,今次灭蚊行动内容主要针对天台、地下室、闲置房屋、绿化带、各类水体等蚊虫栖息和繁殖场所为重点的地区。灭蚊行动的烟雾笼罩了整个社区,走过的市民纷纷掩鼻快速通过。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瘟疫当然是必须对抗的,但从政府的对应方式可以看到不同体制的决策过程、定出的规则、牵涉的权力关系,甚至美学。今天,全球化的流动让疫情传播更为迅速,政府管理的难度也就更大。平民百姓里,有钱的,没钱的,有知识的,没知识的,乘飞机的,搭公车的,可能在疫情蔓延中要遭遇不同的险境。然而,从以往的经验可以看出,城市政府只能以更开放、有效的态度才能面对和处理疫情。事实上,惟一有效的方法是让感染者在第一时间得到有效的隔离治疗。而除了管理和信息通报等问题之外,医疗保健体系转轨过程出现的众多重大缺口,将是防疫工作更难突破的障碍。




宜居之地难觅,逃离“北上广”?

    对很多人来讲,“北上广”都曾是一个梦想,人们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在一线城市先安居,而后乐业。大城市也仿佛一直都是舒适、便捷、先进的代名词,很多人费尽周折而终于置身于车水马龙的街头,才发现,原来事实并非如此。

    “北上广”早已不是当初狭义的城市定义,它逐渐代表着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于是便有了一种与之紧密相关的衍生现象:从“北上广”逃离到逃回,无数人致力于此,疲惫但却无法停止。最近,网上流传一个桥段,“哥还在犹豫要不要逃离北上广,人家已经开始逃回北上广了”。短短两年间,从因为高房价、高物价、快节奏而逃离“北上广”,到逃回“北上广”继续打拼,这场人才资源的“折返跑”着实颇有戏剧性。只是其中,变化的不是城市,而是人们的心态。一番归去来,城市白领们终于体会到“人生何处不‘围城’”的苦涩。大城市的交通拥堵,房价惊人,生活压力大,工资不够花……本以为回到小城市就彻底脱离苦海,却发现这里也远非梦想天堂,消费水平低,但收入也低,见惯了丰富多彩的大世界再来适应单调乏味也绝非易事。更甚的是,相对偏僻落后的地方更讲究“关系论”,公平性严重缺失,因此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生存多艰难。

    去大城市发展,抑或是去小城市安居沉淀,这是一个无关对错的选择,因为原本就没有最好的地方,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平台。每个人都应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也应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这场“折返跑”一笑而过。实际上,从“逃离北上广”到“逃回北上广”,不是成长中的一段弯路,也不仅仅是丰富个人的工作履历,个中滋味将大城市与二三线城市的酸甜苦涩展示得淋漓尽致,应该成为城市反思的一面镜子。我们也要从这种现象中看到奔波在路上的人们的迫不得已,这只是一种现象,透过这种现象我们更应该从中得到些什么。

    首先我们说说“北上广”,让人们向往、逃离、又最终回归的地方。应该澄清的一点是,大众最终的回归并不代表大城市就在这种“拉锯战”中大获全胜,因为“逃回” 只是人们无奈之下的次优选择。大城市往往更加开放、相对公平,所以为了梦想不得不继续忍受买房难、堵车、物价高等城市病的煎熬。鉴于此,城市管理者首先应该反思,如何采取合理有效的措施,使大城市真正成为优秀人才聚集的热土。同时,二三线城市也要反思,为何对年轻人才需求量大面广的地方,却最终留不住人才?在这场无形的人才资源争夺战中,小地方城市更要看清楚自己的差距,努力营造出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创建好了平台,才有可能吸引到优秀人才。

    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大众在大小城市中来回折返的现象,虽为目前社会的常态,但也是病态的。经济和社会在发展,城市在变迁,但适者生存的规律永远不会变,我们会因为高房价逃离“北上广”,再因为小城市的“关系论”逃回大城市,那么,未来若出现未知的症状呢?我们还要如此奔波逃离、疲于奔命吗?这从来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我们也相信大城市和中小城市都各具优势和特色,期待两者之间能够扬长避短,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让每一座城市都既易居,又宜居。

西安养老地产在什么样的状态

    3月2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强调“要继续搞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加快建立房地产稳定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快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以房养老”,即老人把自己拥有产权的房产抵押给金融机构,或称反向抵押,以换取养老金,是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的扶持政策之一,明年一季度试行。俗话说养儿防老,中国在70年代初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这一政策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与此同时,中国人口在日趋老龄化,尤其在城市,一对新婚夫妇要养两对老人,真是亚力山大。因此各种养老形式就必然产生了,比如“养老金”、“养老院”和“以房养老”等,养老地产作为新型房地业,是房地产商大展身手的新舞台。
    养老地产的规划和建设也是更上一层楼,这要求规划师和设计师更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同时不要忘记文化是城市建设的灵魂,只有这样才能给老人更舒适温馨的家。那么,我们西安的养老地产是否已经成熟?它又是以什么样的瓷胎呈现在全国人面前?





