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的胶带建筑赏析

    所有人都知道建筑胶带,还很少听说过胶带建筑的。但生活总是无奇不有,创意的智慧更是让人叹为观之。如同传统电视西游记里的盘丝洞一样,真的有建筑师利用封箱口用的透明胶带,利用一定的建筑学原理和美学艺术就创造了奇迹、奇景。它就是由Numen studio创作的巨大胶带立体空间。这个设计从外形看仿佛一个巨大规模的蜘蛛网,而亲历其中又仿佛是在晶莹透亮的蚕丝中穿行。难以想象这是用透明封箱胶制作而成的。

又是一年雨水时,“留水”亦有道

    又是一年降水丰沛的时节,也又一次到了该拷问城市“良心”的时候。
    近几年,“逢雨必涝”的悲剧一直在上演。每临汛期,全国多个城市都会在强降雨中出现内涝,重者夺人生命,轻者毁坏财物、造成交通堵塞。排水系统滞后和不健全是一个城市内涝的直接原因,但主要原因是我们长期形成的只注重排水而忽视留水的治水理念。城市的石头、水泥等越来越多,储存雨水的湖泊水塘却逐渐减少,大自然的降水很难再回到生态系统的大循环圈中去,这无疑是日后的巨大生态隐患。

    传统的城市治水模式确实大有问题,但可喜的是已有科学的榜样在指引。目前,发达国家许多城市正通过告别地面硬化的城市建设模式来减少内涝,注重利用雨水资源补充地下水,对雨水的处理方式是变排水为留水。在德国,城市透水地面的比例要求最低为60%,理想状态为80%以上,以确保防涝和地下水位不下降。其实,这种留水的做法早在我国几千年前就是这样做的。中国古人在筑城、造园或建宅时力求留住雨水资源,尽量让雨水就地渗入地下。我国古代的建筑设计,无论从皇宫到村庄,从高端建筑到清新的园林,地面的透水性都是控制在一定数据之上的,这一点亦是先辈有过人智慧的明证。

    当前有一种不得不正视的现实:城市集“缺水”和“洪涝”于一身。我国许多城市水资源短缺,如果只想着把雨水全部排走,既不现实,也难以根治大水漫城的顽疾,更不符合自然规律和城市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所以基于这种现状,我们治水的同时,要想办法留住水才是“正道”。
    大的方向已然确定,但是要实现这样的设想,必须得从现实出发。首先是地面要吸收雨水,最大限度减少城市地面硬化,硬化时尽可能以透水地面代替水泥地面,并增加自然地面,使降雨直接渗入地下。易发生积水的广场、停车场、人行道、运动场等都应改造为透水地面,保持地表的渗水功能,实现就地消化吸收雨水,维护地下水资源的自然平衡。其次是用绿地调节雨水。将绿地的高度降到低于道路路面,成为下凹式绿地,使绿地成为雨水调蓄渗透塘,充分接纳和消化吸收地表径流。还有一点是要用湖塘存水。要因地制宜,在地势低洼处建草坪边沟、人工湖,发挥湖、坑塘的调洪蓄水和生态补水功能,减少和分散暴雨径流量。同时又能补充流失的地下水,很好地维护了生态系统的正常循环。

    其实我们在治理城市病的过程中,往往会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就像所有的城市都是复制和模仿,却很少跳出一个固定的框架去斟酌。如同城市治水,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呼吁地下排出管道的科学构建和完善,诚然,这很重要,但是我们却忽略了“把水留住”的重要性。健全完善的排水系统是我们城市发展必不可少的硬件支撑,“把水留住”却能让一座城市和时间一起留驻。

着眼长远 “旧城”改造不等于拆掉“旧房”

