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让城市发展独具特色

    任何一座城市,在城市扩张与财富积累达到一定的程度时,城市就需要更新。而城市更新也就成了推动城市更好更快发展的必由之路。为了保证城市能够更好地发展,规划也就成为了城市更新最为重要的环节了。只要完整的、可持续的精心规划,才能为城市更新发展提供最为有利的保障,才能实现绿色环保可持续理念。

    早在2007年,深圳城市建成区面积占市域的比例已经接近40%。这个比例远远超过了香港25%的水平,这意味着外延式的城市发展路径已经走到了头。深圳从开山辟地、修路架桥、建设新城的历史阶段,转入了城市更新的常态。向建成的城区要增量、要更高的附加值,也成了深圳城市更新的根本要旨。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主任研究员李津逵曾经对深圳城市更新的现状做了一个生动的对比。他认为深圳现在所处的阶段和150年前的巴黎、30年前的巴塞罗那很相似。在这个阶段,城市更新有不少成败得失和经验教训。例如始于1853年的巴黎旧城改造,就属于外科手术式的大拆大建,背后有深刻的阶级矛盾,历时18年,引爆了巴黎公社大起义,经受了流血牺牲和社会的剧烈动荡。同时也奠定了巴黎的城市路网结构、基础设施标准和城市的风貌。

    20世纪70年代巴塞罗那的城市更新,方法就完全不同。不是大面积地推倒重来,而是通过一个个空间节点的精心营造,带动周边的街区,从而焕发整个城市肌体的活力。巴塞罗那人将这种城市更新的方法叫做“针灸法”。
    无论是“外科手术”,还是“针灸法”,成功的城市更新案例都离不开精心的规划,这些规划结合了每一个城市的实际情况,本地特色、气质和产业背景,为城市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新动力、新引擎。而这些成功的城市案例,或许也可以为深圳的城市更新提供更多的思路。

    不少资料显示,二战前在以形体规划为核心的近现代城市规划思想影响下,西方国家城市更新希望通过整体的形体规划来摆脱城市发展困境,纷纷强调城市卫生环境的改善和城市美化。受“形体决定论”思想的影响,进行了主要以街道、城市雕塑、公共建筑、公园、娱乐设施、开放空间等手法达到城市美化效果的城市更新,即城市美化运动,但结果发现城市功能是不能忽视的。到二战后至西方后工业化前夕,虽然这一问题得到了反思,但二战胜利仍然助长了“形体规划”的思想,为恢复经济和城市面貌,西方各国展开了大规模“城市更新”运动,主要是对城市中心区土地的强化利用与大规模推倒重建和清理贫民窟。

    在现代建筑师协会倡导的“功能主义、强调新技术应用”的城市规划思想指导下,这个时期的城市更新突破了二战前的物质性更新模式,而更重视产业结构和生产布局的调整和优化,解决了工业化带来的工业污染、拥挤等问题。但同时也伴随着严重的负面影响,如大规模推倒重建贫民窟只是空间位置上转移了贫民窟,而且消灭了现存的邻里社会;在级差地租的作用下,城市中心区土地的强化利用导致了中心区的衰败,并且带来治安、交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上世纪70年代后,在可持续发展理念影响下,西方城市更新目标、内容、方式更趋向理性,通过各种城市更新政策纲领的制定,城市的社会经济意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目前以改善环境、创造就业机会、促进邻里和睦为主要目标的“社区规划”已成为西方国家城市更新的主要方式。

优雅本身 蓝色系家装

 








 


    蓝色在家装色系中作为内涵、奢华、深意的格调,此款家装风格完全颠覆了传统的设计理念,将色彩理念完全灌入家装中,“蓝”为主旋律,无论从地砖、墙面、装饰品都将蓝色不断深入,给人一种幽静深远的意境,在加上盆栽植物的室内装点,带给更多自然气息。

榕滨城市综合体加快建设 积极引进外来投资

榕滨城市综合体加快建设 积极引进外来投资

    城市综合体是一个城市对外宣传的重要标志,是一个城市走向世界,和世界相融的最重要的建设体系。城市综合体最能体现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的未来发展的空间和方向,也是人们投资认识的基本标志。