被污染的视觉


                          被污染的视觉


                       /王川


曾经听到相貌长得不好的人自嘲调侃道:我这个样子,走到大街上去,立刻就会有环保部门的人来罚款,说我的相貌影响了市容,有碍观瞻!当时只觉得这是一个笑话,没想到。有一次还真的听到一位环保局长对我说,在环境治理的范围之内,确实着在这一个“城市视觉污染”的问题,具体地说,就是指城市建筑不美观、城市规划布局不合理、色彩不和谐、园林雕塑无美感等现象,他们通过视觉给人造成不快,对人的身心健康产生影响和危害。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就在于人除了具有实用的要求之外还有审美的要求,人们既有生存的权力,也有生活得更好的权利。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也必然应该是一座美的城市。城市的总体布局、建筑的形式和色彩、园林和绿化、雕塑和壁画,这一切都应改造成一个美的环境使人们赏心悦目地生活于其中。


 


然而,在“美化城市”的口号之下,有人也会来一点儿不伦不类的“创新”。他们会在现代化的筒式楼顶上加上一个宫殿式的大屋顶,在玻璃幕墙下面接上一个罗马式的廊柱,给大楼加上一个教堂式的尖顶,将建筑物的窗户设计的奇形怪状,各种几何图形拼凑成了一个窗的博览会。建筑物的色彩也是花哨而斑驳,一条条,一带带,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惟恐其不突出,不够鲜亮,还给他们装上各种各样的彩色射灯。有的射灯还好,和建筑物的色调相统一。可有的灯则不然了,到了晚上,绿莹莹、蓝幽幽、阴森森的脚光往上照,给人的感觉是到了阴曹地府。



假山成了风雅的标志,在任何一处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显示着它的瘦、皱、漏、透。龙墙和亭子成了时髦的象征,往往就会在哪一座有着玻璃幕墙的建筑物前耸立着而成为一带风景,就这样,还嫌不够,还要让两只丑陋如哈巴狗的大石狮子蹲守在有不锈钢柱子的大门口,美其名曰传统文化。一提倡要搞城市雕塑,马上就会有人响应,弄来了七仙女和维纳斯,还有人可以模仿着亨利摩尔,弄出伪劣产品来不伦不类地在街头站岗。看着这些流落异乡的伶仃畸形儿在经受着风吹裕达,不由得不令人生出无限的同情。



还有那些个拙劣的广告呢,更像是ET外星人,其怪异的形象超过了任何一个后现代的时装展示,一个个花狸狐骚的时髦女郎,坦胸露乳,搔首弄姿,占尽了路边的风情且不去说,仅就广告上的那些文字就令人无卒读。汉字犹如外文,外文犹如天书。文句不通、错别字连篇。至于市招就更不用说了,正草隶篆,繁简中外,宛如鸡兔同笼,有的还缺胳膊少腿,连小学生都能立即跳出几个错来。


 就是这样一些东西,污染着一座城市的风景线,他们是物质性的,然而对人们造成的影响却是精神性的。有人说得严重些,称那些恶俗不堪的东西是一座城市的“毒品”和“痈疽”,然而,废水废气、环境污染有部门勘查和管理;贩黄贩毒、精神污染也有部门查处和过问,对于这种城市视觉的污染却是鲜见得有人提出抗议。



国际建筑师回忆曾经提出了“城市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品”的口号。这就将建设一座城市提到了美学的高度。但,美化一座城市不仅仅是建筑师和园艺师的事,他需要全体市民的通力合作。如果尚不能立即确定做一件事是否会造成城市的视觉污染,那么,我的意见是:宁缺毋滥,暂时不要也罢。

回归自然 回到乡村田园

乡村田园风格摒弃了繁琐和奢华,并将不同风格中的优秀元素汇集融合,以舒适机能为导向,强调“回归自然”,使这种风格变得更加轻松、舒适。乡村田园风格突出了生活的舒适和自由,特别是住宅的内外部都是和自然融为一体,四周环绕鲜花、树木、流水、鸟语。远离都市繁华的烦躁,回归乡村田园迷人住宅,让心灵在这里憩息。















 

 

温家宝:已建成保障房要尽快入市巩固房地产调控



8月31日,温家宝在天津公租房、经济适用房小区秋怡家园看望居民,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


 


据新华社电国务院总理温家宝8月31日下午在天津考察保障房建设时强调,衡量安居工程进展好坏、水平高低,不能只看开工数,也不能只看竣工数,而要看是否及时投入市场,解决群众的迫切需求,质量和服务群众是否满意。


保障房三年建成千万套


温家宝来到天津市北辰区双青新家园建设工地。这里是天津目前在建的、规模最大的保障性住房项目。项目总占地面积352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70万平方米。温家宝走进正在施工的楼房内,察看了房屋结构和建设情况。


随后,在工地旁板房内,温家宝与保障房建设、施工、监理单位负责人座谈。温家宝说,2009年至2011年底,全国共开工建设城镇保障房2100多万套,基本建成1100万套。保障性住房覆盖面从2008年不足4%提高到11%,这项工作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衷心拥护。


“楼市调控两年取得明显成效”


温家宝说,做好保障房工作是稳定房价、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成果的重要支撑。本轮房地产调控已经持续两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房价过快上涨势头总体上得到遏制。但是,房地产市场调控仍处于关键时期,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成果,需要坚决遏制投资投机性购房需求,更重要的是增加住房有效供应,包括普通商品房和保障房供应,已建成的保障房要尽快投入市场。


温家宝说,要高度重视保障性安居工程规划、建设、分配几个关键环节。第一,建设环节除了要按期进行施工外,最重要的是保障质量。第二,分配和管理环节,必须建立严格的制度和规范的程序。第三,布局和配套设施必须摆在重要位置。保障性住房规划选址要充分听取群众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