    城市,是静态的“非生命体”,还是有新旧衰荣变换的客观形态?从我们城市的建设和改造的种种轨迹便可知道答案。每日走过的街道,经过的建筑物……都是和这个城市一起成长,然后再一起走向衰老,因而从这个层面来考虑,旧城的修缮工作显得尤为重要。
    修缮,是对城市的保护,而修缮的对象究竟是“城市”还是个体的“房子”?“旧城改造”和“旧房改造”,两个词一字之差,含义却相差径庭。我们以前常见的旧城改造,目标多是拆掉老房子、老城区,不考虑旧城区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将老房子全部打上危旧标签,然后夷平重建。这样的模式,让很多城市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在轰隆隆的推土机声中,一片又一片的老街区灰飞烟灭。很多古城、古镇的历史积淀和厚重的气质就这样不复存在。

    近年来,可能很多城市的建设者也意识到这一问题,启动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旧房改造工程。这种做法让人耳目一新,它以爱惜的态度对待每一间老房子,能修则修,不能修则按原样翻建,并尽可能地使用旧房上拆下的旧砖、瓦、石材;它不再否认老房子的存在价值,而是花大力气改善其功能,改造厨房、卫生间、下水道,使其现代化……可见,旧房改造的目标,是尽可能保住日益萎缩的老城区,呵护古城的风貌,留住现代人的根。用个形象的比喻,旧房改造犹如“洗脸”,旧城改造犹如“整容”,一个人当然要天天洗脸,但绝不可动辄“整容”。也因此,将修缮的目标锁定具体的房屋,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推倒重来”,显然是明智的选择。

    目标明确确实是值得肯定的,但是让旧房改造这种行动趋于日常化则更为合理。不必等到问题长时间积累,旧城区安全隐患和环境脏乱差已相当严重、或者是为了迎接某个重大庆典时,才来采取大规模的动作,而应该是一项长期持之不懈的“城市更新计划”。政府应有常设的机构,每年有固定、充裕的财政资金投入,来做这件事。舍掉之前的那种“大手笔”,通过日常的点滴渗透让城市焕发光彩。

    房屋修缮,谁是这件工程的主体,又该谁来负责呢?以首都北京为例,按照《北京城市总规划》规定,旧城居民是“房屋修缮保护的主体”,但这不意味着政府可以不承担责任。目前北京老城区的现存房屋中,公房占了很大一部分,居住其中的居民没有产权,缺乏修缮的动力,而那些拥有产权的私房主,很多是低收入者,很难拿出多余的修缮资金。同时,旧房改造不仅意味着房屋的修缮,还意味着道路、排水系统、水电等一系列公共设施建设,还涉及拆除违建等公权力的行使,这些显然需要政府担责。旧城改造,地方政府可以拆房卖地挣钱,还可以创造GDP;而旧房改造,地方政府不仅赚不到钱,还要倒贴一大笔。可是,事实证明,这笔支出绝对不冤枉,我们的城市需要这样的花费。

    长久以来,城市的建设过程中牵涉到很多的“经营”,城市的诸多资源都可以被看成是“商品”,这种思维引导之下的城市建设经常出现问题。其实,我们的政府作为民众的利益维护者,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和利用好城市的公共资源,尤其在城市的建设过程中,虽要顾得眼下,更要着眼长远,毕竟,我们有历史,亦有明天。

两会瞭望:异曲同工的城镇化

一年一度的两会踏雪而来,迎春而开。31个省区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及城镇化,这反映出各地对城镇化发展的高度重视。

从今年地方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各地推进城镇化,在核心任务的锁定上较为一致,纷纷强调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强调提高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

许多地方的两会报告中提出,要把促进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紧要的任务。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提出“实行差别化落户政策”或称将“抓紧出台差别化落户政策”。

 

 

除了通过各类户籍政策推进人口市民化之外,各地两会纷纷提出要出重拳治理各类城市病,让城市水更清、地更绿、天更蓝。要让城镇化成为传承历史文化的过程,而不是变成切割历史文化的利刃。比如,浙江、安徽分别提出彰显“江南地域特色”和“徽风皖韵”。

2014年地方两会所强调的城镇化,普遍强调人的发展,特别是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而非修路架桥、建造钢筋混凝土新城;普遍先强调户籍人口政策而非投资促进政策;普遍首要强调人口在城镇的落户数量、新老市民的生活质量目标,而非强调城镇化推进经济发展的数字目标。具体到推进城镇化的目标方面,则是一省一市,特色鲜明。