    现在好多城市都在加快建设自己的城市综合体,尤其是一些西部城市,更需要建设属于自己的城市综合体。为此,贵州榕江县也加快了自己城市综合体的建设。9月11日,在贵州榕江县滨江城市综合体建设工地上,笔者看到,工人正忙着布钢筋、扎钢筋、搅拌砂浆,车辆进出运输砂石、数座吊塔来回转动起吊物资,处处呈现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从这么宏大的建设场面来看,整个贵州省政府非常重视这个项目,希望尽快建设起来属于自己的城市综合体。

    其实,这只是贵州城市综合体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这是贵州城市综合体建设的一个规划部分。榕江滨江城市综合体建设项目是贵州100个城市综合体建设项目之一,规划总用地面积约4530亩,总建筑面积约363万平方米,项目建设内容涵盖商业住宅、星级宾馆酒店、学校、体操馆、文化旅游服务设施、大型综合超市、电影院、湿地公园等。为把贵州建设成一个交通便利、生活方便,娱乐休闲的多样化体系,这些城市规划综合体会把整个省联系起来,是整个省统一化。

    这种城市规划综合体能更好的吸引投资,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促进整个地区的贸易投入。据悉,为加城镇化建设步伐,近年来,榕江县狠抓基础设施建设,筑巢引凤,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建成滨江大道、滨河路、榕江二桥等并盘活多宗荒地,解决城市扩容问题。如今,五星级江滨国际大酒店、中央九号公寓房开项目等一批重大项目相继开工建设,工人加班加点赶工期,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一个设施完善的现代化城市正逐渐展现在人们眼前。据介绍,榕江滨江城市综合体建设项目总投资约90亿元,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35亿元。还有一大部分项目资金需要各种投资上的投资,尽快的发展起来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综合体。

    资金的投入是一个地区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而城市综合体也是吸引外来投资的最重要的条件,只有不断的加强城市一体化,才能获得更好的投资。

浪漫满屋 欧式情怀






欧式风格的浪漫,优雅气质和生活的品质感.吸取了其风格的“形神”特征,在设计上追求空间变化的连续性和形体变化的层次感,室内多采用带有图案的壁纸、地毯、窗帘、床罩、帐幔及古典装饰画,体现华丽的风格。家具门窗多漆为白色,画框的线条部位装饰为线条或金边,在造型设计上既要突出凹凸感,又要有优美的弧线。(本文由纷享设计事务所提供)


 

中有大裤衩 西有大浴缸

    说起来,荷兰人在建筑设计方面真是不乏奇思异想。前几年,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设计的央视大楼在中国备受争议。现如今,2012年下半年落成的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馆,也因像极“大浴缸”的外形在荷兰国内引起广泛争论,甚至不乏媒体的口诛笔伐。

 

命运多舛 改建扩建二十余年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坐落于阿姆斯特丹市的博物馆广场,毗邻阿姆斯特丹音乐厅、荷兰国立博物馆和凡高博物馆,馆藏9万多件世界上极为重要的现代艺术作品,主要为风格主义、鲍豪斯建筑学派、波普艺术和新印象主义作品,包括卡雷尔·阿佩尔所绘的房间,卡济米尔·谢韦里诺维奇·马列维奇的大量画作以及梵高、塞尚的素描和油画等。

    上世纪50年代,为了促进本地的实验艺术,并为文化抗议和群众的即兴表演提供场所,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进行过一次小规模的扩建,增加了“一翼”。上世纪80年代末,博物馆又启动了雄心勃勃的改扩建计划。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这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建筑项目,设计方案一变再变,有关当局推诿扯皮,施工日期遥遥无期,其间更有两位优秀建筑师黯然离场。