东部沿海的发达地区,更加注重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目标,治理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大城市病、小城镇病、农村病。比如,北京提出“率先形成城乡发展一体化新格局”,广东表示将“积极创建国家新型城镇化示范省”。

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城镇化率水平相对较低,这些地方对城镇化率强调得多一些。例如,甘肃和西藏则分别提出“城镇化率提高1.5个百分点左右”和“力争城镇化率达到25%”的具体目标。

如何实现新型城镇化?地方各省市可谓既竞争又合作。各地均认识到,城镇化的动力机制必须深深植根于当地产业的比较优势与竞争优势。比如,云南、贵州等山区、高原地区提出“稳步推进城镇上山”、“走山区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东北老工业基地黑龙江提出“注重工业化牵引城镇化”等。

各地普遍以区域城市群为城镇化主体形态,从而推动城镇化发展。如京津冀三地的两会报告中,都提出依托城市群发展的思想。北京将“积极配合编制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主动融入京津冀城市群发展”;天津要求“加快谱写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京津双城记;河北提出,要坚持把城镇化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格局,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构筑以京津两个特大城市为核心,石家庄、唐山两大城市为区域中心,其他设区市为支点的层级合理的城镇体系。这意味着,未来城镇化竞争形态中,城市群之间的竞争或将更为突出,中心城市带动的城市群发展将成为地方政府极为倚重的力量。例如,广东明确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推进城镇化”,要求“发挥广州和深圳的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优化珠三角各市功能定位和产业布局,提升珠三角城市群发展质量”。吉林则要求,“抓住国家规划建设哈(尔滨)长(春)城市群机遇,积极推进我省中部城市群发展”。

 

 

以人为本推进城镇化这个核心任务不能变,具体的路径则可千变万变,这正是201312月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所提出的精神和要求。从已经落幕的地方两会来看,推进新型城镇化,确实有新思考、新风向、新动作。新的一年,寄望于各地能尽最大可能将政策语言转换成切实行动,扎扎实实推进城镇化进程。

 

古城规划岂可逆天而行

    我国迅速兴起的城市中,无论规模大小,其变化都可谓天翻地覆。现代化的拆建工具也绝对称得上高效,颠覆、重塑的过程每日都在我们身边上演。大众感叹变化神速之余,质疑声也不绝于耳。毋庸置疑,人口的过快增长使得城市化变成一种主流趋势,只是这过于迅猛的劲头,其中也夹杂着颇多的不和谐。

    关于大拆大建的场景早已屡见不鲜,我们的古城西安也在这个大浪潮中跌宕起伏。截至今年8月,西安已建、在建、规划建设的人工湖达28个,遍布西安城区与近郊。西安市水务局一名负责人称,这28个湖的水面面积超过5个西湖,造价总计达百亿元。平地挖坑造人工湖,水域填平做陆地,古建筑拆盖摩登大楼,新建筑拆了建“假古董”,这种跟自然条件、现实基础“较劲”的城市建设潮流,非要与自然和社会发展规律唱对台戏,大有“逆天”而为的意味,此风日盛值得警惕。从城市发展的战略取向来说,因地制宜、扬长避短才是明智之举。西安是个严重缺水的西部都市,非要跟通江达海的城市“赛水”,这不是自曝其短吗?最大的障碍在于,西安本地缺乏供给大片人工湖的充沛水源。如果实施“引汉济渭”工程,将汉江水通过渭河调入西安,虽然可以解决西安一时之“渴”,却难以保证汉江水能否承受长期“透支”的压力。而且西安地质和气候条件不容乐观,土质疏松导致容易渗漏,气候干旱导致蒸发严重。在这种种自然条件的制约下,几十个人工湖能否完成建造,这确实是极具挑战性的工程。