    1990年的首次设计方案竞赛中,罗伯特·文丘里击败众多参赛者,赢得了该项目。1994年,时任当局以该项目超出预算过多为由解雇了文丘里,不过后者坚称从未接到过任何官方说明。1996年,阿尔巴罗·西萨取代文丘里继续这一项目。2000年,市议会决定加快项目第一阶段的进程;4个月后,他们又突然改变了这一决定,并在2002年辞掉了阿尔巴罗。2004年,经过对“如何在阿姆斯特丹公园内安置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进一步讨论,本瑟姆·克伦威尔最终赢得竞赛,并启动了这一项目。8年后的2012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馆“千呼万唤始出来”。但其1.7亿美元的造价远远超出预算,设计公司也并未对此作出解释。

众口难调 热闹过后遭遇批评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是欧洲战后现代艺术和设计的收藏先锋,其“白盒子”的内部装修风格曾经得到世界范围的推崇和模仿。宽大的楼梯,吱呀作响的人字形地板,悠闲的氛围,时髦艺术混搭着“炫酷”,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一度是荷兰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但是,随着法国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以及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的相继出现,荷兰人感到愈加强烈的失落,渴望重振荷兰现代艺术的魅力。难怪有评论家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改扩建就是“一个俗世的嫉妒符号”。

    “提升旧建筑,增加展览空间,并在地面一层朝向广场的地方开设餐厅和商店。新馆突出的屋顶像一个巨大树冠,意欲激活广场的西北角。”力图打造又一个地标性建筑,新馆的描述听上去很美。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馆的首席设计师麦尔思·克伦威尔宣称,新馆头顶的“浴缸”是一种技术创新,外立面由增强合成纤维构成,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白色的飞机漆外表增添了博物馆的珐琅色光泽,也是在向旧馆致意。当然,正如库哈斯不能解释央视大楼外观一样,麦尔思也无法向观众解释“大浴缸”的隐喻。



    2012年9月22日,荷兰女王贝特丽克斯亲自为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开馆剪彩。9月23日,新馆正式对外开放,当天迎来约4500名参观者,令博物馆方面十分满意。荷兰国家电视台NOS这样对新馆进行报道:“馆内面积扩大了一倍,馆外也变了,像个大浴缸,与古老的建筑形成鲜明对比。”但是,热闹过后,很快就有批评家刻薄地写道:“这是一个拥挤的周末,狭窄喧嚣的玻璃大厅,可能就是浴缸的排水所在,严重堵塞了。”这位批评家进一步把这种糟糕的感受比喻成“倾听一个小丑演奏的巴赫”。因其带有支架的屋顶,荷兰建筑师特雷西· 梅斯亦直陈新馆前庭就像“一个为超级市场专门设计的装货平台”。

引发反思 标志性建筑也要务实

    阿姆斯特丹实际上是一个很难接受拥有“拒绝融入”理念的新建筑的城市,但到底什么是“拒绝融入”的建筑,毕竟难以判断。有人说,日本建筑师黑川纪章设计的凡高博物馆是“博物馆广场最碍眼的建筑”。2012年上半年,奥地利建筑师德鲁甘·梅思尔设计的荷兰“眼”电影学院受到了荷兰人难得的慷慨欢迎,又成为一个异数。而这一切就发生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馆竣工之前,人们几乎就要相信这是对待“标新立异”建筑的一个态度转变。但是,新馆最终还是成了一个“拒绝融入”的建筑。

    除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馆本身,荷兰人还由此进行了更多的深刻反思。有批评者说,10多年来,阿姆斯特丹市遭受了太多代价高昂和破坏性的建设,很多建设项目不能如期完工且目光短浅。人们连带反思了荷兰著名的博物馆广场,认为它规划得很糟糕,“不像事先规划好的华盛顿购物中心和柏林的博物馆岛,所有的公共建筑都是事后添加的”。有人对博物馆广场的形象这样描述道:“离城市主要公园只有3个街区,是人们常去的地方,抗议者也在此集会。中央曾有一条马路,不知怎么还挤出了一个停车场和一个超市。”

    更有批评家进一步指出“毕尔巴鄂效应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神话”。他们认为,只有弗兰克·盖里(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加拿大建筑设计师)的建筑是不足以转变整个城市的,闪耀的建筑很少能够真正让临近区域变得年轻,仅是建筑设计本身也不能保证参观人群和资金流入。“可悲的是,博物馆,连同这个城市,还在挥霍财富去追求这样的假像。”