    既然已知存在这么多主客观条件的限制,古城城建部门依旧可以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想必也是有缘由的。西安市水务局那位负责人一语道破,政府造湖动力来自于拉动房地产开发等经济效益。简而言之,西安市大造人工湖,其意不在水而在于财。巨额投资兴建人工湖的目的在于,拉动水域附近的房地产等项目开发,再进一步拉动城市框架的膨胀,为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规划发力。推进现代化城市化建设,要摆脱“人定胜天”的盲动倾向,更需要“天人合一”的科学智慧,要在顺应自然和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做到因势利导。罔顾现实条件的约束,提出不切实际的发展目标,迈上不切实际的发展通道,最终必将在客观规律面前碰得一鼻子灰。部分城市大拆大建,建造过程也是虎头蛇尾,开场宏大而结局潦草,甚至半途而废的工程也赫然出现,这都应该为城建敲响警钟。城市化建设确实是拉动经济发展的推动器,也是拉动当前内需的有力手段,而这一切理想的前提是因地制宜、扬长避短、科学合理。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理想很美好,西安城建拉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构想也很美好,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水文章”能否做通顺之上。一旦这个耗资巨大的工程不能顺利进行下去,那么这背后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古人讲究“天人合一”的思想,在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中一定要遵循自然的规律,在规律的指挥棒下寻求自身发展之路。古城西安不仅蕴涵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亦有独一无二的自然条件和人文资源,所以,在这中间谋求一条发展之路也不算难事。只是一定要科学合理地进行设计规划,扬长避短,切不可反自然之道而行之。

马尔代夫可可岛库塔度假村

    但凡经常看《非诚勿扰》的观众朋友们,大都有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不是乐嘉和孟非这样的人名,而是马尔代夫这个地名。那个来自马尔代夫双人游的诱惑,不知道让多少人上错了花轿嫁对了郎。马尔代夫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那般的诱人,今天小编就以马尔代夫可可岛库塔度假村为例,带领读者朋友们见识下马尔代夫非凡的规划、舒适的设计。

王军:西咸新区建设目标—现代田园城市



西咸新区的建设将是陕西省重点进行的建设,“核心板块支撑、快捷交通连接、优美小镇点缀、都市农业衬托”,之前国新办就关中—天水经济区建设情况及西咸新区规划举行新闻发布会,省长赵正永说,将用这样的新型城市理念对新区进行规划建设。赵正永在介绍关中—天水经济区建设情况时指出,关天规划提出“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的任务,而大西安建设分为核心区、西咸新区、外围组团三个层次,其中西咸新区的建设是关键。

  19
日,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军围绕新型城镇化等问题,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在中国以往的城市发展中,土地财政刺激着地方政府在城市周边不断新建园区,导致城市规模方面不断扩张,这种发展模式与我们一直遵循的新型城镇化思路相悖。王军说,西咸新区的建设目标是现代田园城市,使农民带着劳动力和土地“进城”,住在高度集中的住宅,过个马路就可以去管理农田、发展休闲农业,提高土地的附加值。有记者提出西咸新区何时进入国家级新区?王军说,目前国务院有关部委正在制定新的政策规范审批程序,西咸新区正在积极争取进入国家队行列。陕西能源和水资源丰厚、人才优势明显,西咸新区在环境承载力方面相对于一些新区更有优势。


来自厄瓜多尔的《今日中国》杂志记者拉法关心西咸新区在保障房建设方面的思路。王军透露,西咸新区将把公租房作为初期建设重点,主要是为了落实国家惠民政策,同时也是为未来提升投资环境作准备,即作为招商引资条件,如有大型企业入驻,新区可直接为其提供职工宿舍。  


西咸新区位于西安、咸阳两市建成区之间,西起茂陵及涝河入渭口,东至包茂高速,北至规划中的西咸环线,南至京昆高速,规划区面积882平方公里,规划建设用地272平方公里。在产业布局上,将与西安、咸阳两市核心区错位发展,按照“核心板块支撑、快捷交通连接、优美小镇点缀、都市农业衬托”的新型城市理念进行规划建设。



  为了将西咸新区建设成为全国领先的新区,省委、省政府已将西咸新区的管理体制由前一阶段的省市共建、以市为主,调整为省市共建、开发建设以省为主的体制。省委常委、副省长江泽林兼任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