中国成高楼上的国家 可燃保温外墙材料诘问安全



位于林萃桥附近的上林世家正在施工,其使用的保温材料在试图点燃时,只略显发黑但并不燃烧。中新网 孙建永摄


编者按:


近些年,一场场建筑大火一次次为人们敲响警钟,可燃保温材料已经成为火灾的最大元凶之一。为此,公安部曾于2011年3月下发文件要求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采用燃烧性能为A级的材料,规定的出台给保温材料市场和房地产开发商带来不小震动。如今,规定出台已有一年半时间,保温材料市场发生了怎样的格局转变?开发商是否按照规定使用A级材料?中新网房产频道将对此展开调查走访,并推出系列调查报道,一窥市场真相。


系列报道第一篇:


中新网10月29日电(房产频道孙建永)前天,江苏无锡一在建大楼起火,将人们关注的焦点再次锁定建筑外保温材料。近来,各地在争建第一高楼打造地标建筑的同时,消防安全不能忽略,两年前上海胶州公寓大火已为建筑防火安全敲响警钟。目前,建筑可燃保温材料成为火灾的巨大隐患,然而部分开发商却无视此潜在危险,有专家及律师称,目前A级不可燃保温材料成本高且供应短缺,跟不上快速推进的房地产建设大量需求,部分不负责任的地产开发企业会违规使用不合格材料。


摩天大楼建设“泡沫化”快速发展 可燃保温材料成火灾隐患


近日,中新网曾报道称江苏无锡一在建高层居民楼起火,对于起火原因,无锡市公安消防支队官方微博称,“火灾系外墙保温材料外侧美化铝塑板起火燃烧”。据了解,近年来多起建筑大火都与外墙保温材料有关。


伴随房地产市场的不断发展,各地摩天大厦的兴建,保温材料的安全性变得不容忽视。近日,摩天城市网发布《2012中国摩天城市报告》,报告称截止2012年7月底,中国(大陆)拥有152米以上非住宅类摩天大楼总数470座,在建为332座,规划为516座,中国在建及规划的摩天大楼投资总额将超过1 .7万亿元。与此同时,各地争建第一高楼的消息仍不断见诸报端,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等城市都在争相建设摩天大楼,动辄高达五六百米,甚至有赶超迪拜塔828米高的势头,相关报道称,中国的摩天大楼数量已显现泡沫化趋势。



摩天城市网发布《2012中国摩天城市报告》称,中国在建及规划的摩天大楼投资总额将超过1 .7万亿元。


10月18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燕珉对新华网记者称,在第三产业下滑的经济环境下,竞相攀比建高楼的做法绝不可取,刻意拔高建筑将导致资源和财富的双重浪费。


呈现“泡沫化”发展的摩天大楼建设不仅造成资源及财力的损耗,也给消防安全提出警示。近几年城市建筑火灾事故频发,央视大楼新址、上海胶州路教师公寓等事故都造成了重大生命或财产损失。值得警惕的是,建筑保温材料成为引发大火的助燃剂,据了解,两年前的上海教师公寓大火,就是由于工地大量可燃保温材料所引发。为此,公安部特地发文,要求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采用燃烧性能为A级的不可燃材料。


据中新网房产频道了解,2011年3月,公安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消防监督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公消[2011]65号),通知要求从严执行《民用建筑外保温系统及外墙装饰防火暂行规定》(公通字[2009]46号)第二条规定,即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采用燃烧性能为A级的材料。通知中还要求,“对已经审批同意的在建工程,如建筑外保温采用易燃、可燃材料的,应提请政府组织有关主管部门督促建设单位拆除易燃、可燃保温材料。”


可燃保温材料仍广泛使用 案例:公安局质询绿地 业主反映仍未解决


然而,开发商对于文件的执行情况却不尽相同,目前部分开发商仍违规使用可燃保温材料。此前,中新网房产频道曾对绿地上海秋霞坊违规使用可燃保温材料进行报道。近日,绿地秋霞坊业主王先生反映称,开发商尚未对保温材料做出整改处理。记者联系上海绿地秋霞坊相关负责人,上海事业部总经理费军称项目是通过国家相关验收,符合现行的国家相关规定。