新区建设引入“现代田园城市”新理念 西咸新区规划建设将一改“摊大饼”模式,按照“核心区+组团”的模式打造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主城功能新区和生态田园新城。


 



 


 


 



 

中央财政拨168亿支持资源枯竭城市转型

 
    据财政部网站7月3日消息,2013年中央对地方资源枯竭城市转移支付总规模为168亿元,比上年增长5%。

 

    转移支付资金主要按照资源枯竭类型、非农业人口、所在省的财力状况、该城市的财政困难程度等客观因素进行公式化分配。据悉,享受资源枯竭城市转移支付较多的地区分别是:黑龙江20.4亿元、辽宁16.4亿元、吉林15.27亿元。接受补助的地方政府可统筹安排此项资金,重点用于生态环境治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等领域。


    为了帮助资源枯竭型城市化解历史包袱、加快推进资源枯竭城市转型,2007年,中央财政设立了资源枯竭城市转移支付。经国务院批准,阜新、辽源、伊春、石嘴山、抚顺、乌海、钟祥、万山区、井陉矿区等69个城市(县、市辖区)分三批陆续纳入资源枯竭城市转移支付范围。

打通西安东北风道 最高建筑禁超100米


西安实施打通城市东北风道建设 主城区通风廊道形成超宽树木绿带


楼房建的太高,建筑间密度太大,没有树木形成的绿带,这些都将影响着气流的流动和污然物的扩散。昨天,记者从地处西安东北风道区域的国际港务区了解到,他们的治污减霾“另类”而不同寻常——打通西安东北风向的风道,改善城市微气候环境,减少雾霾天的形成。


高铁沿线建120米宽的超大绿带走廊


西安的风向主要是东北风和西南风。西安市将在2020年之前,打通城市“风道”,将东北、西南盛行风和秦岭上下山风引入城市,将新鲜空气顺着“风道”输送到主城区,改善城市微气候环境。国际港务区成为东北风道打通的主要承担者。目前,已规划出风道所在区域的四大林带和绿地空间,以及所有建筑的高度和密度建设限制标准,以利于风的快速流动。


据主管规划、建设和环保的港务区副主任赵月望介绍,在风道主要区域内,南北方向的纺渭路和西韩公路建设与路面等宽的林荫绿带,从纺织城至渭河的纺渭路建设6公里长两侧各30米的绿带,在西韩公路形成十几公里宽的绿带。此外,东西方向的郑州——西安、西安——大同高铁沿线两侧建设7-8公里、120米宽的超大绿带走廊。




防止“水泥森林”最高建筑不超过100米


在国际港务区北侧,预留西安东北流通风道。为将东北盛行风引入城市主城区,预留区内规划大面积的生态绿地,禁止任何建设与开发。“规划建设的楔形绿地,最窄处宽约400米,最宽处达1500米,南北长约6.5公里,从而保持城市‘风道’的畅通无阻。”


在楼层建设上,控制在50米至100米,主要以7层楼高度为基本,严禁超过100米。同时,在空间层次上保持高中低的比例达到错落有致,防止水泥森林的出现。“如果一个区域规划建设了一座相对较高的建筑,那么它的周围就不再建设其它高层,相对会是一些中低层的楼房,从而有利于风的流动。”赵月望说。(本文来源:三秦都市报)

“楼薄薄”楼板厚不足8cm 开发商坚称合格











业主丈量大约9厘米厚的楼板。本报记者 庄庆鸿摄

  “我每天都知道楼下邻居几点睡觉,因为他打呼噜我都能听得见,上厕所也听得见,家里为什么吵架我都能知道。”吕星明苦笑着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吕星明住在浙江省桐乡市太阳湖小区10号楼。在这个小区,许多业主正经历着同样的烦恼。一位住在六楼的女业主甚至告诉记者,她晚上能听见四楼说话的声音。“因为五楼不住人,那声音肯定是四楼来的。”

  这个“隔着楼板能听见楼上楼下邻居说话”的小区,又叫“汇宇都市花园”一期。但如今,人们都称它为“楼薄薄”小区。

  小区开发商是浙江汇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据该公司桐乡分公司总经理王海炎介绍:“我们是全国知名商号,我们是全国民营五百强。”