据业主王先生反映,他已向上海市长信箱投诉,并收到市长信箱反馈,称“该事转交市公安局处理”。据王先生表示,上海市嘉定公安局9月29日曾联系过他,并于近日答复称“经查,该项目属2011年3月15日前已经审批同意的在建工程,其使用的外保温材料膨胀聚苯板为难燃(B1级)材料。”那么,B1级难燃材料就符合规定要求吗?北京中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斌对中新网房产频道表示,B1级材料也是不符合规定的。


中新网房产频道在近日走访中发现,很多已建成建筑的墙身外都悬挂有防火警示牌,提醒因为使用保温材料禁止在周边燃放烟花爆竹等内容。按照规定,自公消[2011]65号文件后,相应楼盘并未进行整改?对此,徐斌律师表示,对易燃、可燃保温材料的拆除其成本非常高,“建的成本基本是拆的成本的十分之一。”



某建筑外墙悬挂的警示牌,称因装有保温材料禁止周边燃放烟花爆竹。


不过,开发商按照规定使用不可燃保温材料的实例也不乏其数。近期,记者走访到了位于地铁8号线林萃桥站外的上林世家小区,这里正在安装外墙保温材料。记者在现场看到,社区内近10栋楼房正处于外墙保温材料的施工阶段。这些保温材料厚度约有5-6公分,内层为黄色棉纱状材料。这些看似海绵状的保温材料,既蓬松又干燥,似乎遇到火星就能燃烧一样,但是据现场工人师傅介绍,这种材料是点不着的。记者亲自检测,撕下一块材料试着用火柴去点燃,但是材料只是接近火焰部分慢慢变黑,并不能燃烧,可见该材料为符合标准的不可燃保温材料。


专家称A级不可燃保温材料成本高供应短缺 未被广泛使用


近年来,随着房地产市场的不断发展,住宅及商业楼盘迅速崛起,各类摩天大楼的建设更是一波接一波地涌现,选用安全的保温材料非常重要,A级不可燃保温材料成为防范火灾的第一道关。


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文杰对中新网房产频道表示,“现在需要的是既保温又防火的材料,实际情况是保温的不防火,防火的不保温。”然而,市场上仍然有开发商违规操作,使用可燃性保温材料,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时,业主该如何应对?


王文杰说,开发商如果未按要求使用安全材料或整改,属于违规行为,业主可以举报。但是,公消[2011]65号文下发以后的一年多来,A级保温材料使用并不理想,究其原因,王文杰称,A级保温材料成本很高,且国内生产能力很低。对此,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也曾对中新网房产频道表示,A级保温材料存在成本高且短缺的问题。


据了解,由于A级保温材料成本高且供应不足,一些开发企业或出于对成本和利润的考虑,不排除会使用违规的可燃性保温材料,给业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极大安全隐患,但是类似上海胶州教室公寓大火的惨痛教训不能忘记。中新网房产频道从关注民生角度出发,将逐一走访京城在建楼盘对安全保温材料的使用情况,重点关注万科、保利、中海、首创、华润等品牌房企,并推出房地产开发企业建筑安全保温材料探访系列报道。(中新网房产频道)

上海新天地 百姓口碑最佳的综合体

大盘点城市综合体之最



百姓口碑最佳



上海新天地




  上海新天地是一个具有上海历史文化风貌,中西融合的都市旅游景点,它以上海近代建筑的标志石库门建筑旧区为基础,首次改变了石库门原有的居住功能,创新地赋予其商业经营功能,把这片反映了上海历史和文化的老房子改造成集国际水平的餐饮、购物、演艺等功能的时尚、休闲文化娱乐中心。漫步新天地,仿佛时光倒流,有如置身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但一步跨进每个建筑内部,则非常现代和时尚,亲身体会新天地独特的理念,这有机的组合与错落有致地巧妙安排形成了一首上海昨天、明天、今天的交响乐,让海内外游客品味独特的海派文化。