  楼板设计厚度12厘米,业主自测发现不足8厘米

  距离小区16号楼住户沈汉良发现自家渗水已过去了三个月,问题仍未解决。

  今年8月10日,沈汉良发现自家天花板湿了,“我第一反应就是楼上的住户在装修”。但沈汉良和楼上业主徐建兴一起查看,楼上只堆了一堆沙子,别无他物。

  “搞装潢放一点沙子很正常的,每家每户都要放的。现浇的楼板,正常应该不会渗水啊,所以这个事情有点蹊跷了。我们两个就估计,楼板可能有点问题。”徐建兴说。

  他们来到小区里的开发商办公室,找到了汇宇集团桐乡分公司总经理王海炎。

  “开发商对我们的反应就是,楼板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行你们可以去打洞看。他们既然说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试试看。”沈汉良说。

  9月11日上午10点,桐乡市建设局质检站两位工程师来测定徐建兴家楼板的厚度。桐乡市消费者协会、汇宇集团代表和两户业主都在场。他们用红外线仪器检测了客厅的3个点,其中距南墙2.68米、距东墙1.45米的客厅中央,测得楼板厚度仅为7.9厘米。

  而据业主查询到的桐乡市建设局档案和设计该项目的杭州萧山城市设计有限公司工程师都表示,该小区客厅楼板设计厚度应是12厘米,其他区域为10厘米。

  “结果出来就是没有一个洞是合格的,当我们拿着这个跟开发商说的时候,他们还说楼是合格的,这只不过是瑕疵而已。”徐建兴说。

  王海炎解释说:“不达标是中间一点不达标,是不是在允许范围之内,那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也没有直接施工。”

  负责监理该小区施工的金华三环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监理工程师朱卫安指出,在验收规范里允许的误差范围是“正8负5”。即如果设计楼板12厘米,最厚不能超过12.8厘米,最薄不能薄于11.5厘米。“假如一块楼板抽查到两个点不合格,那这块就不合格了。”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得到的材料,桐乡市建设局党委副书记陈伟健对此说:“现在从已经发现的问题来看,肯定是不达标,它基本上是都没达到。”

  10月9日,汇宇集团与徐家签订了加固工程协议,设计单位文件确认“楼板的抗弯承载力不足”。

  消息很快在小区家家户户之间蔓延,徐建兴发现住户们“都有点怕了”。

  “因为施工单位浇楼板的时候是一起浇的,不可能单独是我这套房子薄,所以他们都怀疑,都去搞了试验,都打洞。”徐建兴说。

  业主无奈“开膛验房”,天天住“楼洞洞”

  今年71岁的住户郏老先生家乍看正常,拉开客厅茶几,实木地板上却有一个被透明胶封住的洞。透过拳头大小的洞口,中国青年报记者直接看到了二楼住户的客厅。

  该户头顶天花板上,也有被楼上住户打穿的同样的洞。“楼上孩子都从洞里直接和我讲话,现在我们就只好这么住着。”郏老先生说。

  此事曝光后,目前已有20多户业主,为了看楼板厚度,将自己装修完好的地板打穿。业主自己用尺量取,截面厚度在8至11厘米间,均不合格。

  最先发现薄楼板的16号楼前,目前悬挂着“汇宇楼薄薄,业主心慌慌”、“开膛验房,要求维权”的鲜红条幅。

  “等于开胸验肺。”一位61岁的老业主说,“我这新房子住了不到两年,装修花了很多钱的,我心里也难过,但我不打洞没有办法。开发商不管,他讲他合格,我们找哪个地方?无门可找。”

  用攒了一辈子的钱买了这套房的徐建兴叹了口气:“想不到,绝对想不到,买的都是合格的房子,到头来现在搞成这个样子。”

  在汇宇集团主页上,“全国民营企业500强”、“全国诚信经营·信誉十佳企业”、“中国优秀民营企业”、“企业信用AAA级单位”等诸多荣誉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