简介
  如今的新天地已经成为了上海新天地设施的新地标,是领略上海历史文化和现代生活形态的最佳场所。这片占地三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六万平方米的石库门建筑群保留了当年的砖墙、屋瓦,游人仿佛进入时光隧道,回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但是,每座建筑内部,则按照二十一世纪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方式、生活节奏、情感世界度身定做,成为国际画廊、时装店、主题餐馆、咖啡酒吧……以中西融合、新旧结合为基调,将上海传统的石库门里弄与充满现代感的新建筑融为一体。



规划
  新天地分为南里和北里两个部分,南里以现代建筑为主,石库门旧建筑为辅。北部地块以保留石库门旧建筑为主,新旧对话,交相辉映。南里建成了一座总楼面面积达25,000平方米的购物、娱乐、休闲中心,于二零零二年中正式开幕,这座充满现代感的玻璃幕墙建筑物,进驻了各有特色的商户,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餐饮场所外,更包括了年轻人最爱的时装专门店、时尚饰品店、美食广场、电影院及极具规模的一站式健身中心,为本地和外地的消费者及游人提供了一个多元化和具品味的休闲娱乐热点。老房子所组成,并结合了现代化的建筑、装潢和设备,化身成多家高级消费场所及餐厅。在南里和北里的分水岭——兴业路是中共“一大”会址的所在地,沿街的石库门建筑也将成为凝结历史文化与艺术的城市风景线。上海新天地旁边开辟了太平桥公园绿地和人工湖,绿地占地四万四千平方米,位于整个太平桥项目的中央地带。园内种植高大乔木,兴建低坡景观,提供休憩空间。园中心兴建了上海市中心最大的人工湖,占地一万二千平方米。湖的中央建有大型喷泉,湖泊东西两端点缀着两个小岛,名为“玉兰岛”和“合欢岛”。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旱地造水城,万一“失策”怎么办

 

热点热议

 

  据报道,缺水的西安,最新的发展规划却是成为一座水城,正在努力打造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所谓“八水润西安”新胜景。为此,西安目前已建、在建、规划建设的人工湖已达28个,水面面积将超过5个西湖,造价总计逾百亿元。(9月4日《东方早报》)
  真是大手笔,听起来相当美,想起来很令人憧憬,如果这些人工湖都能顺利建成并发挥出充分的功用,那么西安这座城市简直就等于脱胎换骨,对于生态环境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也正因为这一动作太大了,对其诸多的困难及可能的结果,不能不认真地讨论一下。
  挖这么多人工湖,涉及财力,涉及环境,涉及水资源,涉及社会秩序和大批家庭的生活,其影响是全方位的。比如从财力上说,虽说政府目前直接出资只在1/3左右,仍然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种工程的后续投资很可能是个无底洞。据悉,汉武帝时期建成的昆明池,存世950余年至唐末时因国力衰退难以维护而干涸。现在,西安不仅要原样恢复昆明池,还要另外多建几十个湖,即便财力上是允许的,但怎样才能证明花这么多钱是合理的呢?如果多数纳税人不同意这么花钱,又该怎么办?
  更直接的难题,是水资源的获得利用和地质灾害的防范。几百年来,西安一带一直是干旱之地,这是人力难以逆转的自然现象。干旱之地一下子造出这么多水景观,会不会造成巨大的浪费?会不会让城市出现地质问题?据悉,由于土质酥松,西安已经出现了由于湖水滴渗,使周边人家地下室进水的问题。
  挖这么多湖,必然涉及大量拆迁。而大量拆迁,一是会造成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二是其后的公平问题如何保障,三是临湖区域的房价攀升会导致诸多的“富人区”形成。这些,对于一个城市的和谐与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都是很值得探讨的。
  所以,西安在实现造水城的梦想之前,必须首先回答好这样一个问题:万一此决策最后被证明是失误的,应该如何善后?有鉴于此,希望西安对该规划多做几次不可行性的论证,多多征求一下当地纳税人的意见,谨防工程烂尾,无法收拾。(郭之纯)

 

本文来自《中国城市设计周刊》